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商情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神話心理學
  河合阿伯最擅長在笑談之間把高深學問用淺白語言表達出來。世界各地的神明在他筆下就像電影中的主角,神話的情節被他一說,比連續劇還離奇,但在這樣的解讀中,神明的智慧變得親切易懂,讓日趨孤立的現代人找回與自我、他人、自然、靈性的關係。

.作者:河合隼雄
.譯者:林詠純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心靈工坊
.出版日期:2018/09/2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神話心理學:來自眾神的處方箋》

眾神恣意妄為的行動

  在人類的世界中,殺人是惡,那麼在眾神的世界中,殺人又是如何呢?

  我們來看看日本人也很熟悉的希臘神話。大家都知道希臘神話的主神是宙斯(Zeus),從宙斯的親子關係來看,他的父親克洛諾斯(Cronus)可以說是殘暴至極。

  克洛諾斯與妻子瑞亞(Rhea),孩子一個接著一個生,但他害怕孩子將奪去自己的地位,於是把生下來的孩子一個個吞噬。換句話說,就是殺子。

  我想,應該有不少人在看了西班牙畫家哥雅(Francisco Goya)所描繪的克洛諾斯吞子圖後,都覺得印象深刻吧?

  當瑞亞生下最後一個孩子宙斯的時候,她拿石頭假裝成宙斯讓克洛諾斯吞下去,救了宙斯一命。

  宙斯長大成人之後,與梅蒂斯(Metis)結婚,並且讓克洛諾斯喝下從梅蒂斯那裡拿到的藥,把所有他吞噬掉的孩子都吐了出來。

  剛才雖然說克洛諾斯的行為相當於「殺子」,但遭吞噬的孩子還能被吐出來,而且依然活著,這就是神話方便的地方。

  宙斯與從父親肚子裡逃出來的兄弟一起消滅父親克洛諾斯,將世界據為己有。這當中也存在著親子之爭。

  而說到「吞噬」,宙斯自己也做了不得了的事情。他雖然與梅蒂斯結婚,但當他從預言中得知梅蒂斯生下女兒之後,接著再生下的兒子將奪去自己的王位,便在梅蒂斯懷孕時,將她整個人吞掉。

  這裡可以看到兒子將奪去父親地位的可能性,以及做父親的試圖透過「吞噬」來避開這個劫難這樣的主題。

  附帶一提,這個故事還有後續,赫菲斯托斯(Hephaestus,宙斯的正妻赫拉〔Hera〕之子)在被宙斯吞掉的梅蒂斯足月時,以斧頭劈開宙斯的頭部,而宙斯與梅蒂斯之女雅典娜(Athena),就以一身盔甲之姿從宙斯頭上蹦了出來。

  我想各位光看這些簡單介紹的內容,就能清楚知道眾神的行為舉止實在異於常理。

  不過,被吞噬的人依然活著、女兒從父親的頭部誕生等等,對人類而言雖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父子彼此為敵、甚至互相殘殺,在人類的世界也會發生。

  宙斯另一個打破人類常識的行為,應該就是他的男女關係了。

  如果要把與宙斯發生關係的女神、精靈、女人全部列出來,就得像奧地利音樂家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歌劇《唐.喬凡尼》中的〈目錄之歌〉一樣,需做出一份目錄才行。

  宙斯的正妻赫拉在得知他的男女關係之後,妒火中燒,其激烈程度也同樣打破常理。

  宙斯眾多的男女關係中,他化身為天鵝與黃金雨接近人類女性麗達(Leda)及達妮(Danae)的故事特別有名。

  這兩個故事都被畫成西洋名畫,應該也有不少人看過。人類男性如果也能夠「變身」,或許心裡也有想要變身去見的女性吧?

存在心底深處的伊底帕斯

  如同先前所介紹的,眾神的行為非常教人吃驚,對人類所謂的常識與良知,可以說是完全無視。

  自古以來就有「以毒攻毒」這樣一句話,而眾神離譜的行為,或許就具有以毒攻毒的效果。也就是說,眾神離譜的行為是一帖劇烈的猛藥,或許也因此而難以斟酌用量。

  這樣的猛藥也許能夠有效治療困難的疾病,但一不小心也可能把人毒死。

  前面提到,有些男性應該也想「變身」去見想見的女性。人類的世界,確實存在著「變裝」幽會的男女,有些人在被拍下照片後,才讓「變裝」曝了光。
看到這樣的事情不禁讓人聯想到,眾神「變身」的故事,展現的或許就是人類「變裝」的原型。

  前面也稍微介紹了克洛諾斯與宙斯的神話,而我想即使在人類的世界,也存在著不少父親與兒子之間的矛盾,父親擔心自己的地位被兒子取代,或是父親把兒子當成「食物」。

  奧地利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將父親與兒子之間的心理矛盾所衍生出的人類心底無意識的束縛,命名為「伊底帕斯情結」(戀母情結),現在已經成為眾所皆知的詞彙。

  他用來命名的「伊底帕斯」(Oedipus)是希臘悲劇的主角,而一般也認為這齣悲劇是根據神話所創作的故事。

  這麼一想,「黛安娜情結」的黛安娜(Diana)是羅馬女神、「該隱情結」的該隱(Cain)則是出現在《舊約聖經》中的角色。為什麼分析現代人的心理時,會使用神話或古老故事中登場的人物名字呢?

  這或許是因為,即使是可稱為「現代人中的現代人」的人,心底深處依然住著伊底帕斯、黛安娜或是該隱吧?這麼想,會遠比聽到「你壓抑著對手足的強烈攻擊性」等硬梆梆的心理學描述,更容易對自己的心理狀態有具體的感受。

  這些內心世界的住民,平常都沉潛在心底深處,但可能在某個契機下,突然現形在人類的世界。於是這個人彷彿就像被宙斯附身,或是被赫拉附身一樣,犯下「常理無法想像」的惡事或罪行。

  重大事件發生後,往往可以在報紙的報導中看到犯罪嫌疑人的鄰居或友人發表「我完全沒想到他會做出那樣的事」之類的感想。有時候,或許就連罪犯自己也會覺得「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人活在世上,是需要對自己「內心世界的住民」多少有點瞭解的。當然,在現實生活中,思考自己該與誰來往、自己的上司是哪一類的人,很重要;但思考自己該如何與自己內心世界的住民相處,也是同等重要。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