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文化+

Cosplay:從二次元到三次元的羈絆

玩起Cosplay可以很瘋也可以很美,一旦和角色合體後,他們就不再是自己
文:江佩凌/圖:江佩凌

動漫節閉幕日上,一場「世界COSPLAY高峰會」台灣選拔賽令人忘卻了活動最終日的淡冷,來自高雄的雙人組「雞鴉戰隊」在7組隊伍中廝殺勝出,唱名得主那一刻,化名高橋凌的Coser,淚痕弄花了她的妝容,在我看來,那卻是她當天最美麗的模樣。

採訪時遇到角色扮演者,有些Coser集帥氣和殺氣於一身,有些走可愛賣萌或性感美艷路線,儘管旁人不熟悉他們所扮演的二次元角色,但這些人就是你我身旁的三次元人類,那種虛實交錯的奇幻感,總是會忍不住多瞅幾下。

化名獨孤影武與夏侯橘助的Coser,打扮成無敵鐵金剛與駕駛員兜甲兒,造型相當用心專業。

去年5月4日的世界星戰日,上百名星戰迷大舉進軍總統府,扮成絕地武士、R2D2、邱巴卡、莉亞公主及反叛軍等角色。看著策畫這場活動的臉友總召逐日籌備,實在難以想像他能成功,更沒想到副總統陳建仁當天還親切接待「來自地球以外的朋友」,甚至不忘比出手勢、高喊經典台詞:「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always(願原力與你同在)」,留下難忘的經典一幕。

Cosplay中文譯為「角色扮演」,是由英文Costume(服飾)和Play(遊玩、扮演)兩字結合的詞彙,顧名思義就是由人扮演一個角色。近年來,Cosplay從業餘到專業,大致分類成ACG(日本漫畫、動畫、遊戲)和歐美圈(漫威系列、星戰人物等);然而,Coser和演員最大的差別在於,Cosplay的精神是盡力貼近於二次元的角色真實扮演。

大學時通識課教授曾用投影機秀出帶著兩名陸生遊訪台灣的照片,最後幾張是一名陸生玩Cosplay的照片,教授疑惑不解地說,「她們變裝後跟原本的樣子完全不一樣,光是自信感就差很多」。我看著老師臉上表情幾乎快擠成一球,心想可見這文化衝擊讓他開了眼界。

在外人眼中,Cosplay就只是一群熱衷動漫的人,但這些Coser為了「致敬」喜愛的角色,一旦和角色合體後,他們就不再是自己。

Coser們有著異常的濃眉假髮、不尋常的刀疤長鬍,服裝造型更是吸睛,無論是盔甲還是蓬裙,都會努力忠於角色原型,絕不含糊。不過,專業認真的Coser不會只是單純模仿外型,還得從裡到外地演繹出角色的靈魂。

WCS台灣選拔賽當天,每組要用2分多鐘的故事串場表演,有的參賽者出動氣勢磅礡的精緻盔甲,有人直接挑戰舞台上快速換裝,台下的我不自覺露出淺淺微笑,因為那份即使表演失常也毫不尷尬的自信與自然,讓人見識到他們對Cosplay的烈愛,讓人目不轉睛,得到滿滿一個下午的美好療癒。

所謂的表演失常,不外乎舞台道具紙板沒擺好、假髮沒帶好被遮住半隻眼睛等等意外狀況,但就算走位沒對上、道具沒順利發揮效果,多數Coser是不為所動的。換成別人,帶點冷場的「尷尬癌」早已發作,他們卻絲毫不介意這些未臻完美的效果,只是盡情享受與角色合而為一的演出。

來自高雄的Cosplay團體「雞鴉戰隊」扮演「東離劍遊紀」第二季角色諦空、蠍瓔珞,獲得前進2019日本WCS大賽門票。
來自日本的WCS冠軍Cosplay(角色扮演)表演團體「琉演Ryu-En」,扮演台日合作作品「東離劍遊紀」,在動漫節開幕式上與霹靂布袋戲的素還真吉祥物合影。

當天壓軸組是Cosplay資歷20年左右的「雞鴉戰隊」,她們詮釋屬於2.5次元角色的布袋戲人物,扮演「東離劍遊紀」第二季角色諦空、蠍瓔珞,服裝幾乎達商業級水準,不僅以台語「單口配音」作為旁白,高橋凌更直接在台上甩髮變身,兼具出色的流暢感與宏大氣勢,讓她們成功拿到前往日本WCS比賽門票。我在台下看著高橋凌激動不已、頻頻用手遮住臉上哭花的妝容,因為對她而言,此行能帶著她熱愛的布袋戲文化走出台灣,走進Cosplay的誕生地。

台下排排坐的評審同樣讓人印象深刻,沒有嚴厲肅殺的眼神,多的是關愛同好的微微一笑,比賽結束後的評語,不少評審都謙虛說:「看大家表演我們也上了一課。」

WCS台灣選拔賽台下評審也裝扮成各種Coser角色。

台灣長期受日本動漫文化影響,隨著ACG產業熱絡,Cosplay從次文化逐漸浮上檯面,成為一股新風潮,無論是廣告代言或活動開場,甚至比賽開球都會找Coser助陣,逐步延伸出各種商業效益,但對於多數非大師級Coser而言,光是服裝加彩妝往往千元起跳,盔甲類道具費用更在萬元以上。

就「雞鴉戰隊」服裝來說,從電繡車工到刀劍武器的LED燈線路,皆為全手工自學打造,問起身為上班族的她們在治裝上的花費,她們也只是笑笑回難以估算,這讓我想起過去採訪過扮演經典機器人「無敵鐵金剛」的Coser,光是裝甲材料就歷經4個月手工製作,費用甚至高達6位數,這些甘心熱血付出的背後,都來自於他們對角色難以想像的熱情。

我是從小沈浸於日本ACG文化的八年級生,身旁也有不少Coser好友,平時大家都在各自職業領域奮鬥著,偶然因熱愛的作品或角色而相聚認識,玩起Cosplay可以很瘋也可以很美,這份從二次元到三次元的愛,是一份難以割捨的美麗羈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