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特別企畫》請回答,2021!(上)肉身經驗是人類最珍貴的資產

創作屆滿11年,數位時代已翻過好幾個山頭,此刻謝杰樺已能肯定地說「肉身經驗確實是人類最珍貴的資產。」
2022/1/14
文: Stella Tsai/攝影:陳佩芸、鄭敬儒、林守晟、張懿文/照片提供:張懿文

作為一個非典型編舞家,謝杰樺有著建築與舞蹈創作的雙重背景養成,而貫徹這兩項興趣的,則是他對人類肉身與空間的互動關係。

創作建築時,他好奇設計對人身產生的影響,像是柏林猶太博物館(Jewish Museum Berlin)建築師Daniel Libeskind模擬集中營的壓迫與絕望打造的大屠殺塔(Holocaust Tower),空間對人產生的戲劇性影響令他為之著迷。而在接觸舞蹈之後,古名伸老師的接觸即興則讓謝杰樺理解到,身體可以不只是表達情感的工具,還能作為接收與回應世界的方式。

「有時候身體反應比大腦的邏輯整理還要精準,」謝杰樺解釋,「像是擁抱這個動作,每一個擁抱都乘載了當事人的生命經驗,不能用溫度或角度去計算,也不能被邏輯與科學化整理。」對他來說,這是人類身體最難能可貴,且無法被取代的一點。

早在大學時期,謝杰樺就曾協助建築系學長李佳勳建置展示性互動科技,像是模仿電影《關鍵報告》中揮揮手就讓螢幕翻頁移動的能力,在那個連智慧型手機都還不普及的時代,創造了真實的「科技手套」,動動手指就能放大、縮小與旋轉展示建築模型。後來的李佳勳前往美國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並在2006年回台催生了「夜市2006—台灣科技藝術創作工作坊」,將互動設計、擴增實境與通訊科技等前衛的數位觀點與技術帶回台灣,深刻影響了謝杰樺對科技的關注與想像。後來的他開始學習舞蹈、創作編舞,科技順理成章成為創作的想像之一,經朋友介紹認識了當時才剛成立的新媒體藝術團隊「叁式」,才正式開始摸索舞蹈與科技媒材結合的可能。

《永恆的直線》。 (攝影:鄭敬儒)

舞蹈處理情感 科技接手灰色地帶

彼時雙方都還年輕,對創作的討論立基於每週一次的想法碰撞,卻也是謝杰樺第一次發現,數位媒材有機會去處理舞蹈無法表現、人性中較為複雜的灰色地帶。2010年Apple發行iPhone 4手機席捲全球,連帶推動全球智慧型手機的普及,隔年謝杰樺與叁式合作的第一檔科技舞蹈劇場《第七感官》(The Seventh Sense)在臺北景美人權文化園區首演,探討人類六感(眼、耳、鼻、舌、身、意識)之外的第七感,透過即時全域五面互動投影,加上舞者與觀眾的身體參與,打破劇場的第四面牆,展現聲音與視覺投影都跟著表演者肉體動作且互動的有機演出。

科技與舞蹈比例相當的《第七感官》豔驚四座,卻沒有在緊接的《第七感官2》作品裡成功深入討論與延伸科技體現,最終失敗收場。經歷這次挫敗,謝杰樺花了一點時間暫停生活、前往巴黎駐村,思考舞蹈之於自己的關聯性,並延續身體進入數位媒材的想像與沉潛。2015年他再次攜手叁式創作了《Second Body》,探討人類從自然運動的身體(First Body)到機器訓練的非自然身體(Second Body)的轉換過程,透過360度舞者身體的覆蓋投影,加上地面的互動投影延伸舞者的身體,展現身體被數位科技改變的過程。而叁式為《Second Body》打造的系統化程式,也成功跨過互動科技與劇場合作的門檻,作品在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節首演後,成功展開往後4年的海外巡演,獲得廣大的國際回響。從2015年到2018年,恰巧是全球社群媒體普及、AI與雲端運算開始大躍進的非常時期。

《第七感官》。(攝影:林守晟)

科技加速前進 創作退回人本思考

隨著時代加速更迭,2019年數據戰爭在全世界延燒,蔓延至生活、媒體,以至政治國家,科技成為全人類的日常,生活樣樣有app代勞、即時通訊軟體更成為每個人最親密的夥伴。《永恆的直線》(The Eternal Straight Line)在這一年誕生,以煙打造死亡的彼端,以科技勾勒肉身不滅的未來世界,試圖探討「在沒有死亡的未來世界裡,人類是什麼?」至此,謝杰樺開始從高度科技的未來,步步退回人類原點,表演中的科技比例愈來愈低,回歸「人類」與「肉身」的思考核心。

延續這樣的想像,2020年疫情蔓延全球,各領域的數位發展加速前進,甚至發展出AI訓練AI的高度智能。謝杰樺投遞了工研院的駐村計畫,開始為期半年的近距離探討與研究。「我還能做什麼呢?」謝杰樺笑說,AI運算這麼快、持久力又高,未來的世界還真有可能改以他們為中心。若說建築處理人類與空間、舞蹈處理身體的時間與空間,謝杰樺對時空的著迷,恰恰就在面對科技時撞上一堵實牆。

科技的時間與空間超脫了人類設定的物理軸線,既非三維、更不止四維,前進後退都毫無限制。未來當科技凌駕世界,人類極有可能不再是萬物之靈、亦非宇宙的中心。這樣的想像不僅讓多數人擔心,更有被淘汰的恐懼。謝杰樺也坦言,「我雖然看起來擁抱科技,但那只是因為我務實,想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面對高速飛進元宇宙的2021年,他以擁抱未知來延續「人是什麼?」的探問,展開《情慾賽伯格》的創作旅程。

(攝影:陳佩芸)

賽伯格探問人類本質 「分眾」將成表演藝術近未來

經常出現在科幻電影中的賽伯格(Cyborg),是肉身與機器的混合體,多以人機複合體的形象出現,也類似現在人類與數位工具密不可分的模樣。「生活在這個時代,很多事情只要現在沒做、5年後可能就跟不上了,像是買NFT。」回首這一年的觀察,謝杰樺認為科技帶動一切事物發展飛快,近兩年更是四倍數成長;一如民主思潮在一次世界大戰後定錨各地,此刻我們也站在「去中心化」思維的轉捩點上。「我相信未來會是『分眾』的世界,主流會變成很小的事情,創作只能找到對的觀眾,而非滿足多數觀眾的口味。」他認為不單只有表演藝術如此,政治、社會以至其他產業都會有相應的發展。

2021年底謝杰樺推出《情慾賽伯格》階段性呈現,探討人機合一的未來世界裡,人類是什麼?以及當AI能運算創造肉身,慾望又是什麼模樣?演出選擇了去年流行各大辦公室的「Gather Town」作為展演媒介,觀眾則分為收取筆電、保有劇場儀式感的VIP席,以及直接線上連線參與觀賞的觀眾席。「我還是希望作品能與人產生關係,Gather Town保留了人的主動性,不管是上下左右、靜音與否,觀眾都可以自己決定。」除了探討人類的核心,謝杰樺也試著透過展演平台探討表演藝術的本質,以及觀眾在這之中扮演的角色。

「要說這是場表演嗎?不如說這是一個『事件』。」回頭探詢舞蹈發展的歷史,早在碧娜.鮑許的舞蹈劇場就在談舞台上的事件,當年的《第七感官》亦然,而數位時代正是讓「表演」徹底轉往「事件」的決定性關卡。「現在的觀眾已經不甘於坐在位子上兩小時被動觀看,台上的故事還未必與他們有關。」觀眾的自主意識不容小覷,也將大大影響表演藝術的發展走向,而謝杰樺則試圖探索「事件」的發展可能,並將落實在2022年《情慾賽伯格》的正式演出中,以線上和線下兩套展演照顧分眾的兩組觀眾群。「能不能成為解方還不知道,但可以確定的是,分眾是不可逆的未來。」他說。

《情慾賽伯格》。 (照片提供:謝杰樺)

保持警覺 面對驟變的世界

當年《Second Body》曾在2017年國美館《火辣身體・冷酷科技:新媒體藝術中的身體表演和編舞操作》中以錄像的形式展出,2021年則在策展人張懿文的延伸思考下,再次加入年底空總當代文化實驗場《數位肉身性》展覽,以「《SBx_2045》- Second Body的日常」打開舞蹈的展覽面向。人們會在展覽中看到一個2045年的「Second Body」,活生生在眼前生活與勞動、攝取能量,甚至排泄。有趣的是,這一切的生活動態,正是構成眼前這具Body獨特且具辨識性的關鍵。

創作屆滿11年,數位時代已翻過好幾個山頭,此刻謝杰樺已能肯定地說「肉身經驗確實是人類最珍貴的資產。」未來當人類以虛擬化身(Avatar)的形式出現在元宇宙中,能夠分辨彼此的,依舊是人類的行為舉止、肢體反應時間,與彼此熟悉的動作神韻。「一個蘊含了我40年肉身經驗的身體,大家不用看到臉,就能透過背影辨識出謝杰樺這個人。」

面對難以掌握的未來世界,過去的謝杰樺選擇擁抱科技、探問人類核心;然而當世界進入超高速發展的狀態,無數的未知早已超乎務實派可控的預期。對此他無奈笑著建議大家,放棄緊抓過去的那雙手,畢竟許多此刻成立的現狀,都可能在明年瞬間改變,「我們只能保持警覺,面對這個說變就變的時代。」

《SBx_2045》。 (攝影:張懿文)

請回答,2021 

號稱「元宇宙元年」的2021年剛落幕,數位新宇宙正在勢頭上。當數位科技讓表演藝術所信奉的「現場」時間與空間失去了意義,尚存在於三維世界的「身體」價值為何?

在今年大量的數位轉型實驗演出中,編舞家謝杰樺在年底接連推出在工研院駐村創作的《情慾賽伯格》階段性呈現,以及在空總當代文化實驗場《數位肉身性》展覽中,延續過往舞作《Second Body》的展覽「《SBx_2045》- Second Body的日常」。這位有著建築背景的編舞家並非在這兩年才被大環境推上數位的浪頭,人類與科技的互動思考是他多年來的創作母題,在歷經多年的科技實驗後,他在身體概念消解並全面重組的元宇宙元年,以現代技術老派地彰顯肉身價值,顯得別具意義。

謝杰樺

安娜琪舞蹈劇場藝術總監。畢業於成功大學建築學系、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研究所,橫跨建築與舞蹈的雙重背景,擅以空間概念結合科技,融入舞蹈與身體創作,重要作品有:《第七感官》(2011) 、《Second Body》(2015)與《永恆的直線》(2019)。2020-2021參與「藝術家進駐工研院計畫Art@ITRI」之作品《情慾賽伯格》預計於2022年首演。

《PAR表演藝術》 第344期 / 2022年01月號

主題照:謝杰樺發現,數位媒材有機會去處理舞蹈無法表現、人性中較為複雜的灰色地帶。(攝影:陳佩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