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劉邦友血案懲凶 20日過後成不可能任務

最新更新:2016/11/20 16:10

前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血案造成八死一傷,20日滿20年,凶嫌仍逍遙法外,案子未破,原存一絲希望,但法律追訴期將到,20日過後就成不可能的任務。圖為警方在案發後立即封鎖現場。(中央社檔案照片)
前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血案造成八死一傷,20日滿20年,凶嫌仍逍遙法外,案子未破,原存一絲希望,但法律追訴期將到,20日過後就成不可能的任務。圖為警方在案發後立即封鎖現場。(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卞金峰桃園20日電)前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血案造成八死一傷,今天滿20年,凶嫌仍逍遙法外,案子未破,原存一絲希望,但法律追訴期將到,今天過後就成不可能的任務。

1996年11月21日清晨7時30分,前桃園縣長劉邦友在縣長官邸中遭人槍擊,共8死1重傷,死者除包括劉邦友以外,包括縣長機要秘書、司機、官邸警衛、幫傭、縣府衛生局技士,與縣議員莊順興,而唯一頭部重彈,卻意外倖存則是縣議員鄧文昌。

劉邦友血案到今天105年11月20日,屆滿20週年,意味著今天沒有破案,法律追訴期也就過期,殺人凶手確定逍遙法外。

其實,震驚全國的劉邦友官邸血案,至今仍未偵破,逝者含冤未雪。不過,命案現場靈異傳聞一直不斷,還有離職人員及當時的警員說,很多看不到的東西,其實比看得到的還要多,讓人聞之喪膽。

劉邦友血案中,唯一生還者前縣議員鄧文昌,在案發時腦部中彈,經急救後在隔年出院,外觀無大礙,並能自我進食,無需他人特別照料,但對當時殺戮過程「卻無從記憶」,成為記憶中的黑洞。

劉邦友官邸血案今天過後,就過了法定追訴期,檢警日前接獲檢舉,指稱梁姓男子就是當年追緝的共犯「老三」,刑事局約談梁男到案,初步排除涉案可能,也將持續追查檢舉人身分,但看來破案機率真的不高。

旅美國際鑑識專家李昌鈺當年曾說過,按照他數十年的專業經驗,劉邦友血案十分棘手,劉邦友血案大概只有55%破案可能。但事隔多年後,李昌鈺也說「不可諱言的是,未來除了警檢的努力,要破案還得靠新的運氣與物證。」而過了今天,再多的運氣及努力,也恐將變成烏有,因為過了法律追訴期。

相關人士指出,物證方面,因當初現場傷患太多,救護人員急著搶救傷者,加上部分員警採證沒戴手套,導致現場遭到破壞,採到的指紋都殘缺不全,增加比對困難。至於人證方面,因再約談涉案相關人士釐清,物證則可經由新技術,但現場破壞實在太嚴重,導致無法從物證找出關鍵。

他們表示,人證部分,檢警當初把重點放在重大工程案,鎖定了特定對象追查,但沒想到追查過程中,最重要的關鍵人物卻因病過世,導致無法在繼續追查下去,如今,不要說人證和物證不足,就算都有了,也因為時間將過追訴期,使得案子恐怕無法破案。1051120

劉邦友案追訴期到期 刑事局:繼續偵辦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20日電)劉邦友血案20年追訴期今天到期,但因檢舉人「小陳」日前指稱梁姓友人為共犯,替此案露出一線曙光。刑事局副局長黃嘉祿今天下午表示,「不放棄任何線索,將繼續偵辦此案」。

民國85年桃園縣長官邸發生震驚社會的槍擊案,造成8死1重傷,死者包含當時的縣長劉邦友,卻始終逮不到嫌犯,眼見距離法定追訴期只剩4天,刑事局冷案中心根據證人「小陳」說詞,昨天約談梁姓證人。

據了解,小陳向警方指稱,聽到梁姓友人完整描述當時槍擊狀況,經詢問梁姓友人後,確認梁姓友人是槍擊共犯「老三」。小陳也向警方表示,因受到已故父親託夢,要求他把所有真相講出來,所以才會出面指認。

劉邦友血案20年追訴期今天到期,外界關心,是否此案從此無疾而終?還是仍有繼續調查的可能性。

黃嘉祿今天接受中央社訪問時強調,「不放棄任何線索,將繼續偵辦此案」;刑事局警政監廖宗山表示,「就跟尹清楓案一樣,不管追訴期到不到,都會以專案方式繼續偵辦」。

一名刑事局警官解釋,若有人肇事逃逸,卻沒有人知道嫌犯是誰,等到追訴期過後就只能結案。但若到期前有人出面指認、指證犯罪嫌疑人是誰,那案子就能持續進行,而劉邦友案目前由檢查官指揮偵辦,將會積極追查案情,對於細節不便透露。1051120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