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聖母峰攻頂塞車一週釀10死 登山客等太久失溫缺氧

最新更新:2019/05/25 19:26
專家說,近幾年攀登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的人潮增加,因為長途遠征活動愈來愈受歡迎。(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Debasish biswas kolkata,CC BY-SA 4.0)
專家說,近幾年攀登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的人潮增加,因為長途遠征活動愈來愈受歡迎。(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作者Debasish biswas kolkata,CC BY-SA 4.0)

(中央社加德滿都25日綜合外電報導)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攻頂之路大塞車,由於攻頂人數眾多,登山客必須冒著凍傷和高山症風險,排隊好幾小時才能站上世界最高峰。探險隊主辦單位今天表示,過去一週死亡人數增至10人。

●聖母峰頂附近大排長龍的景象常見嗎?

沒錯,聖母峰嚮導說在登山季這個景象很常見。嚮導服務公司七峰跋涉(Seven Summits Treks)董事長明格瑪.雪帕(Mingma Sherpa)說:「通常會有很多人。」他還說,有時候登山客為了登頂,要排20分鐘到1個半小時不等。

通常要取決於適合登山的天氣能維持多久,因為登山客需要避開會阻礙他們行進的強烈高速氣流。

明格瑪.雪帕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如果(穩定的天氣)持續一週,那峰頂就不會很擁擠。但有時候只有2、3天的話,就會非常擁擠。」因為所有登山客在同一時間都想要攻頂。

這也不是聖母峰攻頂人潮第一次登上頭條。2012年,德國登山客杜吉穆維茲(Ralf Dujmovits)從遠處拍下,綿延數十公尺排隊登上聖母峰的照片,在網路瘋傳。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The sheer number of people trying to ascend one or two parallel fixed lines -all in a short weather windows- on the Lhotse face is for me the 2nd most dangerous part of the climb both for the Nepali normal route on Everest and the normal route on Lhotse. This picture which was published in many newspapers/magazines around the world (like @lemondefr or @outsidemagazin etc.) I took in 2012 when there was only one real weather window - which was deadly for some climbers as they run short of oxygen. They had to wait too long in the bottle necks of the ascend route towards the summit. And unfortunately the weather wasn‘t as good as predicted. Try to avoid such massively crowded days, be patient and wait for a second or third weather window. In this series of photos about the Nepali and Tibetan 8,000 m peaks, I want to share a few hints on how to make climbing these big peaks a bit more safe. . My Sponsors, who allow me to live my dreams: @Schoeffel_official #Schöffel #ichbinraus @Lowa.outdoor #loveLowa @Komperdell_official #weareKomperdell . My material- and equipment Sponsors: @FischerSport_nordic @FischerSki @Beal.official #WeAreBeal @Deuter @Valandregear #Valandre @SlingFin . #️⃣: #NichtNurRaufRunterHeim #escalandomontanhas #mountainphotography #mountaineering #verticalpassion @verticalpassion #climbing_is_my_passion #expedition @discovery.hd @alpineclubcan #bergsteigen #liveclimbrepeat #nepal8thwonder #jai_nepal @insta.nepal #expeditions @awesome_nepal #nepal @mounteverestofficial #thenepalnow #himalaya #8000er #ochomilismo #Everest2019 #himalayas #DKTM #highaltitudeclimbing #visitnepal2020 @travelling.nepal #Lhotse @graysonschaffer @thamserku #discovernepal @explorenepal.official

Ralf Dujmovits(@ralfdujmovits)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攻頂人潮過多危險嗎?

杜吉穆維茲說,登山客大排長龍等待攻頂可能會有危險。他曾在1992年攻上世界之巔聖母峰,且6度攀登這座海拔超過8000公尺的高峰。

他說:「當人們必須排隊等候時,就會有耗盡氧氣的風險,下山可能發生氧氣不足的情況。」

杜吉穆維茲1992年攻頂成功,下山時氧氣用光,他說感覺就像是「有人拿木槌敲我」一樣。

「我覺得自己幾乎不能再往前走了,我當時相當幸運,還能夠撐下去,最後安全下山。」

「當風速超過每小時15公里時,沒有氧氣根本辦不到…體溫下降相當快。」

●為什麼會發生大塞車?

專家說,近幾年攀登聖母峰人潮增加,因為長途遠征活動愈來愈受歡迎。

2016年登頂聖母峰的遠征隊嚮導齊默曼(Andrea Ursina Zimmerman)說,許多「大塞車」是未做好準備的登山客所造成,他們「不具備應有的體能條件」。

他們不只將自己的生命置於險境,還連同拖累帶他們上山的雪巴人(Sherpas)。

齊默曼的丈夫是登山嚮導諾布.雪帕(Norbu Sherpa),他回想有一次在海拔8600公尺處,一名登山客已精疲力竭,但執意要繼續攻頂,因此發生爭執。

「我們吵得很兇,我必須告訴他,他不只會危及自己的性命還會害到兩名雪巴人,他才肯下山。他連路都走不穩了,我們必須用繩索將他送下山,後來我們抵達基地營時,他很感激我們。」

●攀抵擠滿人的峰頂是何感覺?

諾布.雪帕登頂過7次。他說,尼泊爾這側的人相當多,西藏那側比較容易攀爬,但中國政府發的登山許可證數量較少,而且攀爬路線較不有趣。

尼泊爾境內、聖母峰南側的最後一座山脊只有一條固定繩。他說,當人很多的時候,「會有兩列隊伍,一列是往上爬的,一列是下山的。每個人都繫在這一條繩索上。」

他還說,最危險的地方通常是下山。很多人逼自己攻頂,但一旦他們到了目的地後,「他們下山時就失去了動力和力量」,尤其是他們意識到下山之路既漫長又擁擠。

●值得攻上聖母峰頂嗎?

杜吉穆維茲說,儘管過程很累人,但攻頂成功會有「徹底解脫」的感覺。

不過他也說,不管有沒有登頂,安全下山才是最重要的。

他說:「這幾年來,我有許多朋友是在下山的時候沒了,許多意外就是發生在下山途中,因為人們注意力不夠集中。尤其是聖母峰,有太多人上上下下了。」

「真正的峰頂其實是回程抵達基地營,當你回來時,真的會有終於辦到了的開心感覺。」

許多遠征隊嚮導強調,雖然真的很值得攻頂,但一定要具備良好的體能狀態,選擇在適當的時間攀爬,這些都對降低風險有很大的幫助。(譯者:陳昱婷/核稿:盧映孜)1080525

聖母峰攻頂再傳死訊 一週遇難增至10人

(中央社加德滿都25日綜合外電報導)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再傳愛爾蘭和英國各一名登山客遇難,探險隊主辦單位今天表示,過去一週死亡人數增至10人。

44歲的英國登山客費雪(Robin Fisher)今天上午攻頂成功,但下坡僅150公尺後就失足喪命。

聖母峰探險隊(Everest Parivar Expedition)的夏瑪(Murari Sharma)告訴法新社:「我們的嚮導試圖救他,但他很快就失去生命跡象。」

探險隊在臉書(Facebook)專頁證實,一名56歲的愛爾蘭男子昨天上午在西藏境內的聖母峰北面喪命。

這名男子決定下山,放棄攻頂,但在海拔7000公尺的北坳(North Col)通道的帳棚內死亡。

過去一週,印度4名以及美國、奧地利、尼泊爾各有1名登山客在聖母峰遇難,另1名愛爾蘭登山客在山頂附近滑倒失蹤,推定已死亡。

法新社報導,本週至少4人在聖母峰登山客攻頂塞車的「死亡地帶」喪命,凸顯出有關單位為了賺錢猛核發登山許可證,卻讓遊客安全出現隱憂。

尼泊爾於聖母峰攀登旺季春季發出破紀錄的381張登山許可證,每張要價1萬1000美元(約新台幣35萬元),核發對象主要是國外的登山客。(譯者:葉俐緯/核稿:徐崇哲)1080525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