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期主題
#台語文進行式

【當期主題】桌遊、畫筆戲謔政治──伍博暘、韋宗成

「政治人物平常都在惡搞我們,那我也可以惡搞一下他們」

文:鄭景雯、魏紜鈴/攝影:張皓安(伍博暘)、裴禛(韋宗成)

「台灣人很喜歡看政治,但又悶騷不敢跟大家聊,因為怕產生對立。」34歲的伍博暘,2012年觀察到馬政府的油電雙漲讓大家很悶,認為大眾需要一個宣洩的管道,因此在2013年推出一款以政治人物為角色的桌遊《美麗島風雲》,「如果有一款遊戲可以讓大家一邊玩、一邊宣洩,可以輕鬆的面對它,即使是遊戲,也要知道這個國家正在發生什麼事。」

伍博暘帶著一副粗框眼鏡,斯文又帶點文青的模樣,跟政治似乎搭不上邊。他大學唸經濟系畢業,還得到一份令人稱羨的官股銀行工作,原以為就會這樣一路平穩下去,卻在28歲時毅然辭去銀行職務,只因「想在30歲之前做點什麼」,於是創業開工作室,花1年時間籌備《美麗島風雲》桌遊。

遊戲讓玩家扮演一名政治人物,以抽牌方式決定為藍軍、綠軍或政客陣營,要在不同競選場景中透過助選牌、阻礙牌及策略牌爭取選票,想辦法讓同陣營的人當選就算獲勝。

光是《美麗島風雲》,伍博暘就投入近60萬元在美術製作,創造出26個角色,每個角色都有2個強力技能、1個負面狀態,技能有強有弱,都是從政治人物的行事風格或八卦醜聞延伸出來,像是「匾嫂」能五鬼搬運、「匾皇」可政權輪替、「花媽」南霸天、「馬皇」識人不明、「白賊義」巧言、「阿輝伯」是教父也有黑金,各個角色都有正、負技能,遊戲結合時事,徹底惡搞政治人物。

遊戲一推出,只在網站販售,單一個月就賣了1500套,至今已行銷1萬套,購買的多半是大學生或是剛入社會的新鮮人。伍博暘說,高中、大學時期同儕偶爾會聊到政治話題,「但大多數都是隨著電視新聞起舞,最後就只會看見一個角度。」

出社會後他仔細思考論述被架構的方式,每天看各家媒體詮釋新聞的方式,這也成為他設計桌遊源源不絕的靈感,「我想要讓大家對政治不要那麼嚴肅,不要只有選舉時才關注政治,可以用遊戲輕鬆詼諧方式認識政治」,畢竟政治也是一場遊戲。

2014年伍博暘再推出《美麗島風雲2:讓鞋子飛》,以太陽花學運、陳為廷用鞋子丟擲前苗栗縣長劉政鴻的事件為背景,玩家可選擇扮演島主、執政黨黨工、執政黨政客、太陽花精英、大腸花鬥士、在野黨政客,非島主陣營要試圖以各類鞋子丟島主,若丟中就能減低島主民調,若非島主陣營能讓島主民調降至0以下,就算獲勝。

2015年《美麗島風雲3:內戰》則以國民黨內鬥為戲碼,玩家扮演能夠在KMT組織內叱吒風雲的關鍵角色,能夠操縱數十位KMT內戰英雄,並有兩種風格迥異遊戲機制,有熱鬧的聯誼派對風格、也有需要謀算的策略心機風格。接連3年推出三款遊戲,伍博暘笑說,「台灣的政治一直會有話題」,就算島內沒有新鮮事,鄰近的國家也會發生大事。

2018年伍博暘推出科幻故事《誰是強國人》,但這次不惡搞台灣政治人物,而是諷刺中國。遊戲裡玩家將分別扮演台灣、港澳、西藏、新疆、日韓等國家的最高決策者,當強國人大舉入侵我們領土的時刻,要選擇高舉抗爭到底的旗幟?還是咬牙跪拜以換取不流血的偏安一隅?對照真實的政治現況,似乎也有些不謀而合。

尤其《誰是強國人》意外受到香港人歡迎,有香港朋友曾和伍博暘提到,「香港自從佔中以後,把最後一股反抗力量用盡」,耗盡了能量卻又沒能起半點作用,「感覺香港人也很悶,需要一個出口,遊戲也是另一種發洩。」

儘管伍博暘設計的桌遊題材圍繞著台灣政治,只有台灣人才能理解當中奧義,銷售市場受侷限,然而他卻說,「還是要做想做的事情,政治對台灣人來說很重要。」伍博暘希望未來兩岸無論是面臨獨立、統一或維持現狀,「大家至少應該搞清楚,是什麼樣的原因造成結果」,他選擇用桌遊,讓下一個世代從遊戲中學習判斷,帶動討論政治的風氣。

惡搞政治的漫作,是反諷日常

1982年出生的台灣漫畫家韋宗成,憑自學畫技於2009年推出漫畫作品「馬皇降臨」一舉成名。「馬皇降臨」內容結合政經時事、人物特色嘲諷等類武俠招式的鋪排與劇情手法,讓台灣曠日經久的政治大劇,變成顛覆常軌的笑鬧作品。

10年前的社會與媒體氛圍,除了報章雜誌上偶有反諷政治漫畫,或是美化人物型的傳記作品,其實很少有政治相關的漫作,更無人像韋宗成如此膽大,惡搞政治人物。當時的他想法很簡單,「大家都愛看政治新聞,我發現政治人物其實都在惡搞百姓,因此我就也想要來惡搞這些政治人物」。

把檯面上政治人物拿來當創作素材,設定人物的靈感來自香港漫畫家黃玉郎作品「天子傳奇」。以漫作來講述歷代皇帝叱吒風雲,開闢疆土統一天下題材,韋宗成說,「類似這樣的題材故事,將台灣歷任總統誇張式的造神為漫畫人物,其實也可以」。

「就像司馬遷寫開國皇帝時,便有酸皇帝的意味。我們以前看的歷史書,開國皇帝都會被加一大堆莫名奇妙的神話,」韋宗成認為,那些神話起初都帶些貶義,但後來的人卻將之信以為真,將這樣的惡搞方式,套用在現代政治人物身上,「很值得一試,於是出現馬皇降臨」。

2006年8月中旬,台灣發生「紅衫軍」運動,直到2008年馬英九以700多萬近6成得票率當選總統。韋宗成解釋,馬英九上任後到了2009年夏天這段時間,是繼「紅衫軍」的政治高潮後,稍微冷卻下來的一個階段,於是他花了一年半時間,在2009年夏天推出「馬皇降臨」,由於是惡搞政治人物的話題,媒體爭相報導,進而讓韋宗成首部漫畫單行本「馬皇降臨」有銷售佳績。

從「馬皇降臨」開始,韋宗成陸續畫了不少與政治時事有關的單行本。他畫這些漫作的時間點,喜歡距離政治事件有段時日,再回過頭檢視事件發生的過程與效應,「過陣子再去看事情,比較能夠清楚知道一件事的完整樣貌」。只是這個「一陣子」通常是多久卻不一定,「要看政治人物神話破滅的速度」。

韋宗成覺得,現實生活中的政治人物上台,經過一堆人吹捧的一年後,便大概能看出端倪,「設定漫作的起始點,也是看這些政治人物本身製造出多少時事梗」,不管是「馬皇」或「皇英」,漫作主角設定一定具備非比尋常的絕技,並歷經傳奇的造神過程。

起筆前,韋宗成會先設定好故事基礎架構,像「馬皇」的架構,是類似香港漫畫常見的傳說中的兩大強者對決,「對決過程要創造樂趣,便拿許多已為人熟知的政治事件套入」,這些主角擁有無與倫比的強大威能,「過段時日來看這些超能力,就會發現其實很諷刺」。

無評論感就沒風向,單純搞笑成娛樂

從2009年的「馬皇降臨」之後,韋宗成幾乎每年完成ㄧ本以描繪政治人物為基底的漫畫單行本。現實層面的台灣的政治生態以漫畫詮釋,韋宗成謹慎的不把梗畫爛,讓人膩。他依著政治人物的成長特質,調配不同劇情設定,現實層面來看,馬皇的成長背景較有梗,皇英稍微沒梗故事性較少,「因為她的成長過程較為平淡、衝突性沒這麼大,畫漫作時就得想盡辦法,找出衝突點來。」

韋宗成說,以前沒人會喜歡這些東西,直到2014年柯文哲與連勝文競選北市長時,開始出現一些網路漫畫家也開始畫政治題材,「他們可能看到有個漫畫家韋宗成,之前畫成這樣也還沒被抓去關,所以應該可以畫吧」。

越來越多人開始投入政治題材漫畫創作,韋宗成樂觀其成。他覺得這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能把選舉打到這麼熱門,在東南亞國家其實少見」。日本選舉超冷,韓國也還好,中國根本沒有選舉,「每個政治人物各有興衰時刻,過了一斷點又全數翻車下台」,只有台灣能把選舉當成嘉年華,還有各種勢力集結,就像連續劇戲碼一樣。

在韋宗成漫畫裡,沒有政治評論家的內幕爆料或對錯論述。在他想法裡,台灣沒有政治評論員只有政治風向家,「這些人都在幫背後的勢力講話,大家也只是在比講話技巧好不好而已」,他們最後都會爆掉,只要站錯隊就爆了。

「政治風向家,他們也算是演員的一部分吧」,韋宗成說,這種靠勢,勢對了就上去了,當背後勢力很強大時,大家會覺得「哇,你好神」,一旦勢衰後,大眾便認為他所講出來的每句話都是「X話」,再也不相信他們的話了。

至於「馬皇降臨」為何能成功,韋宗成坦言大家不是看畫得多好而是內容,「讀者就是想看政治人物,怎麼在漫作裡被作者玩弄」,能被他畫入漫作裡的議題或題材,多是已被報導出來的新聞事件,「我會先把一大堆事件寫出來,再依劇情鋪陳取捨,有時虛實真假未必講究,畫這些漫畫都是在娛樂他人,也在娛樂我自己」。

虛實難辨的歷史演義,皆是笑鬧喜劇

在韋宗成政治系列漫作裡,主角皆有各自的武林秘訣絕招。在「馬皇降臨」屬正派的馬皇絕招是「謝謝指教」:左手是謝謝,右手是指教。

隨著改朝換代,到了「霸海皇英」濃縮2008到2016年的台灣政壇事件,上集正派的馬皇成了反派,馬皇絕招變成「油電雙掌」、「金刀執法」。後山電磁砲美琴、中台黑龍鄰家龍、南台仁醫賴青得、打狗女霸陳局、桃源都督正文燦,在「霸海皇英」裡搭救主角瑛的人力磁場,經典人設無不令人莞爾。

尤其瑛的大絕招「鳳凰光輝覺醒」,一旦被這些發光有能量的太陽花照到的人們,就會變成國語課本上經典的「小明臉」。「所謂的標準模樣,就是變成皇英自己想要的乖模樣」,韋宗成在那些看似正經八百的單格小框裡,畫著台灣政治人物的假想故事,插圖卻充滿諷刺意味的爭議事件:「一例一休」、「雄風飛彈(誤射事件)」還有總統府官邸的貓狗家人一併同框。

「先要有大架構的戲劇性,然後填入讓人覺得有笑點的內容,並找出可對應的時事或新聞來對應套用」韋宗成認為,要畫出好看的漫畫,故事點取決於政治人物每天發生的事,「平常就會篩選哪些事情會影響後續的內容,像馬皇有319、紅衫軍、馬謝對決。皇英則接續太陽花、洪仲丘」。

韋宗成在「霸海皇英」裡,把太陽花和洪仲丘事件合在一起講,「劇情舖陳主角被打敗,需要各種力量集氣,太陽花和洪仲丘經劇情設定後,就成了匯聚力量的一種方式」。

 以武俠漫畫風格,顛覆惡搞政治人物的各種想像可能,問韋宗成這些奇異靈感從何而來?「看新聞或走在路上就想到了」,這些招數名詞都是他長期觀察時事的精心設計,為的是造神劇情,更為了反諷一直在台灣不間斷上演成史的政經事件。

因為喜歡歷史,韋宗成熱衷將這些事件轉為漫畫呈現。除了總統系列,他在2012年發表的單行本「大同萌會」與2015年的「我的委員長哪有這麼萌」,漫作主角為孫玟和蔣忠正,「基本上,幾乎所有歷任總統我都有畫到」。

總統系列漫作對韋宗成個人而言,具時代意義。10年後再回頭看馬皇,感觸又不同了,「很有話題性的人物,我才會把他挑進漫作裡」,有些政治人物連續兩本都出現,確實活躍,但有些人則曾顛峰過,上本還在,下一本就不見了。

似乎無法論榮敗的政壇難有真正的結束,每個延佇點都是迭起處,誰又東山再起,無人得知。韋宗成覺得,政治的未來,是猜不出來也看不透的,很多事現在看不出所以,也無法確定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可能過了兩年後又都不一樣了。

即便是10年後或新生代再來看韋宗成這些嘲諷政治的漫畫,「看不得懂的就當笑話來看,看得懂的人自己會去想,就算漫作裡的人物你都不認識,依然可把它當成喜劇搞笑漫畫來看。」

讓政經不正經,豈非誠實無妄

畫惡搞政治漫畫,韋宗成說自己很純粹,沒什麼使命感只是自娛娛人的好玩。現實生活中曾赴英國求學的總統蔡英文,被韋宗成畫成去念哈利波特的魔法學校,蔡正元則被韋宗成設定為魔法學校裡一直很想死當「瑛」的石內卜「祭止兀」,「這兩本漫畫(馬皇和皇英)都不是很正經,單純想惡搞。」

現在的政治已不同以往,有越來越娛樂化的趨勢。韋宗成感覺,越能製造話題者越容易紅,就像高齡網紅呱吉,很多人一開始不看好,但他最後卻能選上市議員,「顯見網路聲量占了很重要的一部分。」

現在要紅的人,「只會搞笑恐怕已經不夠了」,除了搞笑,還要能講出自己的一番論述及想法。即便一開始大家很看好,一旦發生一起事件後的觀點論述與大家想的不一樣,聲望馬上下落,「這種危機處理,就像走鋼索般稍有不慎,便會跌落。」

在台灣談論政治,韋宗成覺得終究比其他議題還熱門,因為政治仍是多數人共同的話題,可能立場不同,但講到政治幾乎無人不談,「既然政治都已是屬於台灣人民的共通話題了,就看從什麼角度切入,詼諧也好嚴肅亦可,有些人比較沉重,像我就是偏娛樂性質,自娛娛人。」

文史閱讀與蒐集,是韋宗成個人從小到大的興趣,他從國中開始接觸台灣作家柏楊的資治通鑑,那是套曾獲選為台灣最具影響力的一部書。「我知道很多史學界的人會批評他(柏楊),他將歷史當做創作散文來寫,但至少他給了我一個批判思考的概念。」

喜歡把歷史當成故事書在看的韋宗成,還記得國中考高中聯考,到長老教會的圖書館也沒在讀書,「那裡有放很多早期的禁書,會去翻來看」,對歷史觀點的解讀方式也從中獲得。

在漫畫產業不算興盛的台灣,韋宗成說,能不能一直畫下去,「坦白說真的不知道,如果能出版就會一直畫」。以前寫歷史的人是王朝滅亡才寫,「馬皇降臨講陳水扁與李登輝的時代,霸海皇英講的是馬皇執政8年的事」,未來只要換屆換人就會畫新本,連任不出」。

有朝一日總統換人做,下部劇情講的就是蔡英文掌權時代。韋宗成提到,「中美貿易戰、川普、白綠分手等,」這些都可能會是漫作裡會畫到的議題,只是仍要看是哪個人贏得政局,從那個人視角詮釋才能定調。

「人在一個位置上,通常就會想擁有更大的權勢」,當政治人物被賦予權力時,應注意的是不能讓他的權力先擴大,否則就是無限的腐敗。韋宗成在漫作裡鋪陳「想要變得更強,就須先把敵人打敗」的脈絡,像是依照慣例般,講述著強者主角練武功如何練到走火入魔。

韋宗成在每格漫畫裡,塞滿有趣的政治梗,詼諧的、反諷的,不好笑不選。不可或缺的漫作結局,他也不想讓那些得權人設或反派去死,「只要讓他從一個有權的位置上敗陣退下後,回歸正常,人也就淨化了」。

【韋宗成漫畫作品簡介】

2009.07 馬皇降臨:以惡搞手法將兩位總統馬英九和陳水扁間鬥爭故事編為主軸,不僅展現台灣獨特選舉文化,更開啟台灣漫畫界調侃政治人物的先鋒,該作品為當年動漫祭最大焦點之一。

2010.10 五都爭霸:漫畫中將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和高雄市,擬人化成「五都小孩」,人物特色都兼具地方特徵與色彩。

2012.02 跳躍吧!大同萌會:韋宗成在這部作品裡,把國父設定為蘿莉控「孫玟」,想把對蘿莉的愛發揚全中國。這部作品是韋宗成參考清末民初史據,為建國百年而畫。

2014.10 六都爭霸:韋宗成將台灣六都土地精靈變身為人,並擁有魅惑人心能力,內容以生活與人文風情的描寫為主。

2015.10 我的委員長哪有這麼萌:將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忠正,率軍北伐事蹟以搞笑兼熱血方式繪製出來。

2016.08 霸海皇英:承續「馬皇降臨」政治大亂鬥風格,內容有與諸位政治人物同音不同字的要角登場。

2010~長篇單行本「冥戰錄」連載中:此部作品為韋宗成嘔心瀝血的重心作品,分別獲得第3、9屆金漫獎最佳少年漫畫類獎,和第5屆金漫獎最佳原型設計獎。漫作中的女主角林默娘也曾是台北西門町街頭的看板。內容大量融入台灣地方文化與民俗信仰,講述神祇與妖怪的台灣當紅本土漫作,之後將開拍成真人電視劇和舞台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