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阿富汗空手道一姐追夢 想為國征戰竟如此困難[影]

2021/9/9 14:28(9/9 18:33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為阿富汗贏得首面女子空手道國際賽事獎牌的阿薩迪(前左2)在印尼西爪哇茂物縣開設空手道道館,道館有30多名難民學員。中央社記者石秀娟茂物攝 110年9月9日
為阿富汗贏得首面女子空手道國際賽事獎牌的阿薩迪(前左2)在印尼西爪哇茂物縣開設空手道道館,道館有30多名難民學員。中央社記者石秀娟茂物攝 110年9月9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9日專電)為阿富汗拿下首面女子空手道國際賽事獎牌的阿薩迪從小是難民,為了代表國家出征,她毅然返國,卻遭極端分子攻擊,再度流離,但她堅持追夢,激勵不少女孩打破性別藩籬。

出生於1992年的阿薩迪(Meena Asadi)在2010年於孟加拉舉行的南亞運動會(South Asian Games)空手道賽事拿下3面銀牌。2012年於印度舉辦的南亞空手道錦標賽(South Asian Karate Championship),她再拿下2面銀牌。

2012年的南亞空手道錦標賽是阿薩迪首度、也是至今唯一一次代表阿富汗參賽的賽事。她寫下歷史,替阿富汗首次贏得女子空手道國際賽事的獎牌。

滯留印尼的阿富汗難民、空手道選手阿薩迪(前)在2021年參加印尼茂物市長盃線上空手道競賽,在300位參賽者中勝出,勇奪金牌。(阿薩迪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10年9月9日
滯留印尼的阿富汗難民、空手道選手阿薩迪(前)在2021年參加印尼茂物市長盃線上空手道競賽,在300位參賽者中勝出,勇奪金牌。(阿薩迪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10年9月9日

阿薩迪12歲時,為了逃離家鄉的戰火與性別歧視,成為棲身在巴基斯坦的難民。她在巴基斯坦開始學空手道,成為傑出運動員。巴基斯坦空手道協會讓她取得身分資格,代表巴基斯坦出征2010年南亞運動會。

首次參加國際賽事就一舉奪3銀,18歲的阿薩迪卻因自己代表巴基斯坦、而非阿富汗,而「非常難過」。雖然阿富汗戰火頻仍,隔年她毅然決定回國,爭取進入國家隊;再隔年的南亞空手道錦標賽,她是阿富汗唯一的女選手。

阿薩迪6日在印尼西爪哇省茂物縣(Bogor)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說,「我覺得很光榮,更開心的是很多女孩受到我鼓舞」。她當時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經營的空手道道館原本僅有約10名女孩學員,奪牌後,女孩學員增加到50人至60人。

阿薩迪說,她決定回阿富汗,因為「我想披阿富汗的國旗參賽,我想培訓阿富汗的人才」。她的道館有150名學生,是阿富汗當時唯一由女性開設的道館,也是全國唯一男孩、女孩可以一起接受空手道訓練的場所。

雖然她的道館受學員歡迎,卻不為極端分子見容。阿薩迪說,她時常遭暴力威脅,「有時接到恐嚇電話;有時極端分子會到道館破壞大門,干擾我上課;有時甚至會拿石頭砸我的學生」,都是因為她是女性,才受這樣的迫害。

因為生命安全受威脅,阿薩迪被迫在2015年時,再度離開阿富汗。她年幼曾在塔利班(Taliban)的統治下生活,如今塔利班再掌權,她非常擔心父母、親戚和朋友在阿富汗的安危,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再有代表阿富汗參賽的機會。

阿薩迪回憶,小時候在阿富汗看到男孩可以無拘無束地玩各種運動,她總是想:「為什麼只因我是女孩,就不能像男孩一樣自由活動?」這是促成她想打破「性別藩籬」的動機,「也成為我追求成為空手道職業選手的動力」。

阿薩迪這次來到印尼,目前和先生、女兒等家人仍在等待到第3國安置的機會。她看到難民無法工作、就學,什麼事也不能做,只能苦等,承受極大壓力、且非常沮喪,因此開設道館,讓難民學習技能,或透過運動緩解心理焦慮。

阿薩迪的「希薩魯難民松濤館空手道道館」(Cisarua Refugee Shotokan Karate Club,CRSKC)位於茂物縣希薩魯區(Cisarua),空間僅能容納30多名學生,包括孩童、青少年及成年人,主要來自阿富汗,也有伊朗、伊拉克的難民。

阿薩迪說,難民沒有收入,有些人已滯留10年、12年,生活非常辛苦,因此,她都免費授課。但經營道館很不容易,每個月需要20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4000元)租金,再加上購買訓練器材等,她常要向別人請託,才能維持下去。

阿薩迪的道館開設快6年了,她說,不知道能撐多久,「我只能一再盡最大努力」。

訓練課堂中,可看到大小學員們對空手道的熱情,一群7歲至9歲的阿富汗小女孩主動大方對中央社的鏡頭分享喜歡學空手道的原因。

賈瓦迪(Setayesh Jawadi)說,喜歡學空手道,想學會自衛防身。賈邁爾(Diana Jamal)、雷札伊(Zahra Rezaie)說,希望未來跟阿薩迪一樣,奪得金牌。侯賽尼(Mahdia Hussaini)說,空手道很有趣,很喜歡來上課。

阿富汗少女海達里(Shaha Haidari)說,喜歡武術,空手道增強她的自信、勇氣,在現實生活中對她幫助很大。阿富汗傳統視女性從事運動為禁忌,期待女性只做煮飯、打掃等事,「(阿薩迪)是我的偶像,我都向她看齊,她給我很多激勵」。

儘管難民身分的諸多限制,阿薩迪從不放棄她的夢想。

訂閱《國際新聞》電子報 第一手掌握世界最新脈動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她近期參加印尼茂物市長盃(Walikota Bogor Cup)的線上空手道競賽,在300名參賽者中,勇奪金牌。她也在2018年獲得日本著名的「空手之道世界聯盟」(KarateNoMichi World Federation,KWF)頒發黑帶3段的證書。

阿薩迪近年也積極與印尼空手道協會協調,雖然過程波折,但終於爭取到讓難民也可以參加級別認證考試。阿薩迪說,難民需要的只是一個機會,「只要給難民機會,他們都能展現很好的才能」,這也是她開辦道館的最大期望。(編輯:馮昭/高照芬)1100909

2012年為阿富汗贏得女子空手道國際賽事首面獎牌的阿薩迪(中)從小是難民,目前仍在印尼等安置,她勉力經營空手道道館,鼓勵難民學新技能。中央社記者石秀娟茂物攝 110年9月9日
2012年為阿富汗贏得女子空手道國際賽事首面獎牌的阿薩迪(中)從小是難民,目前仍在印尼等安置,她勉力經營空手道道館,鼓勵難民學新技能。中央社記者石秀娟茂物攝 110年9月9日
阿富汗空手道女選手阿薩迪(右2)從小成為難民,她19歲回國,為了披上國家隊戰袍,也為了培訓人才,在喀布爾開設道館,是當時唯一男女共同訓練的場所。圖為她在印尼西爪哇培訓難民。中央社記者石秀娟茂物攝 110年9月9日
阿富汗空手道女選手阿薩迪(右2)從小成為難民,她19歲回國,為了披上國家隊戰袍,也為了培訓人才,在喀布爾開設道館,是當時唯一男女共同訓練的場所。圖為她在印尼西爪哇培訓難民。中央社記者石秀娟茂物攝 110年9月9日
阿富汗空手道選手阿薩迪(後排左2)從小是棲身巴基斯坦的難民,為了能披阿富汗國旗出賽,她毅然回國,2012年成為阿富汗出征南亞空手道錦標賽的唯一女選手,拿下2面銀牌。(阿薩迪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10年9月9日
阿富汗空手道選手阿薩迪(後排左2)從小是棲身巴基斯坦的難民,為了能披阿富汗國旗出賽,她毅然回國,2012年成為阿富汗出征南亞空手道錦標賽的唯一女選手,拿下2面銀牌。(阿薩迪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10年9月9日
阿薩迪(右)在2012年首度代表阿富汗,在南亞空手道錦標賽拿下銀牌。塔利班上台後,她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代表國家比賽。(阿薩迪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10年9月9日
阿薩迪(右)在2012年首度代表阿富汗,在南亞空手道錦標賽拿下銀牌。塔利班上台後,她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代表國家比賽。(阿薩迪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10年9月9日
阿富汗空手道女選手阿薩迪小時候即是難民,她在巴基斯坦學空手道,表現傑出,18歲時首度參加國際比賽,代表巴基斯坦拿下銀牌,但無法代表阿富汗讓她非常傷心。(阿薩迪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10年9月9日
阿富汗空手道女選手阿薩迪小時候即是難民,她在巴基斯坦學空手道,表現傑出,18歲時首度參加國際比賽,代表巴基斯坦拿下銀牌,但無法代表阿富汗讓她非常傷心。(阿薩迪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10年9月9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