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抵抗美帝抗衡革命抗爭 中東兩股意識形態交鋒

最新更新:2020/01/15 21:56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15日專電)分析指出,美國暗殺伊朗指揮官餘波盪漾,兩股橫跨中東的意識形態趨勢:伊朗及其阿拉伯盟友的反美帝「抵抗」,以及中東各國爭自由「革命」抗爭,浮上檯面相互抗衡。

美國擊殺伊朗革命衛隊精銳聖城部隊(Quds Force)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今天指出,上述第一股勢力從蘇雷曼尼及同遭美國擊殺的蘇雷曼尼盟友在伊朗各地和阿拉伯世界的送葬隊伍規模遠遠超越任何由國家機器組織動員的宣傳,就可瞧見端倪。

在伊朗、伊拉克、黎巴嫩和其他地區流露出的那種悲憤,象徵「抵抗」不僅是驅動德黑蘭及盟友的主要政治動能,也影響著區域內諸多形勢演變。

蘇雷曼尼遭到暗殺令人震撼,引發對亡者的悼念、普遍反美情緒、對更廣泛衝突的憂心,也導致反政府示威抗議潮一度暫歇。

但是在德黑蘭承認誤擊烏克蘭客機後,正在影響中東地區的第2股主要趨勢再度迸發:爭自由和多元民主的民眾示威浪潮重回廣場上,激盪伊朗、伊拉克和黎巴嫩。群眾為蘇雷曼尼「殉道」而哭泣,矢言挺身抗拒美國及其盟友。

「抵抗」是指阿拉伯人和伊朗人反擊美國、以色列及諸如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華府的阿拉伯盟友。

爭民主自由、社會正義和多元化「革命」則自從2010、2011年就已在中東地區引爆,平民百姓藉以尋求推翻害他們生活條件惡化,又剝奪他們權利的專制、無能且腐敗的政府。

「抵抗」的這股勢力自從1980年代以來就開始引領伊朗及其真主黨(Hezbollah)、哈瑪斯集團(Hamas)、敘利亞、青年運動(Houthis)、人民動員(Hashed al-Shaabi)等阿拉伯戰略夥伴的政策走向。走非暴力路線的伊斯蘭主義運動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同樣抵抗西方和以色列。

自從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伊朗就與阿拉伯盟友共同建構政治性和技術性的軍事能量,確定並且執行核心抵抗策略,這使得德黑蘭得以透過阿拉伯盟友在中東各地行動,打擊在鄰近國家的共同敵人。只是這場戰役現在燒到伊朗自己。

從伊拉克到黎巴嫩的「抵抗軸心」聲稱抵抗美國和以色列獲致成就,但這卻是構築在阿拉伯人和伊朗人付出慘痛代價的基礎上,導致整個國家的經濟和環境崩潰。「抵抗」是反帝英雄成就,還是天真的痴人說夢,將留待史家評斷。

持續中的「革命」抗議風潮已經憾動中東長達10年之久。經濟政策失當、腐敗政治精英威權日盛。首當其衝的年輕世代決心反叛仰仗其他勢力、大體上不具正當性的政權。

數以百萬計群眾無視於暴力鎮壓而走上街頭訴求改革,甚至要求統治階層徹底更迭。阿拉伯和伊朗抗議人士要求對政府政策擁有話語權、追求社會正義,並且終結蹂躪中產階級、導致大規模貧窮和邊緣化的裙帶資本主義體系。

訂閱《國際新聞》電子報 第一手掌握世界最新脈動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有些抗議槓上美國、以色列及其保守阿拉伯盟友支持的政權,有的則與獲伊朗及其代理人支持的政權交鋒。示威潮先被當成伊斯蘭主義運動或極端主義運動,後來又被貼上美國和以色列同夥人的標籤。

兩股勢力已在不同領域共存多年,中東正處在歷史性關鍵時刻,阿拉伯和伊朗統治精英與自家子民現在正面交鋒、相互對抗,尋求界定國家的主體性和政策走向。分析認為,這恐怕是100年前開始有國家體系以來,中東最重要的意識形態之爭。(編輯:周永捷)1090115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