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從SARS到COVID-19 化學兵街頭抗疫武器大進化

2021/6/20 14:23(6/20 14:31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陸軍36化學兵群在近期COVID-19疫情中,使用「MDS-106輕型消毒器」在彰化員林實施清消作業。(軍聞社提供)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傳真 110年6月20日
陸軍36化學兵群在近期COVID-19疫情中,使用「MDS-106輕型消毒器」在彰化員林實施清消作業。(軍聞社提供)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傳真 110年6月20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20日電)為防堵疫情擴散,國軍化學兵近期全台街頭忙清消。軍聞社披露,從18年前SARS期間到迄今COVID-19疫情,化學兵部隊的裝備也與時俱進,在歷次抗疫,扮演無役不與的關鍵角色。

軍事媒體、軍事新聞通訊社披露化學兵裝備的演進,從18年前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到現今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病毒快速的傳染力可說是防不勝防,隨著時代演進,化學兵不斷汲取過去的經驗,在科技進步下,也同步更新清消作業的裝備。

例如,SARS期間和平醫院消毒任務,當時官兵臉上配戴「國軍制式面具」,及針對生物疫病的民用型濾毒罐;而COVID-19疫情中,官兵則運用民用型半罩式、全景式防護面具,搭配N95等級濾棉,方便快速補充相關所需物資。

消毒設備上,SARS期間人員使用的消毒器有「背負式消毒器(3加侖)」及「氣體消毒機」。其中,「背負式消毒器」需要人工按壓,目前已淘汰,在COVID-19 疫情中,改為使用民用型「氣霧式消毒器」;而「氣體消毒機」仍維持使用,僅早期型式已屆使用年限,現今已汰換另一款式,功能大同小異。

服裝上,官兵仍維持著連身式防護服,並在執行各項消毒任務前,一樣會用膠帶將前方拉鍊、脖子及手腕、腳踝的接縫處緊密黏實,盡可能的避免病毒入侵;不變的是,官兵在執行消毒作業時一樣悶熱,每次作業後,全身都浸溼在自己的汗水中。

值得一提的是,針對大範圍消毒作業時,化學兵部隊會採用車輛的方式進行,在SARS期間,就是以悍馬車改裝的「T486輕型消毒車」,針對巷弄進行消毒,並以「五噸重型消毒車」,針對市區主要幹道消毒。

現在面對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T486輕型消毒車」改為悍馬車搭載「MDS-106輕型消毒器」,「五噸重型消毒車」則更新為「MS-105重型消毒車」,在效用及功能上都有大幅精進。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其中,新式「MDS-106輕型消毒器」可搭配500公升水囊,依需求可調整為霧狀或柱狀水柱,並具備高壓冷水、高壓熱水、120度蒸氣、170度蒸氣、虹吸式藥劑噴灑及人員沐浴等功能,加上可將高壓、高溫裝置分離運作,清消作業只需搭載高壓模組進行高壓冷水噴灑,大幅減輕裝載體積及重量,提高機動性。

「MS-105重型消毒車」則載重3500公升,包括2000 公升藥箱、1000公升水箱及500公升混合槽,車頭處有10個噴頭可調成水柱或水霧進行噴灑,車尾處可由官兵用噴槍手動噴灑,是執行大範圍清消的絕佳利器。(編輯:楊凱翔)1100620

陸軍33化學兵群在SARS期間,當時臉上配戴「國軍制式面具」,並使用舊款的「氣體消毒機」在和平醫院內進行消毒。(軍聞社提供)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傳真 110年6月20日
陸軍33化學兵群在SARS期間,當時臉上配戴「國軍制式面具」,並使用舊款的「氣體消毒機」在和平醫院內進行消毒。(軍聞社提供)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傳真 110年6月20日
國軍化學兵早期所使用的五噸重型消毒車,曾在SARS期間,針對大範圍、市區主要幹道消毒。(軍聞社提供)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傳真 110年6月20日
國軍化學兵早期所使用的五噸重型消毒車,曾在SARS期間,針對大範圍、市區主要幹道消毒。(軍聞社提供)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傳真 110年6月20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