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即時新聞 | English | フォーカス台湾 | 影像空間 | 全球中央雜誌 | 好生活
每週好書讀
  穿越福爾摩沙1630-1930
  以法國第一手史料、法國視角,重現鮮為人知的台灣地方史。本書所集結的文章大部分是這些法國人在島上親身經歷的故事,並加上幾篇選自法國報刊對於台灣概況的報導。匯集在此的文本原先相當零散,而且大都已被世人遺忘,不過從檔案庫深處挖掘出來匯集成書以後,它們終於能為福爾摩沙歷史所構成的壯闊史詩賦予另一番立體風貌;而透過法國人好奇和驚訝的眼光,這些法國旅人在台灣的遊歷見聞,也意外為台灣史研究提供了一個新穎且獨特的外部視角。


.作者:龐維德
.譯者:徐麗松
.分類:史地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21/10/14
  • plurk
  • 分享
文章節錄
《穿越福爾摩沙1630-1930:法國人眼中的台灣印象》

一名為大清皇帝效力的神父兼地圖繪製家(一七一四年)(之1)

  福爾摩沙島不完全受中國人支配;島嶼分為東西兩部分,中間由一座高聳的山脈隔開,山脈的南端起點是沙馬磯頭,一直延伸到島嶼北端海岸才真正結束,那裡曾經有一座西班牙人興建的要塞,中國人稱為基隆寨。只有山脈以西的地區才屬於中國,位置介於北緯二十二度八分和二十五度二十分之間。中國人說,這是一個未經開墾、多山而蠻荒的島嶼,東半部住的都是蠻族。從他們為我們作的彙報看來,島上這些民族的性格與我們聽說過的美洲野蠻人大同小異。在中國的描繪中,島上的民族沒有易洛魁人(Iroquois)那麼粗暴,比印地安人貞潔許多,天性溫和,人與人之間充滿溫情,習慣互相幫助,完全不會勢利眼,據說他們擁有數座金礦和銀礦,卻對此毫不在乎;不過他們報復心態極強,沒有法律,沒有政府,沒有行政制度,完全以漁獵維生;最後一點,他們沒有宗教,不承認任何神明。這是中國人針對居住在福爾摩沙東部的民族為我們所作的性格描述。不過,由於中國人對外國民族的論點通常不太能採信,我不敢保證這幅圖像的正確性,尤其目前中國人與這些民族之間完全沒有溝通,近二十年來雙方不斷打戰。

  早在征服福爾摩沙以前,中國人就知道島上有金礦。他們才剛把福爾摩沙納入中國的強大版圖,就到處尋找這些礦脈:由於在他們主宰的西半部找不到金礦,而且有人告訴他們金礦在東部,因此他們下定決心要到那裡尋找。他們裝配好一艘小船,藉此從海路前往,因為他們不想冒著生命危險,讓自己暴露在未知的山區。他們受到當地島民的善意接待,島民慷慨以對,把房子借給他們,送他們豐富的食糧,提供所有他們能期待獲得的幫助。中國人在當地待了八天左右;不過儘管他們費心尋找金礦,最後還是徒勞無功,有可能是因為沒有通譯幫他們向這些族群說明來意,但也有可能是出於恐懼心理和政治考量,他們不想招惹一個有充分理由擔心遭受中國宰制的民族。無論如何,他們出發時以為可以找到很多黃金,結果卻只發現幾個隨意擺在屋內的金塊。這些老實人對金塊的存在滿不在乎,但對中國人而言,那是多麼危險的誘惑!他們大老遠到此卻沒達到目的,心情已經不好,同時又亟於占有對這些擺在眼前的金塊,結果他們竟想出最野蠻的辦法。他們開始整理船上裝備,善良的當地民眾則提供他們返航所需的所有物品。然後他們準備了一頓餐宴,邀請地主們參加,說這是為了表示感謝之意。他們讓這些老實人喝得酩酊大醉,等他們醉得睡著了以後,就把所有人割喉殺害,盜取金塊,迅速揚帆出發。這場野蠻行動的主腦現在還生活在福爾摩沙,而且中國人完全沒想到要懲罰那樣的罪行。話雖如此,這些罪行並非完全沒有受到處罰,只不過無辜民眾承受了犯行者應得的痛苦。中國人殘酷行動的消息在東部一傳開,島民立刻手持武器,進入屬於中國的北部地區,殘忍屠殺他們碰到的所有人,男女老少無一倖免,然後他們放火燒掉一些房舍。從那次以後,福爾摩沙島的東西兩個地區持續處於戰爭狀態。由於我必須靠近這些島民的聚落,當局為我安排了一支由兩百名士兵組成的護衛隊,在我繪製福爾摩沙南半部地圖期間提供保護。不過,儘管有如此嚴密的防衛,有一次他們還是遭逢三、四十人持弓箭和標槍攻擊;所幸我們比對方強太多,因此他們不得不撤退。

  福爾摩沙島上由漢人持有的地區無疑與歐洲人為這個島取的名稱相當匹配:這是一片非常美麗的土地,空氣永遠純淨而靜謐;盛產各種穀物,並有眾多小河澆灌,這些河流發源於將這個地區與東半部隔開的山區。土地盛產小麥、稻米……等作物。這裡擁有印度大部分的水果:柑橘、鳳梨、芭樂、木瓜、椰子……等等。把歐洲的果樹種植在這片土地上,它們也能生長;我們可以看到桃子、杏桃、無花果、葡萄、栗子、石榴。他們栽培一種他們稱作「水瓜」的甜瓜,這些瓜比歐洲的甜瓜大很多,呈橢圓形,有時是圓形;含有大量清爽甜美的水分,很合漢人的口味;不過這些瓜比不上費南布科(Fernambouc)出產的水瓜,我在南美洲的萬聖灣吃過那種瓜。島上非常適合菸草和甘蔗生長。這些植物都排列得極為賞心悅目,而當農人按照慣用方式,以線繩為輔插秧,稻田彷彿變成美麗棋盤,整個南部大平原頓時顯得不像普通鄉村,而是一座由辛勤雙手精心耕耘的遼闊花園。

  由於這片土地過去一直只有一個野蠻民族居住,完全沒有開化,因此馬、羊和山羊這些牲畜非常稀少;連在中國到處可見的豬在福爾摩沙都還相當昂貴:不過雞、鴨、家鵝數量龐大。島上也有很多牛,而由於沒有馬、驢或騾,牛被當成座騎使用。這些牛很早就接受訓練;您可相信,牠們跑得跟最棒的駿馬一樣平穩而快速?牠們身上裝有絡頭、鞍具和臀帶,這些裝備有時價格不菲。我覺得很有趣的是,中國人坐在這樣的座騎上看起來神氣極了,就算他坐上歐洲最俊美的名駒,想必也不會顯得更得意。

  除了可以看到成群結隊的鹿和猴子以外,島上的野獸非常罕見;雖然跟在中國一樣有熊、野豬、狼、老虎和豹,這些動物只出現在東部的山上,西部完全沒有。鳥類也不多見。最常見的鳥是雉雞,不過獵人不會給牠們太多機會繁殖。還有一點,我想我們可以說,假如福爾摩沙的河水不僅適合灌溉稻田,而且還可以喝,那麼這個島嶼就可以說是十全十美了。可惜對外國人而言,這裡的河水就像是毒藥,而截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找到解方。南部縣首長的一名僕人被派來當我的隨從,他身強體壯,對自己的體魄相當自豪,無論別人怎麼說那水不能喝,他都不肯相信;他堅持喝河水,結果不到五天就死了,沒有任何強身藥酒或解毒劑救得了他。只有府城的水能喝;當地官員很周到地請人用輪車把水運來給我們使用。在西南部距離鳳山縣縣治一里的山腳,可以找到一條小溪的源頭,那裡的水是泛白的藍色,臭氣熏天,令人難以承受。…… (文未完)

    —本文節錄自:第三章_大清帝國治理時期
每週好書讀貼紙
如果你喜歡中央社「每週好書讀」 部落格,歡迎你在自己的部落格貼 上貼紙,成為每週好書讀之友!
按此複製語法
每週好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