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
  本書透過40個我們對印度一定會有的疑問,以與西方媒體俯視第三世界截然不同的視角,呈現旅遊指南、心靈導師沒有說過的印度,告訴大家這裡機會無窮,歡迎出來闖蕩打拚。也提供了在印度工作、生活的教戰手冊,讓你不會因印度的「神邏輯」而無所適從。

.作者:印度尤
.譯者:
.分類:生活
.出版社:本事出版
.出版日期:2015/08/25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

我的背包要拿起來是因為擋了老鼠的路?──源於宗教信仰的印度動物觀

  把頂樓還給猴子,把地板歸老鼠,對動物如此禮遇,卻對貧窮的人袖手旁觀?如果真是聖牛,為什麼把垃圾丟在路邊,讓牛吃著無法消化的垃圾袋?

  有一位來過印度的朋友,曾不可置信地和我分享他在印度的一個經歷:他在聖城瓦拉納西的一家餐廳吃飯時,地板上突然有小老鼠們逃竄,兩個白人女孩看了尖聲怪叫,嚇得臉色發白,但是,老闆只是冷靜地走過來,說:「不要怕!在印度,老鼠會帶來好運,要不要帶一隻回去養?」

  在印度教裡,有一位女祭司叫卡爾尼瑪塔(Karni Mata),傳說是女神杜爾迦(Durga)眾多化身之一,守護轉世為老鼠的靈魂,有老鼠女神之稱,所以老鼠在印度被視為是神聖的動物。最有名的神廟就在北方拉賈斯斯坦邦(Rajasthan)的比卡內爾(Bikaner),數萬隻老鼠在廟裡自由自在地跑來跑去,圍成一大圈喝著無限供應的牛奶。無論是前往觀光或是奉獻祭拜的人們,都必須脫鞋進入以表示尊重,進入廟裡也不可以大聲喧嘩,包括尖叫,如果驚慌失措踩到或踩死老鼠更是一大罪過。

  我記憶最深刻的「老鼠經驗」是在新德里一家新開的披薩店,位於年輕人與潮流人士最愛的藝術村,我點了一片披薩和可樂坐在吧檯,拿出電腦,開始寫稿。當我寫得正專心時,店員突然走到我身旁,把我放在地板上的後背包提了起來,我滿臉疑惑地看著她,我並沒有請她過來服務,而她也不是在打掃或做什麼,就在我納悶的當下,那一瞬間,我眼角餘光瞥見一隻老鼠沿著牆邊衝了出去,此時,包括我在內的所有客人一起用熾熱的目光送牠離去……

  「呃,所以是我的背包擋到了老鼠的路嗎?」我好氣又好笑地看著這一切,女店員並沒有多作解釋,只是對著我甜甜一笑,並多送我一個烤麵包。我喜歡印度人對待動物的可愛之處,例如聖牛南迪(Nandi),因為是濕婆神的座騎,所以獲得許多人的尊敬與崇拜;除了老鼠和牛之外,眼鏡蛇、猴子及大象也都因為宗教的理由,擁有非常獨特的「社會地位」,除了有特別的神廟供奉之外,在路邊的野生動物也會有人固定早晚準備水果或穀糧餵食。

  有一次,記得也是到印度教的聖城瓦拉那西旅遊,我所住的民宿外面掛著頂樓咖啡廳的招牌,當我表示要上去的時候,老闆急忙拉住我,說明咖啡廳早已經關閉了,原因是頂樓的猴子太多了,客人連喝個咖啡都會被攻擊或搗亂,所以最後只好關閉。對於一個外國人而言,這個理由在某種程度上相當荒謬,畢竟就商業考量,第一個要思考的應該是如何驅趕或反制這些猴子,但是印度的民宿主人只是搖搖頭,「認命」地關閉咖啡廳,把頂樓「還給」猴子們。

  許多遊客來到印度首都,都會到舊德里的市集晃晃,體驗混亂卻有自己秩序的老街道與老店家。在熱鬧的大街上,前德里市政中心的鐵柵欄之外,站了一排男女老少,他們拿著一盤一盤玉米或小麥,不斷地撒入柵欄內的廣場,天上是滿滿的黃金霧,地上則是滿滿的黃金海,數千隻鴿子飛來又飛去,每一隻又肥又胖,好不壯觀。

  我問了這些來餵鴿子的人們,他們大多是印度教徒,相信佈施及餵養動物是一件好事,也可以為自己積德。這些餵食鴿子的人們中,有伊斯蘭教徒、錫克教徒及耆那教徒,形成一幅非常美的景象。在新德里的街道上,經常可見許多安全島上有滿滿的玉米和小麥。

  雖然有時候我很難理解印度人對動物的禮遇,也會思考為什麼慷慨救助動物,卻對貧窮的人袖手旁觀。甚至會懷疑,如果牛真的被視為聖牛,為什麼還是把垃圾丟在路邊,讓牛吃著無法消化的垃圾袋?和種類繁多的動物一起生活,或許我們會覺得骯髒或可怕,但是印度人因為宗教信仰而形成的「動物觀」,令人大開眼界、會心一笑之餘,也引發不少對生命價值的思索。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