嘻哈音樂專題後記

將台灣嘻哈發展放在近代史脈絡和全球地圖上來觀察,會有很不一樣的發現和感觸
文:陳秉弘

嘻哈廠牌「顏社」的老闆迪拉,今年在金音獎上擔任最佳嘻哈音樂專輯以及最佳嘻哈單曲專輯的頒獎人,頒獎前對著坐在台下的文化部長鄭麗君說:「部長,我記得之前在一個餐會遇到你有跟你說,嘻哈音樂是未來台灣的國寶,這是真的。」

嘻哈音樂在台灣走過了20個年頭,從不被主流市場接受,到現在各種類型的載體、平台、宣傳行銷手法等,都希望能夠搭上嘻哈的元素,才短短的這麼一段時間,台灣音樂圈這樣滔天巨浪的改變,究竟所謂何來?

本期文化+透過採訪華語嘻哈文化的初代耕耘者,希望能夠理出一條路徑,試圖找到華語嘻哈在台灣島上誕生的緣起,從受訪者的口中,其實發現了很多珍貴的資料,從國際政治的局勢、島內社會氛圍的討論,其實都是值得深入探討的大題目。

嘻哈進入台灣的媒介

與「參劈」成員、清大人類所的教授林浩立訪談時,他提到美援時期的文化傳播,可能是讓嘻哈音樂傳入台灣的重要媒介。這要追溯回50年代韓戰爆發,台灣因為位處重要戰略地理位置,因此美國當時開始援助台灣,而美國新聞總署於1953年成立後,由於美國總統艾森豪希望能夠藉此向全世界宣傳美國的政策是為了合理、自由、進步與和平,在全球各國廣設美新處,台灣當時在台北、台中、高雄、台南、嘉義以及屏東,共有6個城市設有美國新聞處。

1959年-1979年美國斷交前的美國新聞處,斷交後改稱為美國在台協會美國文化中心。1991年,美國文化中心搬出本建物(來源:維基百科)

美新處讓台灣開始接收到美國文化的所有宣傳品,後來對台灣文化產生重大影響。從音樂上觀察,中廣DJ陶曉清曾經在接受文化+訪問時說過,中廣在60年代的西洋流行音樂節目,其實引薦了大量的西洋流行音樂。文化+第42期的「Woodstock 50週年」專題中,真言社的創立者倪重華說,1965年後,他因為愛聽西洋流行歌曲,常常跑到西門町的唱片行挖寶;台北也因為當時有美軍基地的關係,許多的樂團表演、跳舞的風氣也在70年代開始盛行。

70年代開始,台灣音樂市場在陶曉清的推動下,吹起了「校園民歌」風氣,但是依然可以觀察到,許多音樂人開始在西方的搖滾樂、電子樂框架下,嘗試進入主流音樂市場。台北第一家搖滾樂吧的老闆凌威就指出,80年代時,很多玩搖滾樂團的人都在他的店裡混,倪重華在80年代尾聲所創立的真言社,其實就代表了台灣音樂結合了西洋元素之後的模樣,林強、伍佰、豬頭皮、羅百吉等人,都曾在真言社的麾下。

90年代,嘻哈文化的溫床

這些蓄積起來的音樂能量,是後來嘻哈文化能夠快速傳播進入的重要原因。台灣在80年代迎來第一波經濟奇蹟,使許多小家庭步入中產,因此到了開放而狂飆的90年代,這些中產階級、小康家庭,能夠更有餘裕的去獲得文化資本。林浩立創立台灣第一個嘻哈網路社群「Master U」後觀察,當時有許多社群成員來自中產家庭,經濟上面都較為寬裕。美國嘻哈音樂在90年代才正步入全盛時期,台灣當時有這樣一群人能夠同步獲得美國嘻哈文化的資源,可見在基礎經濟上確實憂慮已經較前幾代減輕。

在台灣嘻哈占有重要地位的團體「參劈」(參劈提供)

解嚴也使政治力對文化控制的力道減輕許多,否則以嘻哈文化外顯的形象,一定會被當局注意到,並且加以取締。畢竟倪重華和凌威都曾經說過,當年他們都想學美國嬉皮蓄長髮、穿喇叭褲,可是警察會取締,把他們抓到警察局剪頭髮,就更別提嘻哈愛好者寬鬆的衣著。

嘻哈文化在90年代因為L.A Boyz、羅百吉的出現,以及地下世界如杜比斯工作室週末下午在台北夜店所舉辦的嘻哈派對,讓台灣社會得到了快速的認識,J.Wu就曾經說,當時杜比斯的嘻哈派對舉辦到後頭,每週都大排長龍,可見盛況。

但嘻哈音樂走進主流,其實有多重因素。如林浩立所指出的,如果台灣嘻哈文化有任何反叛的元素,那就是對於主流唱片工業的反動。政府開始宣導健康的嘻哈活動、主流歌手如周杰倫、潘瑋柏等人開始饒舌,這是希望能夠馴化剛冒出頭的嘻哈文化,卻反而變相的為嘻哈文化宣傳,讓台灣社會對這樣新興的文化輪廓有更近一步的了解。

同時,地下饒舌音樂也開始藉由網路的普及、攜帶型行動裝置的出現,越過了主流音樂產業的這一道門檻,將音樂直接送到了聽眾的面前,加速了台灣嘻哈音樂的傳播。2007年熱狗首張完整專輯《Wake Up》獲得當年金曲獎的最佳國語專輯,蛋堡2010年入圍金曲獎最佳新人獎,2012年大支的專輯《人》也入圍當年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獎,其實都象徵了在2010年後,台灣嘻哈文化走過了10年,已經進入成熟發展期。

黃立成與玖壹壹(中央社檔案照片)

台灣的寶貝

在兩岸之間,中國受到大支和熱狗早期音樂影響,而開始凝聚了嘻哈社群,發展嘻哈文化。2017年「中國有嘻哈」播出後,由於將饒舌音樂的技術層面經過量化,成為評斷標準的手法,讓閱聽眾開始能夠窺探嘻哈音樂中原本專屬於創意者的技術竅門,對於嘻哈文化的推廣是很大的助力。

另一方面同時也能觀察到,從台灣發展出來的嘻哈文化,橫向移動進入中國、影響中國之後,中國挾著大量的資源和市場力量,其實對於台灣的嘻哈音樂人造成了壓力。

不過這種現象,其實就像「參劈」老莫所說的那句話,「也許我們現在的音樂製作能力、我們的歌曲、我們的技術都輸給中國了,但我們還剩一樣東西,就是你的思想,你創作的內容,還沒被拿走。」創作自由和民主元素,終究還是台灣最珍貴的寶貝。

聯絡我們
service@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