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助八八災民國賠 周春米夜半常驚醒

最新更新:2017/05/28 12:26
民國98年發生的八八風災,民進黨立委周春米曾經為災
民爭取國賠,回首當時陪著災民爭取國賠的路,她說,
當時壓力大到常常夜半驚醒,就怕不能為災民爭取到應
有的賠償。
(周春米國會辦公室提供)
中央社記者蘇龍麒傳真 106年5月28日
民國98年發生的八八風災,民進黨立委周春米曾經為災 民爭取國賠,回首當時陪著災民爭取國賠的路,她說, 當時壓力大到常常夜半驚醒,就怕不能為災民爭取到應 有的賠償。 (周春米國會辦公室提供) 中央社記者蘇龍麒傳真 106年5月28日

(中央社記者蘇龍麒台北28日電)民國98年發生的八八風災,民進黨立委周春米曾經為災民爭取國賠,回首當時陪著災民爭取國賠的路,她說,當時壓力大到常常夜半驚醒,就怕不能為災民爭取到應有的賠償。

98年8月8日莫拉克颱風來襲,連續2天在南部地區豪雨不斷,9日凌晨,有6台車11人在返家途中,行經每天必需經過的雙園大橋,但橋墩卻遭豪雨沖毀,共有459公尺長的橋面斷裂,這6車11人在黑夜中墜落橋下,音訊全無。

99年1月,周春米與其他3名律師,接受時任立委的屏東縣長潘孟安委託,在家屬委任下,正式對雙園大橋的管理機關交通部公路總局第三養護工程處,提出國家賠償請求,但是交通部公路總局第三養護工程處拒絕面對受害者家屬,以無法舉證該雨量已影響橋樑安全而達封橋標準,同年2月10日農曆春節前駁回請求。

周春米說,政府機關拒絕賠償,只有向法院提起訴訟一途,但必須繳納新台幣70多萬元裁判費,還有訴訟法上的舉證責任問題,在事實證據不夠充分情況下,每個家屬的意見不同需要整合,整個案件的壓力很大。

周春米說,這麼多人寄望於自己,又面臨時間上的壓力,她常常半夜驚醒、苦無對策,很擔心請求國賠的2年時效就這麼被自己浪費掉,一定要跟時間賽跑。

她說,所幸當時監察院剛好就風災後斷橋事件展開調查,並於99年4月間對交通部提出糾正案,認交通部所屬機關未切實辦理橋樑保護事宜,導致發生橋斷人亡慘劇,顯有違失,並且潘孟安緊急協助家屬北上召開記者會控訴,政府機關終於願意承認自己的疏失,負起相關賠償責任。

周春米指出,這歷經1年的纏訟與法律攻防,7件國賠案終於全部協議完畢,6台車11人,政府願意賠償新台幣4600多萬元。

她說,很難說感謝,畢竟賠償的本質是個災難,更是數個家庭永遠無法抹滅的創痛。

回想起這段往事,周春米說,自己的律師事務所的業績不錯,在八八風災時,擔任扶輪社社長,身為女子,很想投入救災,自己有法律專長,理所當然要投入協助,無償的義務扶助真的不算什麼。

從律師走進立法院,周春米說,政治人物在政治上的壓力真的不太一樣,但也慢慢適應,不過律師謹慎低調的風格,仍然深深影響著她,但是立委注重的選民服務部分,她也會持續在屏東地區努力耕耘。1060528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