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與冰島樂團攜手搖擺 鄭宗龍打造新作毛月亮

最新更新:2019/02/20 20:11
雲門舞集2藝術總監鄭宗龍(圖)20日在國家戲劇院分享雲門2新作「毛月亮」的創作起源,以及與冰島席格若斯樂團Sigur Ros的合作過程。中央社記者張新偉攝 108年2月20日
雲門舞集2藝術總監鄭宗龍(圖)20日在國家戲劇院分享雲門2新作「毛月亮」的創作起源,以及與冰島席格若斯樂團Sigur Ros的合作過程。中央社記者張新偉攝 108年2月20日

(中央社記者汪宜儒台北20日電)在元宵節的最大滿月後,雲門舞集2藝術總監鄭宗龍與樂評家陳德政在國家戲劇院合體,他們談樂、說舞,分享雲門2新作「毛月亮」與冰島席格若斯樂團Sigur Ros的合作過程。

說起「毛月亮」的創作起源,得回推至2017年,鄭宗龍應邀替澳洲雪梨舞團編創「大明」,因此接觸了各國關於月亮的神話故事與傳說,其中「毛月亮」指的是「月亮的光暈」,也隱喻著起風前的不安感,「古人說,月暈而風,月亮出現光暈,代表要起風了,意謂著有大事發生,因此引發人們內心的深層恐懼」,鄭宗龍解釋。

身為創作者,鄭宗龍對於外在世界的變動十分敏感,透過「毛月亮」,他傳遞了人們深受科技影響著生活節奏所衍生而出的依賴、焦慮、不安,展現了游移在網路世界與現實世界之間的真實與虛幻。

有了舞作概念後,鄭宗龍開始尋找音樂的可能,第一時間竄入腦海的就是Sigur Ros,「他們的音樂,可以帶著人到很特別的地方,離開當下現實。很多時候,甚至給人一種很高空、不在地球的想像,但有時候也很平面,那感受很跳躍」。鄭宗龍形容。

為了與Sigur Ros合作,鄭宗龍寫了封很長的信自我介紹,也介紹台灣、介紹雲門,最後親自飛了一趟冰島,終於敲定合作。去年,他們透過電子信件來回交換創作理念,鄭宗龍也特地分享他成長過程所經歷的民俗陣頭聲音記憶,最終Sigur Ros交出67分鐘的音樂,融合了舊曲的拼貼、改編,也有讓人驚喜的新曲段,像是以打擊樂的手法營造而出的北管音樂節奏與音聲特質。

Sigur Ros的音樂作品過去曾出現在「香草天空」、「神秘肌膚」、「貧民百萬富翁」、「花神咖啡館」等電影中,也曾與美國的摩斯˙康寧漢舞團合作,這次與雲門舞集的合作,是台灣表演藝術圈的創舉,因此備受舞迷與樂迷期待。

「毛月亮」將於4月13日至14日在高雄衛武營歌劇院,19日至21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27日至28日在台中國家歌劇院演出。(編輯:張芷瑄)1080220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