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許志永以逃亡做抗爭 滕彪認為廈門事件值得關注

最新更新:2020/01/20 16:31
中國公民運動倡議者許志永(圖)因「廈門聚會」踏上逃亡之路,家人也受牽連被當局監控。(圖取自twitter.com/zhiyongxu)
中國公民運動倡議者許志永(圖)因「廈門聚會」踏上逃亡之路,家人也受牽連被當局監控。(圖取自twitter.com/zhiyongxu)

(中央社記者張淑伶台北20日電)中國公民運動倡議者許志永因「廈門聚會」踏上逃亡之路,家人也受牽連被當局監控。學者滕彪對此表示,廈門聚會引發的抓捕值得重視,它顯示中國公民活動的空間已相當狹小。

中國當局在去年12月26日起對多名律師和公民運動人士展開抓捕,逮捕行動持續至今,據稱這和12月初一群公民人士在廈門的聚會有關,而許志永是這場活動的組織者。

許志永是中國新公民運動的代表性人物,他也是一名憲政學者、曾任北京海淀區人大代表。他倡導過的活動,包括要求中國政府給予國民平等接受教育的權利,以及要求官員公布財產,並懲治腐敗。2014年他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名判刑4年,2017年7月刑滿出獄。

他在北大法學院博士班的同學、曾經一同成立民間組織「陽光憲道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簡稱陽光憲政,公盟前身)的滕彪告訴中央社記者,許志永出獄後發現當局對維權運動的打擊已經加大,但又不願放棄理想,因此想用低調的方式延續公民運動的香火。

滕彪說,許志永和律師丁家喜在2019年前後,推動一些朋友透過網路視訊,以聊天方式討論公民議題,然後有了去年12月在廈門的一次線下聚會。

按照許志永的說法,這是公民群體的一次線下見面,聚會者討論時政和中國未來,分享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

據了解,直接跟廈門聚餐有關的人約20名,目前被關押的約有5、6人。當局全程掌握了聚餐者的談話內容。

滕彪說:「許志永和這場聚會的參加者沒有想到,一場聚餐會導致這些結果,他們想不到當局瘋狂到這種程度。」

他認為,這種非正式的、相當低限度的公民連結活動都被殘酷打壓,說明在當今中國,還不想放棄公民社會改革理想的人已經很難找到可以做的事,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廈門事件值得重視。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許志永月初已展開逃亡,他認為自己一旦被抓捕,可能面臨殘酷的刑訊逼供及漫長的刑期。

許志永逃亡期間仍不定期在社群平台推特(Twitter)上發文。15日,他發文說,「我在嘗試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在流亡中抗爭。…邪靈其實沒那麼強大,他們端坐的不是金字塔尖,而是火山口上。…」

19日,他發文控訴官方監控他親屬的電話、跟蹤監控自己85歲的母親,許志永說,「我不會藏在自己的小家,我在人民中間」。

根據對許志永的了解,滕彪說,許志永不是真的逃亡,更不是因為害怕而逃避責任,「我認為他自己知道躲不久,但是希望被抓前國際更關注此事。」

滕彪說,如果許志永真心要躲,就不會在逃亡期間一直發推特,增加暴露行蹤的風險,而且,許志永對於廈門聚會中被牽連抓捕的人也有道義的責任,不會一走了之。

他說,許志永逃亡中仍不斷對當局提出批評、對民眾提出呼籲,這正是他抗爭的方式。

許志永始終相信,中國能夠改變,並呼籲全體中國人「反獨裁、反逆流」。元旦,他於網路上發表「改變—2020新年獻詞」,文中批評中國當今在內政和外交、經濟各方面做法上的倒退。

他在文中說,「請每一個中國人認真想一想,我們能做什麼?我們要給子孫後代一個什麼樣的中國?」又說,「我隨時準備入獄。在想,很多年,在獄中和在外面,哪個對我的祖國更有價值。」(編輯:朱建陵)1090120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