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網路科技強監管時代來臨 連補教業都有事

2021/8/1 13:02(8/1 16:46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吳柏緯台北1日電)中國科技巨頭一個個在監管高牆前撞成頭破血流,如今連看似與網路科技無關的補教業也成了名單上的「新同學」。從螞蟻集團開始一步步收緊監管措施,逐漸成了中國企業的日常。

對於企業監管,在中國社會中並不是新鮮事,甚至是中共擅長「棍子與紅蘿蔔」的整頓手段,然而從2020 年11月叫停了螞蟻集團首次公開募股(IPO)開始,彷彿越過一個分水嶺,監管的力度加大了,而且遍地烽火、人人自危。

2020年10月底的中共19屆五中全會,以及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都明確指示加強對網路企業監管,而監管的中心思想便是「強化反壟斷」、「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同時從構築國家競爭新優勢的戰略高度出發,建立健全平台經濟治理體系,推動平台經濟規範健康持續發展。

從往後來看,螞蟻之所以一頭撞上了監管大牆,「罪狀」之一當然是抱持著大到不能倒的心態,批判甚至對抗監管,恐有無序擴張的風險。但是若將上述的前提帶入就不難察覺,中國政府可能不是臨時起意想要「教訓」,是經過長期的觀察後所做的決定。

從螞蟻開啟的「強監管時代」,在往後的不到一年間擴及到了不同的產業龍頭,先是阿里巴巴跟騰訊先後因違反「反壟斷法」挨罰,其中阿里巴巴遭裁罰人民幣182.28億元(約合新台幣790.8億元)的天價,騰訊一度傳出會吞下至少人民幣100億元的罰單,不過後續僅被罰100萬元。

今年7月初,中共大肆慶祝建黨百年之際,才風光在美上市的網路叫車龍頭滴滴出行,則是被指涉及數據安全而遭查,App也被以「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問題」為由下架。

到近期,新東方、學而思等補教業,則是在反教育資本化與減輕學習負擔的大旗之下,被列上了監管名單。雖然尚未如同「前輩們」面對明確的裁罰,但是光對股價的影響就不容忽視。

不論是什麼樣的產業別,為了什麼原因被罰、被監管,最終的態度都一樣,「摸摸鼻子乖乖表示服從」。

然而螞蟻、騰訊、滴滴等企業的案例,尚可被定義在「網路企業」的範疇,被監管也似乎合理,然而補教業要與網路企業幾個字搭上邊卻顯得突兀。因此,如何選定開刀的對象,以及監管規範是否有跡可循,都成了外界疑惑與關注的重點。

進一步拆解這些產業的內裡並觀察後也不難發現,雖然產業類別不盡相同,其實還是有些相似性。

首先,要被監管的企業要夠「大」,而且是在該產業中占有一定規模,而且存有風險傳遞的效應,如果發生問題恐怕會牽連大量的關聯企業,而且經濟也會受到動盪,更重要的是引發金融風險疑慮,以及壟斷市場的情形。

另一方面,這類的企業往往有著完善的上下游產業生態,不只連接產業,也連接消費者,自成一套以企業為中心而不被政治管轄的生態系。

因此,藉由網路科技進行教育、掌握大量師生數據,甚至是串聯消費者並達到壟斷市場疑慮的補教業,成為被開刀的對象似乎也不難理解。

以往「大到不能倒」對於行業巨頭來說是免死金牌,如今反而成了夜空中最亮的星,是一種刺眼又旗幟鮮明的標誌。

此外,掌握大量數據也成了另一個被狙擊的標的。例如這次滴滴出行被查的原因之一,就是數據安全問題。

事實上不只滴滴,所有這類「互聯網+」的企業或多或少都存在著這樣的風險,只不過數據怎麼用、誰能用、在哪裡用,恐怕都決定了他們是否會被監管。舉例而言,若想要到美國上市,在中美對抗的架構下自然就觸動了中國的敏感神經。

事實上,在這波整頓之中,中國也並非沒有顧慮對於經濟的影響,特別是例如滴滴出行已在美國上市,監管消息傳出之後隨即引發投資人擔憂。而近期對補教業的上市與資本化禁令,更直接反映在美A股、港股與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

中國官媒新華社日前刊發評論定調,稱「平台經濟發展要走向良性有序的軌道,對培訓機構的監管則是針對民生痛點進行糾正;行業監管政策有利於中國長遠發展」、「要正確理解平台經濟、教育培訓等行業的監管政策,必須從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大局出發」。

評論也強調,中國對外開放的決心沒有改變,證監會對企業選擇上市持開放態度,支持企業依法合規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發展。

不難看出在一系列由政治先行造成的經濟波動之中,官方仍有意穩定投資人信心、緩解一系列監管帶來的緊張情緒。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只不過,即便中共仍擔憂監管造成的後續影響,但是不能妥協的是展現「家父長式的權威」,「出手管自家的小孩」這件事情在整個體制下是理所當然的事,而且是外人不能插手的。

因此即便放任網路科技業成長、信奉叢林法則,「沒有說的都能做」、「在新領域摸石子過河」,但是一旦違反了規定、走歪了,當然要管,只是管的方式、要不要給予改過的機會,種種力道會依外在情形而各有不同。(編輯:翟思嘉)1100801

2019年3月28日,中國在線教育服務供應商「新東方在線」在香港交易所掛牌上市,其控股股東為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2006年紐交所上市);第二大股東為騰訊。圖為新東方在線董事長俞敏洪出席上市儀式。2021年中,中國政府發布「雙減」政策,嚴禁校外培訓機構資本化運作,新東方股價大跌。  (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10年8月1日
2019年3月28日,中國在線教育服務供應商「新東方在線」在香港交易所掛牌上市,其控股股東為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2006年紐交所上市);第二大股東為騰訊。圖為新東方在線董事長俞敏洪出席上市儀式。2021年中,中國政府發布「雙減」政策,嚴禁校外培訓機構資本化運作,新東方股價大跌。 (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10年8月1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