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旅法擊樂家巫欣璇 代打上場帶來人生轉折

最新更新:2019/09/19 15:16
台灣擊樂家巫欣璇為追尋內心所缺而到法國學習音樂,結果成為史特拉斯堡打擊樂團正式成員,走上與預想不同的路。(Claudia Hansen攝、巫欣璇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傳真  108年9月19日
台灣擊樂家巫欣璇為追尋內心所缺而到法國學習音樂,結果成為史特拉斯堡打擊樂團正式成員,走上與預想不同的路。(Claudia Hansen攝、巫欣璇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傳真 108年9月19日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19日專電)台灣擊樂家巫欣璇為追尋內心所缺而到法國學習音樂,在結束學業返台前,史特拉斯堡打擊樂團找她代打演出,她的表現獲得肯定,於是成為樂團正式成員,走上與預想不同的路。

今年32歲的巫欣璇在法國里昂高等音樂學院(CNSMDL)擔任助理教師,負責打擊樂大學部主修課程,同時也是史特拉斯堡打擊樂團(Les Percussions de Strasbourg)10名正式成員之一。

她從4歲開始學鋼琴,鋼琴老師看她活潑,建議她學打擊樂,與打擊樂的緣分,就以她8歲那年為起點,此後,她一路就讀音樂班,一直到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音樂博士班,目前在寫論文的最後階段。

巫欣璇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她一路都像是「走在一條應該要走的道路上」,來法國是她人生中最突然的一件事。

她曾是朱宗慶打擊樂團成員,直到現在都感謝朱宗慶給予她的支持,不管在台灣或出國後,朱宗慶都給她很多建議和協助。

巫欣璇在台灣教過書,也有工作經驗,但一直覺得內心缺少一些東西,直到她看到法國擊樂家裘佛魯華(Jean Geoffroy)的演出,當下覺得自己找到了缺乏的東西,「他很真,他不是在解釋音樂,他本身就是音樂」。

當時的巫欣璇也想追求內在的東西,因此在2016年的博士班後期決定來到法國,考入里昂高等音樂學院,拜裘佛魯華為師,2018年取得藝術家文憑。

加入樂團也是意料之外的事。巫欣璇原本替一名請假的樂團成員代打演出,接著團員受傷無法擊樂,樂團又問她能不能一起到巴黎參加龐畢度音樂與聲響研究中心(IRCAM)的ManiFeste音樂節演出,雖然樂譜很難,巫欣璇仍順利完成任務。

後來,樂團第3度找上巫欣璇演出作曲家杜福爾(Hugues Dufourt)的作品「灼灼爍光」(Burning Bright),曲子很長,卻沒有時間排練,巫欣璇做了很多事前功課,最後被讚許為「不像臨時代打」。

突發狀況接二連三,巫欣璇都能接手,史特拉斯堡打擊樂團於是邀她加入,成為這個創始於1962年的樂團的第一名台灣音樂人;同時里昂高等音樂學院聘她擔任助理教師,「我本來打算在法國學習完就回台灣,沒想到最後幾個月發生人生轉折」。

在樂團工作兩年多,巫欣璇認為,基於文化和邏輯上的差異,法國人討論事情是放射發想,她會在無法達到結論、話題跳躍時,幫大家統整;有她在,樂團對東方文化也比較容易理解。

她個人則在樂團成員身上看到音樂人對細膩程度的堅持,有時為了一個聲音、某件樂器的演奏法,成員們會花很多時間討論,也許觀眾根本不會注意到某個地方的吊鈸聲音有何細微變化,但「我覺得當樂團每個人都注意這樣的細節時,就會不一樣,整個樂團的色彩和質感就會出來,他們重視的是累積的過程」。

史特拉斯堡打擊樂團近日在法推出新專輯Rains,是第一張有巫欣璇參與的樂團專輯。(編輯:馮昭)1080919

台灣擊樂家巫欣璇(左3)為追尋內心所缺而到法國學習音樂,結果成為史特拉斯堡打擊樂團正式成員,走上與預想不同的路。(Michel Madrigal攝、巫欣璇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傳真  108年9月19日
台灣擊樂家巫欣璇(左3)為追尋內心所缺而到法國學習音樂,結果成為史特拉斯堡打擊樂團正式成員,走上與預想不同的路。(Michel Madrigal攝、巫欣璇提供)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傳真 108年9月19日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