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土耳其特派員看中東
伊斯坦堡市長重選結果,對土耳其政局帶來什麼影響?阿拉伯之春發生多年後,阿拉伯國家各自面臨到什麼挑戰?跟著土耳其特派員何宏儒的深度報導,深入了解中東局勢。
土耳其特派員看中東

分析:埃及革命浪潮若再起 阿拉伯國家不祥之兆

最新更新:2019/04/20 09:23
蘇丹抗議群眾19日在首都喀土木街頭高舉國旗示威。(法新社提供)
蘇丹抗議群眾19日在首都喀土木街頭高舉國旗示威。(法新社提供)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20日專電)蘇丹、阿爾及利亞、利比亞政情劇變。分析認為,當前埃及對反政府民變比2011年更無招架之力。若新一波阿拉伯之春又在埃及風起雲湧,將是其他阿拉伯國家的不祥之兆。

蘇丹總統巴席爾(Omar al-Bashir)、國防部長奧夫(Mohammed Ahmed Awad Ibn Auf)、國家情報與安全局長高許( Salah Gosh)在48小時內接連去職,瞬息萬變情勢令人喘不過氣來。

奧夫11日宣布,握有絕對權力達30年的巴席爾被捕,國家由軍事委員會接管兩年。不過奧夫自己只撐了24小時。

曾任英國「衛報」(The Guardian)首席外交主筆的赫斯特(David Hearst)目前是獨立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總編輯,他發表「阿拉伯之春再現?埃及是中東革命關鍵考驗」評論文章

內容指出,2月時曾在慕尼黑安全會議(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與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Mossad)首長柯恩(Yossi Cohen)會談的高許,本來被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埃及看好將是未來統治者,卻同樣迅速走人。

文章提到,不像2011年1月25日埃及革命時有媒體在第一線報導,蘇丹這場起義發生時情勢非常微妙,網路已被禁數月,報紙也遭到審查。在網路媒體同樣缺席情況下,是社運人士用手機記錄長達近4個月大規模示威,而且婦女在抗議中角色吃重。

幾乎沒有人信得過繼續掌握權力的軍方新面孔,在組成文人過渡委員會之前,喀土木國防部外的靜坐示威眼看不會結束。

蘇丹的抗議人士從2011年失敗的埃及革命中吸取教訓,他們不再高呼「人民和軍隊同心」,因為多數情況下根本不是這樣。他們不相信由高階軍官或舊政權中的任何人組成新政府,也不冀望獲得外援,因為他們理解一切只能靠自己。

在阿爾及利亞,示威群眾顯然也有這種威武不能屈的堅定不移決心。數十萬抗議人士持續要求起訴「當道」,但他們不相信出任臨時總統的國會上院議長班沙勒(Abdelkader Bensalah)會實現如此訴求。

赫斯特指出,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顯然已給蘇丹和阿爾及利亞抗議群眾上了一課。首先,不管在埃及或在內戰中的敘利亞,阿拉伯之春都「不死」。他表示,儘管抗議人士被貼上恐怖分子標籤,但就算當局進行大規模逮捕、出現冤死獄中或嚴刑拷打情事,反政府民變餘燼依舊不滅。

其次,抗議人士已不再相信聲稱民主準備工作尚未完備的那些人。那些人奉勸,若不笑納已然獲致的點點滴滴,國家將會走上跟敘利亞、葉門和利比亞相同的命運。但民眾還是繼續採取跟開羅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上的前輩們相同方式在爭取政治自由。年輕抗議人士無所畏懼,而且不被假意的支持給矇蔽。

第三,正如8年前一樣,這場民變具傳染力且跨越國界。如果突尼西亞可為埃及更大規模起義煽風點火,那麼目前在蘇丹和阿爾及利亞發生的事又將伊于胡底。

但2013年或之後掌權的反革命獨裁者似乎沒有從中得到任何教訓。埃及國會16日通過憲法修正案,將總統任期從4年延長為6年,並允許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連任,若他又贏得6年任期,便可能在位直到2030年。

2013年6月,埃及群眾曾因反對總統塞西執政,高舉反對標語走在示威隊伍中。(檔案照片/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Lilian Wagdy,CC BY 2.0)
2013年6月,埃及群眾曾因反對總統塞西執政,高舉反對標語走在示威隊伍中。(檔案照片/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Lilian Wagdy,CC BY 2.0)

以阿拉伯語「空虛感」(Batel)為名的線上請願,儘管網站推出幾小時後便遭到封鎖,仍迅速吸引25萬人連署。網路追蹤組織Netblocks估計,埃及的網路服務業者擋掉3萬4000個網域,以杜絕上述反修憲活動。企圖阻擋不同政治立場發聲會造成巨大損害,赫斯特寫道:「塞西政權所做所為活脫是隻受到驚嚇的小兔子。」

創設「空虛感」網站人士包括埃及前總統穆希(Mohamed Morsi)政府兩名部長,以及曾為穆希遭推翻喝采的兩名演員。從伊斯蘭主義者到世俗派,埃及幾乎每一個政治派系都代表這樣的立場。儘管出身非常不同政治背景,但他們全都理解到,埃及不能夠繼續這樣下去。

塞西的知己、利比亞軍事強人哈夫塔(Khalifa Haftar)正持續對首都的黎波里發動軍事攻勢,已釀成至少213人喪命、1009人受傷。哈夫塔志在掌握絕對權力,赫斯特說,如果成功了,那麼他也只能讓利比亞人重新過回那種讓他們盡其所能想要推翻軍事獨裁者的日子。

不過赫斯特認為,在蘇丹和阿爾及利亞獲致的成果並非本來就注定會發生的,「第二波阿拉伯之春要眼見為憑」,前路迢迢,障礙仍多,而埃及將會是新一波阿拉伯之春是否在中東掀起革命浪潮的關鍵考驗。

他認為,經濟被拖垮的結果,中產階級正在萎縮,3成埃及人生活掉到貧窮線以下,管理失當已使埃及正在面臨崩盤危機。

埃及1/3政府預算須用於償還政府負債的利息。赫斯特寫道:「獨裁者殺人不眨眼,卻顯然治理無方。」他強調,沒有因內戰而分崩離析的阿拉伯國家也因統治者無力遏制自己倒行逆施造成的危害,而都處在沒完沒了的危機狀態下。

從各種指標來看,相較於2011年,今天的埃及對反政府民變更無招架餘地。赫斯特認為:「第一波阿拉伯之春在埃及遭到鎮壓,但隨之崛起的埃及獨裁者將遭到覆滅。」他指出,果真如此,這對那些剝奪基本人權的阿拉伯世界其他國家將是不祥之兆。(編輯:王永志)1080420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