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文化+

業界三十載 如夢又似幻──在歌手肩膀上俯視音樂圈的謝天齊

宣傳一做31年,看著金曲成長茁壯,不斷為歷史留下經典
文:陳政偉/攝影:張皓安

謝天齊,資深唱片宣傳,1988年進入唱片圈,隔年金曲獎開始籌辦第一屆。在流行音樂界打滾31年,見證金曲獎一路走來跌跌撞撞,看過唱片界演藝圈的人生百態。這一次,謝天齊和文化+分享在他眼中,歌手與唱片宣傳間緊密不可切割的革命情感。

見證1980年代台灣唱片界盛事,參與張雨生每張專輯

段鍾沂、段鍾潭兄弟在1980年創辦滾石唱片,可以說是80年代本土唱片公司龍頭,繼之又有飛碟並駕齊驅。

原在滾石唱片的吳楚楚與彭國華,由於經營理念與滾石唱片不合,離職後,在1982年成立飛碟唱片,也是現在台灣華納唱片的前身,與滾石唱片並列1980年代台灣唱片界的二大龍頭。 

飛碟唱片推出蘇芮首張同名專輯獲空前迴響,奠定日後蓬勃發展的基礎,之後成功推出張雨生、王傑、葉歡、憂歡派對、小虎隊等新人,蔡琴、蔡幸娟、姜育恆、王芷蕾、黃鶯鶯等知名歌手陸續加盟飛碟,再創歌唱高峰,也讓飛碟唱片在1980年代成為與滾石唱片並列兩大指標唱片公司。 

第28屆流行音樂金曲獎頒獎典禮,「阿妹」張惠妹演繹特別貢獻獎得主、已故歌手張雨生多首經典歌曲。(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2017年6月24日)

謝天齊說,「跟張雨生的緣分像是注定好」。他念台北工專夜間部要畢業時要辦校園演唱會,當時張雨生在唱重金屬樂團還沒有正式發片,他們就找張雨生來唱。謝天齊畢業後加入飛碟,帶到的藝人就是張雨生,後來張雨生去當兵,他也離開飛碟。張雨生退伍回來加盟豐華,他又來到豐華,所以張雨生每一張專輯,他都參與。

他們年齡相仿,張雨生年紀小謝天齊1歲,而成為很有話聊的同事。

謝天齊回想,張雨生那時常製作張惠妹的專輯到深夜,他自己也忙著打點藝人大小事。張雨生常常帶最愛的可樂就彎過來辦公室找他聊天,兩人天南地北聊到凌晨兩、三點才回家。

2003年,實力派資深歌手蘇芮三日在國父紀念館舉行蘇芮20演唱會。(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 2003年8月3日)

見證過唱片圈飛黃騰達的年代,謝天齊說,當年大型唱片公司編制相當龐大,分工細微,他在負責藝人活動的宣傳工作部門。從飛碟到豐華,負責的都是當年一線歌手,細數過往,見證東方快車發行第一張專輯,跟著小虎隊的逍遙遊巡迴到處跑,與蔡幸娟、李碧華都有深厚交情,也曾帶著歐陽菲菲與日本舞蹈團體TOKYO D聯袂表演。

東方快車合唱團(中央社記者范大龍攝 1989年6月25日)

看到歌手個人特質,挖掘更多可能性

唱片公司挖掘藝人需要看到個人特質,還有可以激發的潛能,謝天齊打從心底欽佩當年彭國華看人的精準眼光,像是張惠妹,具備能歌善舞的藝人質地,自然散發的歌手形象,只要看到她現場的演出就會被莫名感染。

「我們就沒有想要去刻意改變她,她初來乍到的樣子,才20出頭歲,很年輕。原住民就是很會唱歌跳舞,天生就會唱,所以也沒有特別去包裝,就是順勢而為」,他說。張惠妹的個人魅力正是當時唱片圈所欠缺,同時間沒有這類型歌手,加上她的聲音特質被稱是「小蘇芮」,一出輯很自然就成為當時的指標。

1999年張惠妹在香港舊啟德機場舉行兩場露天演唱會,吸引了近四萬名觀眾入場參觀。(中央社記者舒振輝香港攝 1999年9月10日)

張惠妹一砲而紅後,第二張緊鑼密鼓進行,第一主打歌已經敲好「一想到你啊」,音樂錄影帶正在開拍,但彭國華一句話,換作「BAD BOY」當主打,就是看到張惠妹帶著一點性感與搖滾的可能性。最後,專輯一出來,大街小巷傳遍這首歌,就知道攻下灘頭。

「我後來非常佩服彭先生的眼光,他不論是在選歌上,並且在每張專輯定位時,都會去挖掘出歌手不一樣的面向。」謝天齊這樣回憶唱片界曾經的精神領袖。

一張專輯能否成功,唱片公司從挖掘出歌手特質開始,就進入不斷的嘗試與考驗。所謂的流行音樂,以唱片界簡單的話來說,就是要被覺得是會浮上檯面的作品。回顧30年來拿下金曲獎的作品,最後留下來的聲音,至今都被大家記住且廣為流傳。

金曲獎鼓勵多元創作,不斷開創新的形態音樂趨勢,也是金曲獎成為具有公信力的原因。作為華語音樂的傳承工作者,謝天齊真心希望見證歌手留下經典歌曲,能夠參與其中已是自己最大的榮幸。

謝天齊(中央社記者張皓安攝)

與歌手間最終還是取決信任

在唱片圈的歷史洪流中,想當明星的人如過江之鯽。聽一個人講話,可能看不出來他作為歌手有什麼特色,但歌手在表演時,全身散發的光和熱是最真實而直接的。

謝天齊輾轉在不同唱片公司歷練過,經手藝人包括張惠妹、張雨生、歐陽菲菲、蘇芮、陶晶瑩、費翔、王芷蕾、張清芳、王傑等偶像,謝天齊說,早期真的就靠著一股傻勁,帶著藝人去跑通告節目。

以前唱片宣傳分工細,電視、廣播、平面媒體、活動都有專人負責,不同執掌都需要一定的人脈與專業,他從活動宣傳轉到電視宣傳時,當年沒有手機、網路,拿著前同事給的製作人清單就一家家登門拜訪;來到負責平面媒體的宣傳,讀著資深娛樂記者的海量新聞,一篇篇自己學著寫出供稿資料。他回想那些年的工作,如果沒有熱情,可能無以為繼。

謝天齊透露,對一名宣傳來說,和歌手間的信任最為重要。回到人跟人最簡單的相處,歌手也是平凡人,看到他們成功替他們感到開心,見到他們失落,也彷彿自己難過得揪心。 「兩個要一起共事的人,如果彼此間互相猜忌,或彼此有嫌隙,我覺得工作起來不會愉快,事情也不會順利。」

2008年台北電影節,電影「海角七號」男主角范逸臣帶著自己的樂團高歌電影主題曲,為活動揭開序幕。(中央社記者蘇聖斌攝 2008年6月20日)

范逸臣在接演「海角七號」前,事業陷入低潮,因為飾演男主角「阿嘉」再度翻紅,在電影裡主唱的歌曲「國境之南」更獲得2008年第45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

謝天齊說自己一路看著范逸臣星途起落,一時不禁眼眶泛紅,「小范是內斂的人,不會輕易說出心裡的話,但你知道他是信任你的。」范逸臣如今大多在中國大陸發展,之前短暫回台,所有在台灣宣傳的活動都沒有一絲怨言,就因為相信謝天齊的出發點是善意的。

謝天齊認為,作宣傳要先認清自己,個性不能夠太害羞,「害羞」可以當作歌手的特色,但是放在宣傳上是行不通的。宣傳是幫歌手與別人溝通的窗口,必須主動、要察言觀色,然後很細心觀察任何與藝人有關的狀況。並不是等到有事情發生後,再亡羊補牢。

走過唱片界的31年歲月,如今歌手的宣傳也不像早期唱片公司,認為「成功可以如法炮製」,這個案子成功了,就可以連帶推出好幾張相似概念的專輯。

現在是創意勃發的年代,分眾市場更加明顯。歌手不再只是展現美麗、帥氣,僅以聲音收服觀眾。現在的歌手要走向全方位,需要個人特質,也要會闡述個人想法,要鞏固歌迷,也要會向大眾發聲。如今宣傳除了帶歌手跑通告,自媒體的時代來臨,出了門就是公眾檢視的時間,透過不同媒體的特性,要能適切地表現出歌手的各種面向。

金曲獎邁入第30個年頭,謝天齊分享他眼中的金曲獎。

Q:對哪一屆金曲獎印象最深刻?

謝:應該是第25屆金曲獎,那場頒獎典禮可以說媲美葛萊美獎等級,讓他相當驚艷。在台下看到舞台就覺得這個舞台設計太屌了,好國際化。

後來才知道是總監陳鎮川邀了11位金曲獎專輯美術設計,包含蕭青陽、聶永真、王志弘、方序中等,再搭配13組的國內外知名動態影像設計團隊設計出來的舞台。

第25屆流行音樂金曲獎頒獎典禮(中央社記者張皓安攝)

Q:想對而立之年的30歲金曲獎說些什麼?

謝:一路走來,謝謝金曲獎帶給華人音樂圈許多的精彩與感動。希望金曲獎能夠永恆不朽,繼續創造更多的金曲黃金年代。

很感恩自己在業界能一直服務,繼續為歌手們加油打氣是自己的榮幸;可能以後我退休了,再回過頭來看待自己,走過這些音樂的路,雖然自己不是創作者,但仍會覺得陪著他們一起走過來就是人生最美好的回憶。

Q:曾經難忘的表演橋段?

謝:第28屆金曲獎上,張惠妹表演致敬張雨生的組曲『雨後星空』。阿妹雖然感冒,但唱得非常感人,努力收斂著內心激動把曲目完成。且當年金曲獎特別貢獻獎頒給張雨生,我帶著張媽媽去領獎。當張媽媽講話時,不知是淚水還是眼睛不好,張媽媽看不清楚手稿,主持人陶晶瑩還在張媽媽身旁陪著看稿念了感言。

我跟張雨生這麼有緣分,在第9屆金曲獎,張雨生專輯《口是心非》獲「最佳流行音樂演唱唱片獎」,也是我陪著張爸爸去金曲獎,看著張爸爸上台領獎。

第28屆金曲獎頒獎典禮特別貢獻獎得主、已故歌手張雨生的母親(左2)及弟弟(左3)登台領獎,張母哽咽致詞表達感謝。後右為歌手張惠妹。(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2017年6月24日)

Q:如果有時光機,你會想回到哪一年的金曲獎?做什麼事?

謝:我想到是第26屆的金曲獎,張學友拿著一根香腸就上台要給當年評審團總召伍思凱,成為當年「一根香腸泯恩仇」的佳話。我想回到那年,再送上兩瓶啤酒給他們,因為他們兩本來交情就很好,像哥兒們。

擔任評審團總召的歌手伍思凱出席第26屆金曲獎流行音樂類入圍名單公布記者會。(中央社記者吳翊寧攝 2015年5月18日)

我當時是伍思凱的經紀人,努力說服伍思凱當評審團總召。我告訴伍思凱說,很難再找到比他更適合的人選。因為這些年伍思凱在華人音樂界,繞了一圈到處工作,不但各地巡迴演唱,也去中國大陸參加過那麼多選秀的導師,因為選秀聽過那麼多的音樂,應該回到金曲獎貢獻自己的所長。

那年金曲獎,伍思凱看著自己好友張學友沒能得金曲獎最佳男演唱人,深覺難過,但作為評審也是沒辦法。伍思凱說他必須公正,但是他很傷心。讓我看到台灣金曲獎的專業,也看到伍思凱在唱片圈如此重視哥兒們情誼。

因此,那個當下我最想送上兩瓶啤酒,讓他們哥兒們可以配香腸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