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中國強推港區國安法 澳洲學生毋懼威脅發動示威

最新更新:2020/07/01 16:39

(中央社記者丘德真雪梨1日專電)因支持香港「反送中」遭昆士蘭大學停學的學生巴夫魯(Drew Pavlou),面對中國政府強行在香港實施國安法,他隨即發動示威,拒絕坐視中國政府滲透校園和威脅全球人權自由。

港區國安法於6月30日晚上11時生效實施,巴夫魯隨即發動示威表達不滿,號召於澳洲東部標準時間(AEST)今晚7時至8時30分在布里斯本「喬治國王廣場」(King George Square)集結示威。

巴夫魯在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他才剛遭校方停學處分,有可能隨時被開除學籍,並且持續收到中國政府支持者的威脅簡訊。不過,他拒絕坐視中國獨裁政治橫行,堅持繼續發聲。

巴夫魯說,對抗中國暴政的初衷沒有改變。他說:「當初讀到一些文章,是關於維吾爾族穆斯林的處境,也有關於香港人的處境,還有看到香港那些讓人感到創痛的影片,看到那些和我年齡差不多的學生遭黑警暴打。我的內心就像是點起火焰。」

澳洲昆士蘭大學哲學系學生巴夫魯被澳洲媒體稱為是「全世界最有名大學生」。在校園內,他多次批評校方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持續聲援藏人和香港人爭取自由。

去年7月24日於昆士蘭大學校園內參加撐香港「反送中」示威時,巴夫魯遭200名中國留學生包圍,過程中還被中國學生毆打,澳洲輿論譁然。「巴夫魯」的名字於是成為澳洲對抗「中國極權」的代表。

昆士蘭大學並未處罰出手打人的中國留學生,巴夫魯反而遭校方勒令停學兩年。校方對他作出11項指控,包括以煽動性言論和具威脅意味的行為製造混亂的抗議活動等。

在去年被毆打的事件發生前,原本距離畢業僅有半年的巴夫魯,稍早當選為校內議會議員(Senate)。他向中央社表示,勒令停學的決定,相信是因為校方試圖消滅批評中國政府的聲音。

巴夫魯向中央社表示,昆士蘭大學過度依賴中國留學生的學費,同時校內多個學系和中國有合作關係。因此他批評中國政府的言論,難免引起校方不滿。儘管面對校方施壓,但仍堅持繼續發聲,因為「我真的是根本地相信,所有人類都應該共享平等和尊嚴的價值」。

堅持對抗極權的覺醒,巴夫魯認為要歸功於人文學科(humanities)的訓練。在受訪過程中,他特地向中央社記者朗讀一段英國浪漫主義詩人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的作品「暴政的假面」(The Mask of Anarchy):

「起來吧,就像群獅甦醒那樣眾志不能屈服!甩掉你們的鎖鏈就像甩掉沉睡時落在你們身上的露珠一樣,你們是眾人,他們是寡頭!」(Rise, like lions after slumber In unvanquishable number! Shake your chains to earth, like dew Which in sleep had fallen on you: Ye are many—they are few!)

巴夫魯說:「就是這首詩,讓我對抗爭行動和知識分子生活之間的關係,有了全新的理解。」

巴夫魯解釋:「這種知識分子生活,其實是政治性的,所以應該採取政治行動。閱讀那些浪漫主義詩人的作品,可以看到他們挑戰封建權威。他們鍾情於法國大革命,他們致力掃除那些壓迫人民、持續剝奪人民權力的舊有結構。」

巴夫魯一方面受惠於大學的啟蒙教育;但另一方面,他觀察到現今民主國家的大學教育,並未善盡啟發中國留學生了解到自由價值的責任。他說:「我認為,民主國家的大學之所以並未做到鼓勵國際學生支持民主,原因在於這些大學配合中國政府,容許中國政府主導的中國學生組織在校園活動,並且持續針對每一名中國學生實行政治監控。」

巴夫魯提到:「在校園裡,我有很多中國朋友跟我說,我真的支持你所做的事情,我支持你爭取人權的行動。中國政府很殘暴,我也知道天安門事件,我們應該要發聲。不過,我甚至不應該在校園被別人看到我跟你說話,因為中國學生組織裡面有人是和(中國駐澳洲各地)領事館有聯繫的,他們持續監視學生,目的是要確定他們遵從『正確』路線,支持中國政府。」

巴夫魯批評:「這些大學容許中國政府在校園恐嚇中國學生,容許中國政府持續監控中國學生。他們對此坐視不理,只管繼續賺錢。他們容許中國政府如何對待人,這是讓人厭惡的。」

一如其他曾公開譴責中國政府的人士,巴夫魯也被質疑是種族主義者。對此他提出反駁,強調正是因為同情中國民眾處境,才會批評中國政府。他說:「我支持中國人民,我愛中國人民,我相信中國人民和我同樣是人類兄弟姐妹。坦白說,他們是中國政府統治下的真正受害者。中國人已受害長達好幾十年了,自從中國政府於1949年成立以來,數以千萬計的民眾被政府殺害。」

巴夫魯表示:「我不是反中國,我挺華人。我真心相信,反對中國共產黨,才是支持中國。」

巴夫魯已委託御用大律師(Queen's Counsel)莫里斯(Anthony Morris QC)向法院提出告訴,指控昆士蘭大學無理剝奪他受教育和自由發表言論的權利。他也特別感謝莫里斯免費替他打官司。(編輯:馮昭)1090701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