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像家一樣的地方 黃思蜜把想說的話包裝成禮物送給你

始終把讀者放在心上,想像他們都在聽你說話,每本書都是為了獨一無二的、喜歡你的作品的人而存在……用這樣的心情出書,再辛苦也值得。
2021/6/20
文:邱祖胤/照片提供:黃思蜜、留守番工作室

原本只是為自己的小說留下一個獨特的紀錄,最後發展成一家一年出版近10本書的獨立出版社,「留守番」工作室總編輯、作家黃思蜜,闖蕩出版圈近10年,從零開始一路跌跌撞撞,近期卻陸續賣出自己的作品影視版權與出版社旗下漫畫的海外授權,她卻依舊想當那個「留守」的人。

「我想留住手翻書的感覺,永遠當自己是一個做手工藝人,凡事自己動手做;另一方面也提醒自己,要好好看家,守住這個像家一樣的地方。」

一頭俐落的「妹妹頭」短髮,講起話來像連珠炮,話匣子一打開就停不下來,只要聊起書就像在跟人談戀愛,黃思蜜說,做出版的初衷很單純,就是把自己想說的話整理出來,「就跟為什麼要創作一樣,就是想跟人交流,然後把你想說的話,用盡各種辦法,讓更多人聽到。」 

黃思蜜的第一本書,在網路上募集高中時期的照片,再請兩個人擺拍,凝望滿牆的照片。(照片提供:黃思蜜)

「默默」刻畫男男戀,讀者挑錯字PO上網

不過這樣的想法,一開始並沒有那麼順利。

時間回到2009年,就讀台北市立教育大學視覺藝術系四年級的黃思蜜,為了畢業製作,進入如火如荼的作戰狀態,過程中需要用電腦處理影片,在等待影像運算的空擋,她靠著在網路PTT平台上寫小說,打發時間。

這個故事也特別,描述一位高中生,一邊忙著選學生會長,一邊在成長的路上掙扎與探索,純純的男男戀,獲得許多讀者喜歡,「那時不斷有讀者在問何時集結成書?我就利用Google表單讓大家預購,記得一開始就有兩百多筆訂單。」

就這樣,黃思蜜決定為自己出一本書,書名:「默默」。

「我雖然畢業後就做設計,但對做書一竅不通,花了很多時間做裝幀設計,卻忽略了校對的重要性,結果書出來才發現錯字一大堆,當時有讀者用紅筆把錯字一個字一個字圈出來,然後拍下來、PO上網,每次想起來都覺得很對不起那時喜歡這部作品的人。」

成立「留守番」出版社,黃思蜜想為一個像家、值得守護的地方,長期留守。(照片提供:黃思蜜)

2011年到日本煮拉麵,回台決心開出版社

不過黃思蜜並沒有因此收手,反而痛定思痛,開始苦心鑽研怎樣呈現好「內容」,而不只是專注在形式與包裝,「這大概是我從設計師邁向編輯的第一步。」

黃思蜜提到「第一次」的慘與爽,至今仍刻骨銘心,「記得當時的封面是跟讀者募集高中時期的照片,然後貼滿整面牆上,再請兩個人穿著高中生制服,凝望著滿牆的照片……,書衣的印刷用紙挑了單光白牛皮紙去印,能透出底下的照片。」

因為對裝幀的講究,加上故事動人,錯字瑕疵也都改過來了,於是,「默默」又默默的刷到三刷,累積銷售破千。

不過,真正想要全心投入出版,又是另一段故事。

2011年,愛冒險的黃思蜜到日本打工旅遊 「煮拉麵 」 一年,「那時很常去逛書店,很喜歡日本的書,心裡就在想,如果以後可以開一家書店該有多好,但沒有那麼多資金,就跟幾個朋友很天真的想,不如先開一家出版社賺錢再說。」

其實,這幾年出版業一直在刻苦的寒冬之中 但黃思蜜沒想到這麼多。 做事情總是滿腔熱血的黃思蜜,又為自己開啟了一段奇幻旅程。

設計出身的黃思蜜,每一本書都在裝幀及包裝上,投注特別的巧思。(照片提供:黃思蜜)

接案、出版兩頭燒,一上車就狂哭

因為本身從事設計,出版品都有一定的設計感,加上每本書都堅持做到具有一定的收藏價值,被編輯朋友戲稱為「耽美界出版操盤手」,多次入圍金蝶設計獎,後來她又加入獨立出版聯盟,與更多專業的編輯人為伍,學到許多關於編輯專業的事。

眼看她把「一個人的出版」逐漸搞得風風火火,有聲有色,「我卻一直還是把出版當成副業,設計接案才是我的主業。」

直到2019年,黃思蜜的身心靈都在跟她抗議,「那時手上有兩個書封案,還有一個與高鐵合作的禮盒案,外加出版社的業務,蠟燭兩頭燒,終於軋出心理疾病,只要一騎上機車就開始哭,停車卻又不哭了。」

還好及時出現一個讓她轉念的人。

黃思蜜笑說:「那時網路一直在傳日本第一男公關Roland的故事,我也有注意到,其中讓我印象最深的是Roland說他不陪酒的原因:『因為我想優雅地賺錢,飲酒及宿醉不是我要的生活。』」

熱血的故事,始終擁有出版人獨特的靈感與體悟。

出版、設計兩頭燒,黃思蜜曾一度身心俱疲,後來學會捨棄,開始另一段「優雅賺錢」的生活。(照片提供:黃思蜜)

日本第一男公關,教她優雅賺錢

黃思蜜說:「優雅地賺錢,這句話提醒了我,我為何把自己活得這麼狼狽?我不再是沒有選擇的小孩了,我得先認清自己想要什麼,然後做出取捨才行。受到Roland的啟發,我決定放棄接案,專心經營出版。」

黃思蜜進一步說:「因為是跟朋友一起開始的,我有讓出版社繼續營運下去的責任,而且我也想知道,如果我專心做一件事,我能做得如何?能走到多遠?」

原來,黃思蜜一直覺得自己不夠踏實,「求學過程中,我總是靠小聰明長大,好像不用特別努力也可以達到我的目的,直到做書、甚至是經營出版社之後,我才知道,即便我使出全力,仍然可能重重摔倒,但如果能再站起來,等傷口好了,我又可以繼續往前奔跑,這時候的腳步,才是踏實的。」

就像她寫BL(Boy's Love)故事一樣,透過書寫的過程啟發自己,也啟發別人。

黃思蜜對裝幀設計有許多創意想法,圖為「滿地都是小星星」一書,在沒有亮光的地方,封面呈現出螢光的效果,書名也變成「一閃一閃亮晶晶」。(照片提供:黃思蜜)

翹小指的男人,為愛卸除偽裝

黃思蜜以近期即將重新出版的「翹小指的男人」為例,「這本書是以比較誇張詼諧的口吻,去描述一個隱藏自己陰柔特質、強作陽剛外在的男主角,因為對一個比自己矮的男人一見鍾情,而逐漸卸除偽裝、接受自己的故事。」

黃思蜜說,她以前也是跟故事裡的男主角一樣,不敢拿真實的自己去面對外在世界的人,「我的性別特質其實並不是傳統社會期待的女性,那裡裝不下我,但寫完這本書之後,也漸漸接受了自己,比較敢把真實的自己顯現出來,面對外界,雖然還是怕受傷,但我知道受傷之後會復原,而且會更強壯。」

同樣是有了愛,同樣是為了把自己的心意,交到愛你作品的人的手上,用這樣的心情去出一本屬於自己的書,一開始又何需計較市場、名氣與利益?

留守番出版社以輕小說、漫畫為主力,出版理念充滿活力。圖為2019年參加漫畫博覽會時的攤位。(照片提供:黃思蜜)

先找一本喜歡的書來參考,徹底練功

因此,對於嘗試為自己出書的初學者,黃思蜜建議,不妨先找一本自己喜歡的書來參考,「不是抄襲喔,而是從整體來看,去思考這本書吸引你的點是什麼?裝幀?文案?內容是怎麼被呈現的呢?字級多大?行距字距多寬?是否需要註釋等等?」

黃思蜜說,再者,一定要站在讀者的立場去想,這本書怎樣做,讀者會喜歡?怎樣做,最好讀。

此外,從社群網站出發,也是一個不錯的開始,她以過來人的經驗分享,「真的想出書,不妨先進行預購,有點像現在募資的概念,這樣就能確實知道實際的讀者在哪裡,而且一開始就會有資金進來,也比較能準確預估首刷的數量。」

黃思蜜強調,嘗試個人出版時,先不要被數字迷惑,「網路上很多人會說,商業出版的新人,首刷量要如何、首刷要多少才好、刷多少才有資格當幾線作家……不要去管這些,不妨先把自己當做一個做手工藝的人,誰喜歡就做給誰,讓他擁有你的心意,這會是一件很棒的事。」

黃思蜜加入「獨立出版聯盟」,與更多專業出版人學習編輯手藝,更上層樓。(照片提供:黃思蜜)

與作者和讀者共創一趟浪漫旅程

對黃思蜜而言,出一本自己的書,到後來已經不是單純的出書,而是像做手工藝的感覺,把自己心裡想說的話,精心包裝成一份禮物,然後交到讀者的手上。

「個人出版這件事對我來說很簡單,它是與人交流的過程,也是一個讓喜歡這個作品的人,能好好擁有這個作品與過程,不管裝著你的想法的容器是什麼。」

「我現在從事出版、幫別人出書的想法也一樣,我希望讀者透過出版社的眼睛,找到喜歡、需要的故事,或是透過出版社的手,把喜歡的故事擺在身旁,無論是把故事放進自己的書櫃或是電子書裡,都是創造一個很浪漫的旅程。」

主題照:從為自己出一本書,到成為一家出版社的負責黃思蜜始終維持初心,把每一本書都當成特別的手工藝品,細心呵護,再交到讀者手中。(照片提供:黃思蜜)

黃思蜜的個人出版心法

① 找一本自己喜歡的書,徹底研究。

② 透過網路募資、預購,估出準確印量。

③ 站在讀者的立場去想,怎樣最好讀。

④ 內容呈現與形式包裝並重,不可偏廢。

⑤ 找到非出這本書不可的理由,以及愛。

※本期專題封面,特別感謝黃思蜜小姐提供影像素材。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