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木曜4超玩》瘋狂老闆廖啟璋 不相信理智、只相信行動力

在競爭激烈的YouTube搶眼球戰場屹立不搖,台灣超人氣網路節目《木曜4超玩》的誕生,沒有奇蹟、沒有爆紅,只有對夥伴的信任與堅持。
2022/3/12
文字:葉冠吟/攝影:趙世勳/影音:洪凰鈞/照片提供:麥卡貝電視

「我個人其實比較相信直覺,不會相信我的理智」。

人氣網路綜藝節目《木曜4超玩》的老闆、54歲的麥卡貝網路電視總經理廖啟璋Eric,冷靜沉穩拿著事前準備好、條列清晰的手寫訪綱回應,對著鏡頭說,他不相信「理智」。

這個畫面有些衝突,但回頭細數木曜團隊裡,集結「最老網紅」邰智源、「綜藝鬼才」百祥、「瘋面仔」KID林柏昇等想法天馬行空、ㄎㄧㄤ度無限的成員,又好像有點合理,畢竟Eric就是他們口中的「瘋狂老闆」。

《木曜4超玩》6位班底主持人:溫妮(左起)、坤達、邰智源、KID、阿部瑪利亞、泱泱。(翻攝自《木曜4超玩》臉書)

到底怎麼從只有3個人的起點,玩出台灣第一個YouTube頻道訂閱數達百萬的網路實境綜藝節目,開創點閱動輒破百萬的經典單元「一日系列」,甚至企圖從網路反攻傳統電視?

從老闆Eric視角來看,他說,過程很像一部戲劇,充滿「沒有想過的轉折、沒有想過的結果」。

最成功的網路節目也曾經面臨腰斬?

2013年上線的麥卡貝是台灣第一家網路電視台,以電玩直播、轉播起家,後來陸續推出自製的電玩綜藝節目,想把年輕人的眼睛從國外節目搶回來,2015年3月開播的《木曜4超玩》就是其中之一,並找來電視綜藝出身的藝人邰智源和製作人百祥搭檔。

畢竟是電玩平台,初期節目內容企劃,還真的是讓邰哥「直播」打電動,門外漢邰哥弱爆的反差感,逗樂不少觀眾,但隨著新鮮感退潮,觀看數也直線滑落。

儘管後來另闢單元,嘗試新穎的「沉浸式」躲貓貓,讓來賓拿著手機躲藏直播實況,但同樣的遊戲重複玩,藝人與效果都越顯疲態,觀眾再度離他們而去,木曜團隊也逐漸陷入漫長的創作撞牆期。

Eric坦言,直播形式對藝人很吃力,畢竟大部分電視節目呈現,都是經過後製去蕪存菁的精華,「藝人和實況主在直播的差異,觀眾都看得出來效果沒那麼好」,讓他一度想放棄、砍掉《木曜4超玩》,畢竟以商業思維評估,當節目不成功、不賺錢,自然會選擇停損出場。

但Eric最終的選擇,是讓「邰哥回到最熟悉的工作環境」,把錢砸下去,做前置、後製成本都比直播更昂貴的錄製影片,連被「救活」的整個木曜團隊也感到不可置信,以為老闆腦子進水。

確實,Eric破釜沉舟「加碼」的關鍵也很特別,他說是「神秘的招喚」。或稱為所謂的「直覺」告訴著自己:「你不可以停、你不應該停,你要繼續往下做」。

這股招喚像打在垂死駱駝上的強心針,讓他決定當百祥、邰哥背後的最強後援,在看不見綠洲的沙漠,秉著「做好節目」的信念,一步一步摸索向前,才誕生木曜最經典的「一日體驗各行各業」系列。

瘋狂老闆校長兼撞鐘 上山下海帶頭衝

2018年11月,《木曜4超玩》YouTube頻道訂閱數達到100萬,同年更繳出至今累計觀看數最高、1695萬傲人成績的「一日市長幕僚」影片。不過若是《木曜4超玩》的老粉絲,絕對會知道,「一日系列」不是一夕爆紅,從0到222萬訂閱、169集的成果,是3個男人從2016年秋天苦中作樂的積累。

「那時候還蠻拮据的,除了攝影師外,百祥是製作人兼企劃,我當他的執行製作,還要兼製片負責聯絡、處理所有事情,陪著邰哥、KID出去拍攝」,這個「我」就是Eric,休假還要幫忙找配樂,校長兼撞鐘跟著團隊上山下海將近一年的老闆。

Eric坦言,「一日系列」題材很好、點子創意多,但在企劃還沒賺錢、預算有限,工作人員又少的情況下,公司裡只有身為老闆的自己能跳下來充當人力,「我、百祥和邰哥都很喜歡這個企劃,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全新的創作,都有感受到很強大的動力,必須做這件事情,一起下去做」。

因此就有了「一日卡車司機助手」裡,跟主持群在凌晨2、3點集合,跟著卡車司機車尾燈一路從新竹開到宜蘭的身影;還有「一日玉山氣象觀測員」中,負重扛設備,壓隊陪著成員爬上海拔近4000公尺高的玉山主峰,再翻到一旁的北峰氣象觀測站,吃麻辣鍋共患難的回憶。

而且帶著老闆出門還有好處。

「臨時發現燈、攝影機壞掉,或場景不適合要換,需要錢的時候,不需要打電話問可不可以做,我現場就可以做很快速的決定、點頭」,Eric笑言,當時應該替節目初期解決不少問題、加厚底氣,甚至還會帶頭衝,揪藝人一起做「傻」事。

「一日系列」尊重百工百業 用真心換真心

在記錄《木曜4超玩》創作心路的同名書籍裡,Eric曾分享「一日系列」的真理就是「玩真的」。畢竟想促進人與人之間的理解、真正看見國家裡的百工百業,絕對不是請職人、工作者配合演出,而是主持人、製作團隊捲起衣袖、褲管陪他們「一起做一天」。

邰哥為了體驗「一日公車司機」,事前花了9個月考取職業大客車駕照與上路證照,讓不少網友感動大讚敬業。其實同一時間,老闆Eric也取得同一份駕照,另外也有跟Kid一起考的動力小船駕照。

「你要怎麼說服藝人,花好幾個禮拜去考證照,尤其是這個證照難度相對高?我就想說,那我陪你一起去考」,Eric淡定分析,畢竟一般員工怎麼會願意?「大家都領薪水,做這件事情沒動機,還是老闆下去最有用」,讓全場聽了忍不住大笑。

按照這種高規格的準則拍片,這樣錢不會花得很凶嗎?《木曜4超玩》書中就曾透露,節目直到「一日市長幕僚」帶來大量曝光度後,才慢慢有廣告主找上門,打平收支。

怎麼能敢這樣花錢?Eric笑言,自己是創投背景出身,很習慣從無到有的創造過程,「要把一件事情做好,不是只擁有知識就行,最重要還是要有對事情的熱情」。

「我覺得影視這個行業很棒,他們不斷創作作品,而我做一日系列帶給我最大的收穫,就是很多人跟我們講,我們療癒了他們,而療癒人這件事,就是一件很棒的事」。

Eric認為做「一日系列」帶給他最大的收穫是,「很多人跟我們講,我們療癒了他們,療癒人這件事,就是一件很棒的事」。(攝影:趙世勳)


就這樣,以「錢像火在燒都沒在怕」的精神,木曜團隊帶著鏡頭與真心,接地氣的走進早餐店員、造船廠員工、建築工人、清潔隊隊員、茶農、刑警、巡山員……各行各業工作者的身邊,做出的好口碑,連日常難以接觸的國防部、法務部等公部門領域,都願意敞開大門。

Eric自豪地分享,《木曜4超玩》因而變成許多小學課堂裡的另類教材,畢竟污水下水道管線長什麼樣,法務部怎麼查封不動產、調查局如何跟監埋伏抓毒販,在平時生活或一般節目很難看見,他希望讓孩子們對各種職業有更多想像。而且「越硬越難」拍到的題材,Eric越喜歡,也幾乎都是自己建議要做的,「這才是觀眾想看的吧。」

這也呼應了Eric對於金鐘獎的看法。

敲不敲金鐘? 面向觀眾比評審更重要

獎勵優秀台灣影視人才的金鐘獎,去年首開創辦56年來先例,首次把網路節目,如曾寶儀的《我們回家吧》、Lulu黃路梓茵主持的《畫說Lulu》納入獎項提名。讓不少木曜粉在網路敲碗,耕耘7年、節目內容和主持群默契都成熟的《木曜4超玩》,是不是也能「敲一下鐘」?

Eric坦言,參與獎項選拔不在自己的雷達範圍內,他的看法較為中性,報獎與否會交由製作人百祥和團隊來決定,但更重要的是:「讓觀眾決定我們是誰,而不是這些評審,我覺得面向觀眾,比面向評審對我們來說更重要」。

從搖搖欲墜的腰斬企劃,蛻變成YouTube頻道訂閱數高達222萬的熱門節目,Eric認為對《木曜4超玩》團隊而言,思考下一個能做的事情、未來可以創造的東西,比拿獎更重要。

因此,他們以「木曜IP」為核心,辦演唱會、辦YouTuber運動會、廚藝大賽等「一日系列」以外的新企劃,讓粉絲感受到新鮮感,也希望拓展觀眾的輪廓。就像Eric為什麼去年向NCC爭取電視頻道執照。

《木曜4超玩》是否要挑戰金鐘獎?Eric抱持中性態度,但他認為更重要的是讓觀眾決定他們是誰,而不是這些評審。(攝影:趙世勳)

網路反攻電視?找尋拓展觀眾輪廓的可能性

2021年8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通過申請設立「麥卡貝綜合台」的頻道,意即主要以YouTube露出的《木曜4超玩》,將可在有線頻道和MOD播出,被視為是網路節目反攻傳統媒體的一步,引發外界熱烈討論。

但其實傳統媒體和網路節目的分界,對Eric來說,就只是新舊收視世代習慣的差異,「這個分界其實沒那麼重要,重要的是,觀眾在哪裡?然後觀眾要不要你?」身為老闆的他必須要替公司探索更多可能性,替節目找到新觀眾,而電視客群就是其中一群。

現在電視頻道門票拿到了,「麥卡貝綜合台」什麼時候會現身?Eric坦言還在評估中,經過申請頻道的過程,他發現要投入的成本實在太高,「很多錢不是我想花的錢,它不會直接創作出作品」。

從電視頻道商的分潤機制,到NCC管轄範圍,這個遊戲生態,可能不適合《木曜4超玩》或公司原有的節目來玩。Eric認為,NCC對於創作者限制規範太多太嚴格,不論是播映規格、內容、時長到廣告安插等,「這不利於新的世代去創作,有些創意是不能在限制中做出來」。

這也讓Eric開啟另一個選項的想像。

如果把投入電視頻道的錢省下來,拿來投資其他創作,是不是有更多機會?例如打造戲劇、電影,或試圖再把節目製作費拉高、品質提升,打造足以跨越語言文化藩籬的內容,挑戰躍上國際OTT平台,「我們也想看看藝人的能耐是什麼?海外的觀眾是否也會喜歡我們作品?」

創新的腳步不停歇 老闆身先士卒出馬

鏡頭從空中鳥瞰隱藏在中央山脈裡「天使的眼淚」嘉明湖,穿越壯闊綿延的山脈、雲霧繚繞山林的夢幻景色……步調緩和、帶領觀眾細細走過登山足跡,這是支名為「叫我艾瑞克」的戶外紀實影片,冒出在麥卡貝的一個新頻道裡,與《木曜4超玩》調性截然不同。

沒錯,這個艾瑞克,就是老闆Eric本尊。不再是幕後藏鏡人,直接當起露面主持人,扛起25公斤重的高山裝備和攝影器材,邊爬百岳邊拍攝,還兼任後期旁白撰稿配音。

被問到是不是想當外景YouTuber,Eric連忙澄清,只是喜歡爬山,路線又較為困難,「平常攝影師也走不上來,就是先來試試看特殊外景,碰到雨天、零下5度要怎麼拍攝」。

Eric坦言,像《木曜4超玩》頻道已累積百萬訂閱,要做創新、大變動,容易造成現有觀眾的反彈。這裡就像一個創作實驗室,用來迎戰未來各種技術,提前練習如4K拍攝、特殊外景(山景、海景)等技術,「以後木曜或其他節目要用,就能快速上手」。

當然,也是種節目製作的試水溫挑戰,Eric笑言,反正頻道數才1萬多人,流量很爛,就像是個nobody,可以用科學、系統性的方式重新尋找「流量密碼」,畢竟開發內容的腳步,不能停歇,不可能再複製另一個《木曜4超玩》。

《木曜4超玩》不論幕前幕後都像是一家人,彼此間的互相信任與支持,讓他們一起寫下一篇又一篇的里程碑。(照片提供:麥卡貝)


Eric在採訪的最開始,說陪著《木曜4超玩》走過的7年時光,像一部戲劇,雖然他沒有細說是什麼類型,不知道為什麼,總會聯想到《航海王》那種王道熱血動畫。

只要夥伴在身邊,就算灰頭土臉也會熱情地喊著:「如果放棄的話我一定會後悔的!」繼續前進、前進,再前進,《航海王》都連載25年了,《木曜4超玩》和老闆Eric的故事,應該還有很多篇章要寫吧?

主題照:人氣網路綜藝節目《木曜4超玩》的老闆、麥卡貝網路電視總經理廖啟璋Eric表示,自己比起理智,更相信直覺。(攝影:趙世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