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北大博士為寫論文當騎手 揭平台大數據控制勞工

2021/5/11 14:26(5/11 14:51 更新)
一名中國北京大學博士後研究員將在外送平台當騎手的經歷寫成論文,指出外送平台藉由收集與分析騎手的數據,控制勞動秩序,引起關注。圖為今年春節期間,北京一名正在加班送餐的騎手。(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10年5月11日
一名中國北京大學博士後研究員將在外送平台當騎手的經歷寫成論文,指出外送平台藉由收集與分析騎手的數據,控制勞動秩序,引起關注。圖為今年春節期間,北京一名正在加班送餐的騎手。(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10年5月11日

(中央社台北11日電)一名北京大學博士後研究員將當外送平台騎手的經歷寫成論文,指外送平台如同牢籠,剝削騎手並削弱自主性,同時藉由收集與分析騎手的數據,控制勞動秩序。這篇論文近日引發中國社會關注。

根據相關公開資料,這篇引起討論的論文名為「『數字控制』下的勞動秩序—外賣騎手的勞動控制研究」,於2020年年底,刊登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主持的一級專業學術期刊「社會學研究」。作者是目前北京大學社會學系博雅博士後研究員陳龍,這篇論文是他過去在就讀博士期間發表的論文。

根據陳龍接受搜狐新聞旗下的媒體極晝工作室訪談時,提到這篇論文的研究結果時指出,「平台與零工經濟就是一個牢籠,他(勞動者)不可能在勞動力市場上佔據主導權,而大數據的壟斷把騎手壓榨到人類極限,成為了剝削騎手的幫兇。」

據報導,陳龍博士論文研究的核心主題是「資本如何控制勞動者,而勞動者又是如何反抗的」,為了完成博士論文,陳龍在2018年的時候加入了北京中關村的一家外賣騎手團隊,花了5個半月時間進行田野調查,每天送外賣,體驗騎手的勞動過程。

陳龍觀察,企業藉由平台系統默默蒐集騎手的接單情形、行車紀錄,藉由大數據分析騎手的數據,並將數據結果做為控制騎手的工具,使勞動秩序成為可能。「數字(數位)控制不僅削弱騎手的反抗意願,蠶食著他們發揮自主性的空間,還使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參與到對自身的管理過程中。」

陳龍說,企業藉由對控制權的重新分配,讓企業本身從這個控制過程中隱身,讓騎手遍尋不著,卻又能達到實質管理的目的。

他指出,管理一般是分成3個方面,第一是「指導」、第二是「評估」、第三是「獎懲」。過去這3項都是由老闆決定,然而在外送平台產業,「老闆」的角色消失了,對於騎手的指導(派單)是由系統負責,評估(好壞評)是由消費者負責,獎懲又回到系統的手上。

陳龍提到,騎手即便有不滿,也不知道找誰發洩,因為老闆到底是誰,騎手已經找不到了,甚至有可能發洩錯了地方。「我當時就發現很多騎手是在真情實感地罵手機系統,覺得問題都是這個系統造成的。」

據他觀察,在這樣的數位管理之下,平台公司看似放棄對騎手的直接控制,但實際上則淡化了平台公司作為雇主的責任,勞資衝突也被轉嫁到系統與消費者之間,彷彿不再是公司本身必須負責。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陳龍坦言,在2018年撰寫這篇論文時,認為換工作可能是一種騎手反抗(數位控制)的方式,但現在已經不這麼認為了,因為所有人都在做平台,都是零工經濟,「你自以為走出一個牢籠,實際可能是進入一個新的牢籠。但沒辦法,因為很多騎手自身的條件就決定了,他不可能在勞動力市場上占據主導權」。

他認為,「(改變)很難。除非是平台想改變,或者是政府出台相關的政策,不然的話沒有辦法。」(編輯:吳柏緯/翟思嘉)1100511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