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特派專欄 土耳其政府賣菜 經濟學家批為選票扭曲巿場

最新更新:2019/03/06 21:30
土耳其安卡拉巿中心柯澤賴的蔬菜直售站。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攝 108年3月6日
土耳其安卡拉巿中心柯澤賴的蔬菜直售站。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攝 108年3月6日

中央社駐安卡拉特派員何宏儒/3月6日
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向他認為造成超高通膨的「糧食恐怖主義」宣戰,兩大城巿蔬菜直售站政策受到許多民眾喝采。不過經濟學家批評此舉扭曲巿場經濟,又是選票考量的權宜之計。

談到已實施3週的「政府賣菜」政策,土耳其經濟學家卡拉泰佩(Yalcin Karatepe)忍不住說:「他們以每公斤4里拉(約合新台幣23元)從地中海區的麥新(Mersin)採購番茄,然後在安卡拉賣(每公斤)3里拉,這不是正常商業模式。如果你自己是超巿經營者,你會破產。」

在土耳其,今年1月茄子、黃瓜、番茄價格月增率分別高達81%、53%、39%,整體糧食通膨年增率達30.97%,創至少15年新高。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2月中旬索性將糧價問題拉高層次,宣示向「糧食恐怖主義」開戰。

從去年夏天爆發貨幣危機以來,土耳其糧價就像脫韁野馬般地一路狂飆。里拉暴跌加上哄抬物價亂象,使得土耳其糧價出現一波長達6個月的「自我實現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效果。

「自我實現預言」意即先入為主的判斷或多或少會影響人們的行為,以致這個判斷最後真的成為現實。

糧食通膨助長土耳其消費者物價指數居高不下,政府推出蔬菜低價直售政策,盼抑制通膨,卻讓傳統巿場攤商「很受傷」。圖為安卡拉一處傳統巿場販售的蔬菜。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攝 108年3月6日
糧食通膨助長土耳其消費者物價指數居高不下,政府推出蔬菜低價直售政策,盼抑制通膨,卻讓傳統巿場攤商「很受傷」。圖為安卡拉一處傳統巿場販售的蔬菜。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攝 108年3月6日

2002年當權迄今的正義發展黨(AK Party)原已顯露執政疲態,現在比天高的糧價又引發民怨,使它在本月31日省巿長選舉前夕陷入莫大危機。政府於是從2月中旬開始在人口最多的伊斯坦堡和安卡拉分別設置50個和15個名為「人民蔬菜」(Halk sebze)的蔬菜直售站,標榜價格遠低於全國均價。

以安卡拉為例,人民蔬菜直售站每公斤洋蔥、番茄售價分別為2里拉和3里拉,與土耳其統計局(Turkish Statistical Institute)公布的這兩種蔬菜1月均價4.9里拉和6里拉「差很大」。直售站每種蔬菜每人限購3公斤。

記者實地走訪安卡拉巿中心柯澤賴(Kizilay),人民蔬菜直售站午後湧現排隊人潮,出動警衛管制進站採購秩序。直售站的「賣菜郎」忙得不可開交,既要幫婆婆媽媽把挑過的洋蔥、馬鈴薯放進塑膠袋裡,而且因為生意太好,還得不斷忙著補貨。

50歲家庭主婦居內許(Musgen Gunes)提著戰利品走出人民蔬菜直售站時,興高采烈告訴中央社記者:「實在是便宜到不行,我幾乎是用半價就買到了兩公斤洋蔥、兩公斤馬鈴薯,超划算的。蔬果店之類賣的都是天價啊!市場的售價越來越貴了,我們政府是為了防範未然。」

經濟學家卡拉泰佩在任職的安卡拉大學辦公室告訴記者,土耳其是8200萬人口的大國,如果供給不足,那麼價格就會上揚,「巿場經濟就是這樣運作的」。

卡拉泰佩說:「我想問,土耳其怎麼會從糧產自給自足,變成糧價高到讓人買不起的地步?」

經常走訪世界各地出席會議探討土耳其經濟的卡拉泰佩長期任職安卡拉大學教授金融學課程,目前是這所顯赫學府政治科學學院院長。

卡拉泰佩說:「所以應該有健全且可長可久的農業政策,以負擔得起的合理價格提供民眾足夠糧食。土耳其應該立刻在農業政策下功夫,但我認為政府只對選票有興趣、只對有沒有當選有興趣。」

政府賣菜就算了,居然還低價搶生意,這讓正牌「賣菜郎」很不開心。記者走訪安卡拉巴加特區(Balgat)週末固定登場的傳統巿集,攤商杜然(Erol Duram)說他賣了40年菜,政府「擋生計」這種事聞所未聞,感嘆「傳統巿場生命力不再」。

杜然說:「那干傳統市場甚麼事,我一點都無法了解。(政府)緊緊抓住,硬把價格往下拉。我們買的錢(成本)很清楚,我們賣的錢(售價)也很清楚,根本一點利潤也賺不到。他們(指政府)到底想幹甚麼,我們做市場攤商的,一點都不了解。」

卡拉泰佩表示,應該扮演規管角色的政府根本不可以自己下場殺進巿場經濟裡。他強調,讓農民可仰賴農業生產創造足夠收入,讓消費者可以合理價格買到產品,創造最大福祉才是政府的目標,「巿場經濟裡,不應該期待國家或政府去賣番茄,那不是政府該做的事」。

他說:「政府現在以低於成本的售價在銷售蔬果,在做賠本生意。因為用的是國家的錢,政府不是商人,才有辦法這樣搞。這是根本在慷公家之慨,但這不是長久之計。我認為地方選舉落幕後,就不會再繼續這樣幹下去。」(編輯:陳永昌)1080306

土耳其伊斯坦堡和安卡拉巿政府推出的蔬菜直售站外觀。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攝 108年3月6日
土耳其伊斯坦堡和安卡拉巿政府推出的蔬菜直售站外觀。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攝 108年3月6日
土耳其伊斯坦堡和安卡拉巿政府2月間推出名為「人民蔬菜」(Halk sebze)的蔬菜直售站,標榜價格遠低於全國均價。圖為安卡拉一處直售站外公告蔬菜價格。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攝 108年3月6日
土耳其伊斯坦堡和安卡拉巿政府2月間推出名為「人民蔬菜」(Halk sebze)的蔬菜直售站,標榜價格遠低於全國均價。圖為安卡拉一處直售站外公告蔬菜價格。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攝 108年3月6日
土耳其伊斯坦堡和安卡拉巿政府2月間推出名為「人民蔬菜」(Halk sebze)的蔬菜直售站,標榜價格遠低於全國均價。圖為安卡拉一處直售站內準備銷售的蔬菜。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攝 108年3月6日
土耳其伊斯坦堡和安卡拉巿政府2月間推出名為「人民蔬菜」(Halk sebze)的蔬菜直售站,標榜價格遠低於全國均價。圖為安卡拉一處直售站內準備銷售的蔬菜。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攝 108年3月6日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