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醫魂:努蘭的醫學故事集
  《醫魂》是一本由醫生來寫各科醫生最難忘的醫病關係的故事,20幾個病例醫治過程呈現醫學專業知識與醫療判斷,也描述不同病症患者受到不同類型的病苦折磨與醫療情形,整體流露了醫生的人文關懷與大愛,許多醫生處理問題的獨到智慧,令人稱許,讀者也因此看到不同的生命經驗與人生哲學。

  作者努蘭是美籍猶太人,耶魯大學醫學院外科臨床教授,行醫30年後轉任教學,他彙整從已退休或即將退休的醫生那兒聽來的故事,撰寫成《醫魂》一書,這些故事發生的時間最晚到1970年代為止。

  故事中有罕見的腦積水症治療痊癒了;也有原被認為無藥可醫的貝特塞氏症患者,自願嘗試早已被捨棄的危險藥物沙利竇邁(thalidomide),結果發現可以有效安全的治療;還有移植腎臟7年後失靈的糖尿病患,持續治療不十分配合,醫療效果可以想見;這些故事集體描繪出了過去半個世紀醫療的圖像。

  制式的病例在努蘭擅長說故事的文筆下,化成一篇篇情節動人的故事,例如,一名58歲女病患踝關節疼痛持續一年未能治癒,轉診看老年科醫生,經過仔細觀察與檢查病人關節,發現指甲尖有「杵狀膨大」的畸變現象,又透過照X光與電腦斷層掃描,發現一小塊肺癌病灶,病人勇敢接受手術後,關節疼痛不再出現,杵狀膨大也消失了,之後20年肺癌不曾復發,醫生也每年收到感謝問候卡。

  作者強調醫生和病患的每一次關係,都涉及個人與專業的倫理,因此在有些案例故事後面,加上他的評註,他認為在每個情況下,病人都是醫生的老師,每個案例的醫病雙方都可看到獨特的互動關係,在面對生命的一切面向中,每個醫生也都是一位哲學家。


.作者:許爾文.努蘭
.譯者:崔宏立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09/12/1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心臟科醫師的故事

  我一直對早期的印刷書籍很有興趣,特別是十五世紀中葉古騰堡發明活版之後頭幾十年當中所出現的作品。直到二○○○年去世之前幾個月,喬伊丹尼特(Joe Dennet)總是會等在那歡迎我。我很喜歡和喬伊見面,不論是到圖書館找他或是在門診辦公室和他碰面;過世前最後那四年,我費盡心力想要減緩他日漸惡化的鬱血性心臟病。

  喬伊的一生十分精采。他不僅經手協調捐贈給學校的大筆金錢、手稿或是書籍,有好幾件鎮館之寶的取得過程,都已成為知情者之間傳頌不已的經典。喬伊並沒有為每次交易留下詳盡的官方記錄。他是位經驗老道的談判家、幹練的殺價高手,而且更重要的是還有點像高明的騙徒。不過,正如同他一再對我保證,「我都嚴守法律的規定,並遵循這們這個奇特行業的職業道德,雖然有時只能勉強算是合乎以上要求。」喬伊大可為他的成就感到驕傲;學校因他的努力而大大受惠,他二十多快三十歲到校任職時館內的收藏只是一般水準,待喬伊退休時,本校藏書之豐富已是世上數一數二。

  喬伊的心臟衰竭嚴重到一個程度,讓他連偶爾來圖書館中特地保留的那間辦公室坐坐也沒辦法了。我們在診間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多,到後來由每個月一次變成每星期一次。並不是因為我有法子提出新東西,而是我希望這樣頻繁的見面或許可以堅定他萎靡的精神,就算有點起色也好。

  有一天我想到法子了。每周例行的看診結束後,我交給他一疊空白的處方用紙。收到這份東西他覺得很奇怪,因為有好一陣子除了來拿藥以外,我都沒有給他新的藥或改變治療方式。不過,當他低頭看到那張左上角註有「處方藥」的小紙片寫的是什麼,眼神為之一振。我交給喬伊的處方只有幾個字:「一部回憶錄。」他的目光在上頭搜索良久,臉上露出我好久沒見到的愉快笑容,有好幾分鐘就連喘不過氣來的呼吸都好像變輕鬆了。他高高興興向我道別:「我之前告訴過你一些內幕,不過我可以保證,連你也會被這本新書的內容嚇到。」

  沒過幾天,喬伊開始每天都要占用媳婦好幾個小時,而她十分高興公公能夠有所改變,所以她願意投入時間做這件事,只要她公公的心臟無力和呼吸困難允許就行。這計劃要比我所想像中的進展還要快得多;每次回診,他不旦會有進度報告,還在他身上看到許久沒有出現的生活目標,自從我和他說已經沒有什麼治療方法可用以來,這還是頭一回有點起色。雖然他的醫療情況或預後都沒有任何改善,他似乎隨著作品進展而變了一個人。我對他所展現的嶄新人生態度十分歡欣,卻更害怕回憶錄總有寫完的一天。事實上,我偶爾還會暗示他應該寫慢一點,可是喬伊可不想冒險,不願意人死了還留下半篇沒寫完。

  開始這份作業之後不到三個月,有一次,每周的例行回診是喬伊的太太帶他一起來。雖然每講一句話都要停下來好幾次大口喘氣,他坐在輪椅中用極為驕傲的神情抬頭看著我。他腋下夾著剛寫完的回憶錄手稿影印本。還把這本書提獻給我。那張處方的複本放在第一頁的正中央。

  回憶錄完成了,喬丹尼特已能死而無撼。不過他還要再來回診一次。喬伊和我都不願意他是死於鬱血性心臟衰竭,那等於是肺部積滿水而被淹死。我很不願意在此說出來,是我提議去找電生理實驗室把他身上的去顫器關掉。喬伊曉得,就是靠著這台機器保護,他才能悻免於幾分鐘內就能奪命的心律不整,不過要是這樣死去就不用受苦。他接受我的提議,約好三天後到電生理室。

  排定要把去顫器關掉之前兩小時,喬伊丹尼特突然在家裡去世,沒有怎麼受苦。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