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在網路中燃燒熱情 阿滴:別把價值感壓在工作上

「當YouTuber就像點燃一把火,火裡是你擁有的所有人生經驗」,這是擁有269萬訂閱的YouTuber阿滴對這個職業的形容。火燒得太大,容易燙傷自己,也會被燒光殆盡,走過憂鬱,阿滴學會放過自己。
2022/3/13
文字:葉冠吟/攝影:鄭清元/影音:黃大維

在商業的世界裡有兩片「海」,代表著兩種市場,「紅海」是發展成熟的既有市場,場內競爭激烈;「藍海」則是未開發的新興市場,可以利用獨一無二的新價值闖出一片天。

根據美國財經商業雜誌《富比世》(Forbes)今年1月的報導,YouTuber在2021年的年度總收入約3億美元(約新台幣85億),比前一年增長40%;且平台用戶量在5年內增長40%,現在有近20億用戶,大幅增加觀看次數,市場蓬勃發展。

YouTuber成為年輕孩子心生嚮往的新興職業,一隻手機加上創意,就有機會在無邊際的網路裡,成名不只15分鐘,畢竟10歲美國小男孩Ryan開箱玩具的影片,就能讓他3度蟬聯《富比世》全球收入最高YouTuber榜首,也搶奪觀眾目光。連鎂光燈前的藝人也陸續轉換跑道,順應潮流,經營起個人YouTube頻道。

在看似擁擠的這片網路紅海裡面,還有機會游出專屬自己的創意航道嗎?早已在海上的人,又該怎麼別讓自己被浪淘捲走?

2021年底,知名YouTube頻道「阿滴英文」創辦人阿滴,反串穿著白紗禮服,隆重走入大型宴會廳,現場坐著Joeman、千千、「這群人」、「上班不要看」等220多名台灣知名YouTuber,共同見證他的人生大事。

當然不是要嫁人。

而是他和另一名YouTuber志祺創辦了「台灣新媒體影音創作者協會」,想為總是孤軍奮戰的創作者們,搭起一個彼此幫助、交流平台,從開啟每週的定期小聚,建立與官方溝通窗口,到解決頻道被盜、創作之路必備的法律知識等……

根據YouTube官方統計,截至去年7月,目前台灣YouTube10萬訂閱以上的創作者已超過1500人,破百萬頻道也突破100人。YouTuber已然是個新興職業,甚至出現為肯定新媒體創作者,仿照金鐘、金馬、金曲台灣三大娛樂獎項的「走鐘獎」頒獎典禮。

這可能是7年前,還在網路公司上班,下班後跟妹妹滴妹拍影片教英文的阿滴,沒想過的榮景。尤其在他2015年入行之前,台灣只有蔡阿嘎一位百萬訂閱YouTuber。

「YouTube現在是主流平台了」,戴著熟悉的黑框眼鏡,從YouTuber圈「地下理事長」正式轉職成「地上理事長」的阿滴,認真對著鏡頭說。

現在擠進YouTube圈還來得及嗎?

身為台灣首位破百萬知識型YouTuber、擁有269萬訂閱粉絲的阿滴,謙虛形容自己是早入行的幸運先行者,「我不是爬上一座山,而是在山做地殼運動前,剛好站在上面,然後被抬到山頂上面」。

阿滴回想剛開始,是用當婚禮攝影、咬牙買下的新台幣8萬單眼相機拍攝,影片品質卻跟現在隨便一台8000元的手機拍出來差不多,這代表入行門檻真的變低,剪輯影片的知識門檻也是,而可能會遭遇的困難,又都有職業YouTuber提前走過,「只要有心,現在任何人都可以變成創作者」。

因此YouTube不再只是國高中生看電玩的小眾平台,從美妝、娛樂、政治、理財、新聞、法律到醫療知識……題材多元到能涵蓋全年齡層都感興趣的主題,連傳統電視都會到YouTube架設分頻道,小S、羅時豐、曾之喬等藝人也來另闢新天地。

阿滴認為,可以把它視為競爭,但也可以視為替平台壯大勢力,吸引更多不同類型的人流進來,再冷門的影片,都有它的粉絲。

阿滴是台灣第一位破百萬訂閱的知識型Youtuber、迄今擁有269萬訂閱粉絲,謙虛形容自己是早入行的幸運先行者,「我不是爬上一座山,而是在山做地殼運動前,剛好站在上面」。(攝影:鄭清元)


「現在沒有大眾傳播,只有分眾傳播,以前每個領域大家都只知道一個人,現在每個領域都有多人,而且再小眾的類型,如昆蟲、整骨,都有它的主流頻道,把喜歡它的觀眾眼球吸引過去」,他覺得幾乎可以用「各司其職」來比擬,卻也因為分眾化,難以像以前一樣出現整個平台都認識的人物。

雖然成為創作者的難度降低,但阿滴坦言,要把它視為「職業」的難度反而變高,「畢竟各個領域都有頂尖的人,要怎麼做得比他好,脫穎而出,就是自己的功課」。但他不可否認,如果真的成功、對自己實力有信心,YouTube新媒體創作者,確實不失為一個很好的創業選擇。

分眾化時代 影響力就是你的超能力

攤開MAA台北市媒體服務代理商協會的〈2021媒體白皮書〉報告,早在2016年台灣廣告投注在電視與網路的經費流向,就已進入黃金交叉點;到了2020年,網路廣告經費上看新台幣482億,幾乎是電視廣告的3倍。

再加上近年大眾越來越重視網路隱私權,臉書等各大社群平台被嚴格規範對用戶個資的收集,讓廣告商很難精準投放,接觸目標受眾。在這個情況下,阿滴認為個人特色明確的YouTuber、新媒體創作者,反而能凸顯出重要性。

「創作者擁有一群願意跟他互動、給他資料的明確受眾,他們的眼光、流量都會在這個地方,反而變成行銷廣告很重要的支點」,是不是百萬訂閱大戶,不那麽重要,重點還是與觀眾建立的信賴感、黏著度。

來算個小小數學題,阿滴舉例,一個百萬訂閱創作者開設產品團購,單價1000元,若廠商願意提供20%較高的利潤,只要他1/100的觀看者買單,也就是1萬人,等同能獲得新台幣200萬的收入,「如果賺錢是創作者的第一考量,還真的是有很多方法」。

成為全職YouTuber自給自足的方法,阿滴認為得善用個人影響力,發展商案業配、週邊商品、產品團購、知識付費、品牌聯名與創造個人事業等管道,才較可能獲得可觀收入。目前他自己的主要收入,除了影片廣告收益外,也仰賴商業合作跟線上課程。

不過這一切的前提,是得先熬過漫漫的無名生涯。

千萬不能忘記YouTuber的起點是零,沒有流量,就沒有收入。阿滴過去曾分享,自己入行第一年,整年收入僅約莫3萬元,若創作者單以賺錢為目標投身這個行業,很容易失望,「但以興趣來做,唯一虧的就只有自己的時間,雖然可能1個月賺不到一般的薪資,但至少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才可以撐那麼久。」

興趣變成工作,看似夢幻,卻也可能變成壓跨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走過憂鬱 不可忽視的創作者心理健康問題

2020年,COVID-19疫情期間,阿滴熱血地和夥伴發起群眾募資,想在美國《紐約時報》刊登Taiwan Can Help廣告,反擊世界衛生組織(WHO)為台灣發聲,卻因籌備過程匆促引發爭議,遭網友炮火攻擊,苛責聲浪流竄在整個網路。

雖然這不是阿滴首次被推上風口浪尖,卻引爆了他踏入YouTube行業壓抑已久的身心問題。

去年7月,阿滴在一支影片中坦承自己罹患憂鬱症,從前年那場募資活動結束後,就出現憂鬱傾向,常覺得自己很爛、有嚴重睡眠障礙、對工作表現焦慮、無故地哭泣和發抖,嚴重時,無法控制自己思考,甚至連逐字稿都念不出來,宛如行屍走肉。

經過近1年的治療、轉換想法與運動,才逐漸走出低潮,症狀也明顯好轉。現在阿滴還能笑著回想,幾年前,2次代表台灣參與YouTube的國際創作者高峰會時,還曾經質疑:「為什麼有這麼多講座都在談心理健康管理,大家到底有多需要?也太多了吧?」現在他懂了。

創作者的主題通常源自於個人興趣,當興趣能成為工作時,宛如是Dream Job,會想投注更多熱情心血。但網路世界善變的演算法和不可控的大眾喜好,卻讓創作者竭盡心力的付出,彷彿投入井底,不一定看得到回報。

觀看數、訂閱數高低,大咧咧地豪不遮掩的強塞進眼前,不僅影響經濟收入,同時也狠狠打擊創作者的成就感。焦慮和不安成為創作者無法逃脫的陰影束縛,更遑論如影隨形的黑粉酸民,「沒有人喜歡被討厭和誤會」,阿滴嘆了口氣。

他不諱言,儘管2019年「阿滴英文」頻道達到200萬訂閱里程碑。看似人生勝利的這年,自己卻陷入迷惘期,煩惱著自己是否將被產業淘汰。畢竟頻道80%內容是英語教學,受眾人數已差不多達到領域頂標。

籠罩在未知徬徨下,阿滴拚了命想找出職涯的下一步,思考如何再開源增加收入。他嘗試另闢輕鬆、非教學性質的子頻道「阿滴日常」,也試圖投資、斜槓副業,「不過都沒有很成功,人果然還是要專心做好一件事」。

阿滴坦言,YouTuber就是個得不斷「輸出」的工作,當忘記找尋新的興趣時,整個人很容易剩下空殼,一旦生活發生巨變或事故,就會承受不住,演變成生病。

在他被憂鬱壓垮前,正是他強迫自己把生活的每個環節,從吃飯、打電動、出遊都當工作拍攝,堅持每日更新一支影片的時期。同時他也會不斷在網路搜尋自己的名字,查詢網友批評指教,就怕觀眾會流失,「那種工作壓力,不是一般人能過的生活」。

燃燒自己YouTuber 找回初衷熱情的燃料

被問到會怎麼形容YouTuber這個職業時,阿滴低頭想了很久,他說像燃燒。

「當YouTuber就像點燃一把火,火裡是你擁有的所有人生經驗。它散發出光跟熱能,會聚集一群喜歡你的人在週邊取暖,形成一個小圈圈。但如果你不往裡面添柴,總有一天火會燒光,會失去熱情,身邊的人也會離去」。

採訪到了尾聲,被問到會怎麼形容YouTuber這個職業時,阿滴低頭想了很久,然後才緩緩回答,像燃燒。(攝影:鄭清元)

前陣子的阿滴,真的燒光殆盡了,連骨頭都不剩,不過歸零重新啟動,似乎也不是壞事。

生病好起來後,阿滴重新問自己:「要賺多少錢才是成功?到底要爬到什麼知名度?」他得出的答案是,開心和健康才是最重要的。不再逼自己接那麼多工作,或許錢賺得不會像同期創作者多,但把時間花在想做的事情上,更值得,也更快樂,就好比轉職「地上理事長」。

提到「理事長」這個職稱,浮出畫面的模樣,都是資歷深、年紀稍長,好比演藝圈的綜藝大哥大余天。畢竟開設協會、當理事長絕非兒戲,每週要舉辦YouTube小聚、解決疑難雜症,跑東跑西爭取福利,絕對賺不到錢,「做這個就是種志業嘛,可以過得去就好」,現在的阿滴有點佛系,不知道有沒有人這樣形容。

他強調創作者們一定要在工作之外找尋新的興趣,「不要忘記自己身為一個人,在沒有工作的時候也還是一個有價值的人,不要把自己所有的價值感只壓在工作上面。」

回想當年,創辦頻道的初衷,就是自己能從教英文、給予他人幫助中得到快樂,那是他自我實現的成就感一環,也是他最初丟進去火堆裡的燃料,從頭到尾,其實沒有變,只是他選擇讓形式轉變一下。

總是熱情,不吝嗇幫助YouTube創作者夥伴的阿滴,在圈內不只有好人緣,還被暱稱為「YouTube里長伯」、「YouTube地下理事長」,好友志祺也特別頒發一張獎狀,感謝他的無私奉獻。(攝影:鄭清元)

理事長的半退休生活 放過自己健身打電動

阿滴要退休了嗎?他笑言,沒有啦,偏向半退休。

他很坦然的分析,頻道成長總會有極限,台灣就只有這麼多用戶,內容也總有一天會做完嘛。還不如把自己有餘力做好、想做的事情圓滿。

或許不再是站在第一線衝的人,阿滴還是很喜歡YouTuber圈,這裏充滿著一群把興趣當工作,眼神閃著熱力光芒的創作者們,他會站在背後支援,看著這個產業越來越壯大。

「但這個前提是我走了7年,在這產業有一定程度的累積,才比較有選擇的權利。這個心態不一定適合剛進產業的創作者,如果你是新興創作者,還是要想著每天燃燒自己,努力往上啦」,苦心勸戒,很有理事長老生常談的模樣。

鏡頭關機,麥克風收好,再把工作室燈關起。「生病之後,我就完全不看匿名論壇了,PTT、Dcard之類」,阿滴爽快回答。

YouTube圈的里長伯、理事長現在日常很規律,週間工作、週末放假。別擔心會在公園看到他在泡茶、下象棋,畢竟還是32歲的年輕人。阿滴特別驕傲的分享,過去3個禮拜,自己花了80小時打最夯的動作RPG遊戲《艾爾登法環》;每週固定3天重訓,還不小心練到工作室的舊衣變太緊。

問阿滴現在快樂指數可以打幾分,「80、90吧」,雙眼在沒有鏡片的鏡框後,笑得很樂。

生病後,阿滴學會要讓自己多休息,健康、心情好才是第一,那他最近做了什麼事?阿滴說:「花80小時打《艾爾登法環》」,眼底是滿滿的快樂。(攝影:鄭清元) 



主題照:「當YouTuber就像點燃一把火,火裡是你擁有的所有人生經驗」,台灣知名百萬YouTuber阿滴說,火燒得太大,燒到容易燙傷自己,生病過後,他學會放過自己。(攝影:鄭清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