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Español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每週好書讀
  關鍵戰數
  《關鍵戰數》研究過去20年發生於拉丁美洲、中東、中亞至東南亞之地區性衝突,包括波斯灣戰爭、九一一事件後的阿富汗戰爭等。這一類的小型戰爭規模不大,但卻帶來驚人的傷亡代價。本書利用大數據分析試圖釐清通信網絡、經濟發展程度、平民傷亡以及國際援助與暴力行為之間的關聯,從異於過往的獨特角度來理解戰場,進而找出能減少傷亡、平息戰亂的最佳策略。

.作者:伊萊.博曼、喬斯夫.費爾特、雅各.夏皮羅、維斯托.麥坎迪爾
.譯者:李奧森
.分類:社會人文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20/09/10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關鍵戰數:當代衝突的資訊革命,大數據分析如何左右戰局》

手機比武器更神奇嗎?

  通訊技術及服務可以減少叛軍暴力嗎?2015年,傑克與共同作者現為德國康斯坦茨大學教授的奈爾斯.衛德曼撰文,以2004至2009年的伊拉克狀態分析此提問。此為第一個以系統性的實證研究檢視手機通訊網路是否能穩固安全狀態。當然,任何相似研究都可能面臨反向因果的挑戰,意即手機覆蓋率的普遍化為衝突下的後果(而非相反)。若要更仔細地講,我們可能會擔憂叛軍僅容許手機電塔可於叛軍徹底掌控、任何公民通報或訊號情報都無法為之帶來損傷的區域存在。假設如此,那麼任何的手機訊號覆蓋率的延伸擴張,都無法對暴力規模帶來影響,因為塔利班早已徹底控制該些區域,而無需動武。

  當時活動於伊拉克的叛軍團體,勢必理解通訊技術及服務所帶來的風險。以訊號情報而言,手機訊號所發送的訊號情報,讓美軍得以處決署名伊拉克蓋達組織領袖,包括2006年遭處刑的阿布.穆薩布.扎卡維(Abu Musab al-Zarqawi)。至於對人力情報而言,多國部隊廣徵情報的舉動也相當明顯,他們推出耗資1,000 萬預算的廣告推廣計畫,宣導「全國熱線」,並鼓勵平民「秘密地加入戰鬥」(fight the war in secret)。

  然而,當伊拉克叛軍無情地攻擊水源與電力網絡時,卻刻意地保留手機網路的完好。這或許是因為伊拉克蓋達組織同樣使用手機進行兩項任務:引爆爆炸裝置,以及協調任務進行。2005年,伊拉克國家通訊和媒體委員會(Iraqi National Communications and Media Commission)指稱「恐怖份子威脅手機公司盡快完成天線塔架設」因為「恐怖分子偏愛手機公司」。當時叛軍肯定認為大體而言,通訊技術及服務的存在利大於弊。然而在奈及利亞,手機覆蓋率對暴力事件的影響,顯然與伊拉克不大相似。

  奈爾斯與傑克深知阿富汗政策決策者急需了解手機覆蓋率與暴力事件減緩之間的關聯。因此他們於2010年夏天展開初步調查,研究伊拉克數據。不管是數據或是系統執行者的說詞,都證實暴力狀態並沒有影響手機電塔的架設,因此傑克與奈爾斯進一步測試命題一的通訊技術及服務與叛軍暴力間的假設。他們以兩種地理層級方式,進行檢視。首先,因為叛軍以地方範圍進行組織,因此他們操作了區域級的分析,並發現較好的手機覆蓋率與戰時叛軍攻擊頻率的劇烈陡降有著連動關係。平均而言,在贊恩公司提供服務的區域裡,一區域在新電塔架設後的次月,受攻擊的次數平均減少近2.8次(平均居民數目為32.7萬人)。由於每區域平均受攻擊次數約為每月36次,因此此影響可說是相當微小,但是反映在數據上卻相當有力,並且不受其他控制變項的左右,在所有內戰時期與不同程度的暴力之下,此現象依舊存在。

  再來,傑克與奈爾斯進一步將不同種族之區域加以區分,他們發現在遜尼派與混合種族的區域裡,也就是大部份內戰牽連最深的地方,每當電塔建造標準差升高時(通常以平均值85%為變化),次月將平均減少3.9次攻擊事件,對比每月平均受攻擊次數減少12.3%。和我們設想的如出一徹,主要通訊技術及服務對減緩動盪區域的暴力叛亂影響特別顯著。此現象於遜尼派與族群混合居住的區域特別明顯,在此類區域裡,多國部隊較難與情報提供者面對面交換訊息,而叛軍內團體的約束效果相當強悍,因此具有匿名性的手機情報熱線就顯得特別重要。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