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文化+

從學霸變脫口秀網紅 博恩把喜劇當學問分析

脫口秀像是白飯,沒有加佐料比較吃不膩
文:鄭景雯/攝影:吳家昇

知道博恩這號人物是從2018年《博恩夜夜秀》開始,這個號稱台灣第一個時事諷刺脫口秀網路節目,主持人博恩先前因為「大奶微微」(大杯奶茶微糖微冰)的段子在網路上傳播,創下超過300萬點閱率,頓時讓脫口秀這個小眾的表演類型,在台灣變得名聲響亮。博恩雖然不是引進脫口秀到台灣的第一人,但能讓脫口秀浮出檯面,博恩肯定是幕後功臣之一。

【博恩小教室】
Stand-up comedy vs. Late night talk show

Stand-up comedy:
博恩建議Stand-up Comedy應該要翻譯成「站立喜劇」或是「單口喜劇」,他的定義為:「一個人、拿著一支麥克風,想盡辦法讓觀眾笑。」

Late night talk show:
從字面上翻譯為「夜夜秀」,顧名思義在深夜時段播出,會邀請特別來賓跟主持人互動,通常主持人會穿正式西裝,也是博恩在「博恩夜夜秀」的節目形式。博恩認為,「夜夜秀」多半是以帶狀節目呈現,內容較為「拋棄式」,笑話多半很簡單,讓觀眾笑一笑就過。而「單口喜劇」演員則會花很長時間準備一個段子。

搜尋「博恩」過往的訪問,總是脫離不了他的「學霸」背景,建中、台大外文及心理系雙學士畢業,接著又唸了倫敦大學學院腦與心智科學研究所碩士、巴黎第六大學整合生物研究所碩士,精通中、英、法文,長相帥氣、說話幽默,完全是人生勝利組的代表。

外界通常會刻板地認為,擁有這樣的「勝利」背景,無論是他的工作或薪水,應該也令人欽羨。然而博恩卻在念完碩士,回台準備申請博士的那一年,一腳踏入和過去經歷截然不同的「台灣吧」當製作人,偶爾下班再到卡米地喜劇俱樂部講笑話給觀眾聽。

2017年因為「大奶微微」爆紅,逐漸讓他揮別過往想走的學術路,開啟單口喜劇演員的職涯,接連做了《博恩話世界》、《博恩在脫口秀的前一天爆炸》、《博恩站起來》、《博恩夜夜秀》等節目,在網路上獲得不少聲量,今年三月還受到兩廳院邀約,即將成為第一個踏進國家戲劇院說脫口秀的演員。

相較台灣其他脫口秀演員,博恩算是幸運的,搭上新媒體熱潮,在網路上大量曝光,又多了一個「網紅」的身份。尤其這年代網紅當道,高點閱率象徵著金錢轉換率,博恩的竄紅,伴隨而來的是被廠商相中代言、業配接不完,看在許多青少年眼裡,Youtuber是一個躺著都能輕鬆賺的行業,然而面對這一切商業利益擺在眼前,博恩卻嘆了一口氣說,「我很討厭,業配不太在乎品質,只想要高度曝光。說穿了,廠商只是把網紅當成拋棄式的消耗品,這個網紅玩壞了,再找下一個。」

私底下的博恩,言談方式跟他說的段子一樣直接、犀利,訪問一開始就單刀直入批評業配,他不擔心因此失去案子,「我對賺錢沒太大興趣。」我以為他錢賺得太多才這樣回答,但博恩說,「是虧太多了,我把自己定位為藝術家創作者,這樣的個性不太適合開公司。」他之所以喜歡脫口秀,單純只是「逗弄大家笑是成就感的來源。」

約訪當天,博恩穿著輕便的藍色襯衫、卡其褲隻身前來,跟他在《博恩夜夜秀》裡總是西裝筆挺的模樣有些落差,私底下的他像是大學生剛畢業,帶點稚氣的模樣,說起話來卻十分有條理。

「剛剛一進來這個地方,感覺跟我第一次售票演出的格局很像。」博恩揉揉雙眼,把眼鏡摘下,他坐在可容納40至50人的受訪空間裡,回想起第一次售票演出時,台下觀眾根本不認識他,當時博恩講了一個關於「怪癖」的段子,從老人吐痰只發出聲音卻不吐出來的癖,一路聊到戀童癖、挖鼻屎癖,或許是這些癖太過怪異,以至於讓觀眾聽得有些緊張,甚至無法接受,絲毫笑不出來。

博恩的演出方式稱為「單口喜劇」(Stand up comedy),通常是表演者一個人拿著一支麥克風,想盡辦法逗觀眾笑,跟後來他在《博恩夜夜秀》的形式不同。「夜夜秀」(Late night Talk Show)多半會邀請特別來賓跟主持人互動,通常以帶狀節目呈現,類似美國的《艾倫秀》(The Ellen Degeneres Show)、《Jimmy Kimmel》等,只是博恩把場景換到台灣,說的是中文。

「第一次上台,80%一定不好笑,」把過往的失敗的經驗攤在陽光下,向來是脫口秀演員最常使用的招數之一,博恩說,他最挫敗的經驗往往栽在Open mic(表演者現場報名演出,觀眾通常是為了想聽脫口秀而來,觀眾人數不一,有時人多,有時甚至半個觀眾也沒有,但卻是表演者練功的好地方),「一開始被批評講話像外國人,大家覺得不好笑。」

從小在美國長大的博恩,習慣美式幽默,同樣的句子放到台灣,台灣人卻聽不懂。他舉一個著名的美式笑話為例,「為什麼神風特攻隊還要戴安全帽?」美國觀眾通常聽完就會大笑,「神風特攻隊就是自殺式襲擊,但安全帽是為了保護安全,這兩者根本互相違背。」

博恩曾經試過,神風特攻隊的笑話放在台灣,沒有人會笑。一來是台灣觀眾會陷入思考這當中的「為什麼」,又或者是對這件事情的背景脈絡不熟悉,無法戳中笑點,這時,博恩便會加入解釋和誇張式的表演,引導觀眾跟著他的語調大笑。

博恩分析,美式笑話著重在「觀察式幽默」,台灣觀眾則喜歡「模仿和吐槽」。博恩以吳宗憲為例,「他把笑話分成捧和逗」,吳宗憲多半會先吹捧自己,最後再自我反嘲,逗弄觀眾大笑,完全符合單口主持的模式。

「講笑話最重要的在前兩分鐘」,或許是念外文、心理系的緣故,博恩從學生時期就經常分析文學作品和人類想法,以至於他從一開始就用分析、拆解的方式在研究喜劇。他提到,起初在Open mic講笑話時,面對完全不認識他的觀眾,講述前半段的段子壓力最大,「前2分鐘笑話沒講好,接下來就會很慘,負面螺旋就會一直擴大,笑話越來越難講。」

然而,並不是每位脫口秀演員都那麼能掌握前兩分鐘,累積不少經驗的博恩,歸納三個見招拆招的撇步,讓一般人平時也能在生活中展現幽默。第一種方式「承認失敗」,通常在笑話講完後,觀眾半點笑聲都沒有,這時可以開一些自嘲的玩笑,「好啦,我知道你們都覺得不好笑」,讓觀眾感受到表演者其實也是個平凡人。

第二種方式則是硬碰硬和觀眾說,「你們懂什麼,剛剛的笑話超好笑。」但博恩提醒,這種方式難度高,不建議新手使用。第三種走無害的方式,「我在家裡想的時候蠻好笑的啊」, 一方面承認自己失敗,但又把自己放在一個比較低姿態,讓觀眾感覺身處在高處,如此也能引人發笑。

即便博恩能把喜劇模式分析得透徹,但真正到自己上場時,也不是每回都能逗觀眾發笑。他坦言《博恩夜夜秀》的負評較多,因為是帶狀節目,團隊每週扣除錄影的時間,只剩下四天可以寫腳本,「我也知道有些笑話不好笑」,但畢竟是錄影節目,一小時都不能NG,即便知道有些笑點很爛,「硬著頭皮還是要講。」

因此博恩比較喜歡一個人、直接面對觀眾的單口喜劇演出,「現場搞砸了,還可以承認自己的失敗。」但在《博恩夜夜秀》,展現的是團隊集體創意。

製作《博恩夜夜秀》期間,博恩壓力不小,「心情不好的情況下,還是要寫好笑的東西給大家,真的超難。」面對提問,博恩有問必答,絲毫不遮掩,我提到金凱瑞、羅賓威廉斯等喜劇演員,私底下都有嚴重的憂鬱症,博恩點點頭露出理解的表情,「喜劇演員就算不開心也要壓下自己的情緒,還是要展現好笑的一面,逗大家笑。」

脫口秀演員通常在台上嘰哩呱啦講個不停,以為日常生活中,他們就是很愛講話,但博恩卻說,私底下跟朋友聚會,他經常是話最少的一個,「我只聽朋友說話,在家裡跟爸媽吃飯,一家人更是一句話也不說」,意外道出下了舞台沈默的一面。

《博恩夜夜秀》第一季最後一集尾聲,博恩說了一段臨別感言,「我們節目就跟台灣政治人物一樣,你可能覺得很爛、但也沒別的選擇。」他以幽默點出夜夜秀的缺點,既能讓觀眾發笑,但也藉此自我解嘲。

博恩說,「這極可能是博恩夜夜秀歷史上最後一集。」雖然製作夜夜秀一直讓他虧錢,但卻從沒想過到中國演出,「看看嘻哈的下場就知道。」對博恩而言,脫口秀的魅力在於能直接表達觀點、批判時政,「哪有脫口秀一直在講正能量的啦。」

接下來,博恩除了要登上國家戲劇院,「難度在於作品的文化涵養能不能得到認可。」下半年計畫到校園巡迴,回到單人脫口秀演出,博恩認為,與其靠廠商贊助,言論相對受到限制,還不如回到最單純的賣票形式、面對觀眾,「脫口秀像是白飯,沒有加佐料比較吃不膩。」

【博恩小檔案】

本名:曾博恩
曾經的藝名:鋼鋼(博恩剛踏入單口喜劇這行時,被要求要用藝名,他在大三時自製鋼鐵人盔甲,因而被叫「鋼鋼」。)
學歷:倫敦大學學院腦與心智科學研究所碩士、巴黎第六大學整合生物研究所碩士
經歷:「臺灣吧」製作人

聯絡我們
service@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