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擺暝鬧元宵

一場擺暝祭彼此凝聚,返鄉客攜外地人重塑馬祖
文:鄭景雯 / 攝影:林俊耀

前言:

今年冬天異常暖和,暖到農曆過年時,中南部還可穿短袖四處拜年,然而一場從鄰國散開的肺炎疫情,在這不冷又不熱的氣候中悄悄蔓延,嚇得人們從街頭躲到屋裡防疫,原本過年後要舉辦的台北書展,還有學生們的開學,時程都往後挪移。

一些從民間信仰衍生的慶典卻未喊卡,元宵節相關的新北市平溪天燈、台南鹽水蜂炮、台東炸寒單照常舉行,盼藉祭典儀式趨吉避凶、祈求平安。

距台灣211公里的馬祖,島上的閩東文化雖有別於台灣,但同樣有著元宵慶典,那就是傳承百年的「馬祖擺暝」。擺暝鬧元宵,也盼望眾神保佑,助所有人安然無恙度過肺炎疫情的考驗。

源自福州閩東的馬祖擺暝

「馬祖擺暝」源自福州,整夜的祭祀與地方廟宇的元宵酬神,緊密結合。馬祖四鄉五島79座宮廟中,有68座會舉辦「擺暝」,可說是馬祖人最隆重的傳統祭典。在北竿、南竿、東引、莒光等地所呈現的祭典型態,除了保留豐富完整的傳統,其中也各具特色。

馬祖擺暝除了酬神敬祖、為民祈福,也是凝聚馬祖人的重要節慶。擺暝期間,馬祖人可是一刻都不得閒,婦女負責準備酬神祭品,男人則是活動要角,扛乩、遶境等儀式都得靠壯丁,小孩則負責打鼓板,忙到原本做生意的餐廳店家都得暫歇。這幾年,隨著人口外移,馬祖的軍人也得投入人力,協助舞龍舞獅、遶境等儀式,馬祖上上下下全心投入祭典,在地青年王江捷說,「我們過年不回馬祖沒關係,但擺暝一定要回去,應該要給馬祖人放擺暝假,那幾天忙都忙死了!」

擺暝期間,馬祖大大小小全都參與,小孩多半加入鼓板隊。(攝影:鄭景雯)

我在搭上前往馬祖北竿的飛機時,心中畫了一個大問號,明明四周座位很空,哪像王江捷說的「機位一票難求」?後來知道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返鄉人少了三分之一,小三通暫停,外來客也變少。

相較四、五月的「藍眼淚」季節,馬祖街頭滿是觀光客;擺暝期間,路上卻是在地或返鄉人居多,馬祖人把擺暝看得比過年還重要。文史工作者王花俤說,馬祖受海洋環境影響頗深,早年居民多半討海,冒險犯難,面對大海堅毅不拔,但同時也知應變。海上生活不確定性高,居民寄託神明,精神透過擺暝凝聚,展現台灣典型移民社會面向。

擺暝祭典集中舉辦 有助推展文化觀光

馬祖擺暝不是只有一天,就像是媽祖遶境一樣,橫跨數週。早年從農曆正月初七到二月初五,在馬祖四鄉五島約79間廟宇,每間都有各自的酬神祭祀,後續為了有效推展地方觀光,擺暝祭典集中在農曆正月初十三到初十五。

今年擺暝祭典集中在馬祖北竿,在地居民說,如此能集中資源,也可把祭典辦得更盛大。2019年馬祖擺暝也被文化部文資局登錄為國家重要民俗,意味這項無形文化資產,將被永久保存。


今年十三暝(正月初十三)在北竿坂里村舉辦馬糧文化祭,神明遶境祈福、燒馬糧;十四暝(正月初十四)在北竿橋仔村舉辦,可求子嗣、求發財金、求文昌運、解百年籤詩;十五暝元宵節(正月初十五)在北竿蕭王府舉辦祭祀大典,遶境祈福、放煙火,最後再到喜家送喜。

一連3天密集祭典,動員全村及在外工作的馬祖人,居民緊密扣連,人情味濃濃。

擺暝不只是全馬祖人都動員,就連軍人也參與。

擺暝期間家戶掛風燈 迎神送喜吃食福

馬祖擺暝祭典的歷史,推測應有一、兩百年。王花俤說,擺暝與馬祖島嶼四面環海的地理環境有關,早年馬祖先民多半從中國長樂、連江、羅源等縣移民,同時也把信仰文化帶入。

馬祖文史工作者王花俤原本是國中校長,退休後投入民間,為家鄉馬祖找回過往的歷史文化。

「擺暝」用馬祖話發音為「北漫」(bā̤-màng;注音:ㄅㄝˇㄇㄤˋ),「擺」是陳列、擺放的意思,「暝」即是「夜晚」,意味著在晚上擺設好供品祭神的儀式。

此習俗源自早期福建福州一帶農村,盛行於馬祖列島與閩東地區,早年承襲舊例,馬祖四鄉五島都有「上彩(綵)暝」掛燈的習俗,也為各村元宵慶典拉開序幕,形成一系列元宵迎神華會。北竿、南竿、東引、莒光等地呈現的祭典文化型態,除了保留豐富完整的傳統做法,也各具特色。

擺暝祭典包括多種儀式,從「上彩暝」掛燈開始,宣告元宵節來臨。家家戶戶掛上風燈,全村燈海迤邐、相互輝映,有喜的人家特別高掛喜燈,有送燈添丁之意,燈罩上多有石榴紋飾,象徵多子,喜鵲象徵報喜,以迎來喜神關注綿延子嗣。

擺暝期間家戶掛風燈(左、右、上側),從「上彩暝」掛燈開始,宣告元宵節來臨。

接著再以「擺暝」邀請四方眾神降臨,共享祭品;再到「迎神」,遶境陣頭巡遊街頭巷弄,鑼鼓鞭炮喧天,神人同歡。激情過後,以「送喜」、「食福」象徵吉祥圓滿,通常在年前結婚或生育的喜家,在迎神遶境後,廟方神乩、香案、鼓板隊組成送喜隊伍,前往喜家道賀,喜家接下神明香爐置於新人床上,象徵傳繼香火,並由長老唸一段「添花」詩詞,觀禮者同時以馬祖話喝采:「好啊!發啊!」,隔天擺暝結束,燒紙箔補充神明財庫,並舉辦「食福」餐敘。

王花俤說,對馬祖人而言,「送喜」是重要儀式,「延續子嗣很重要,神明在地方扮演重要角色,從出生、結婚到死亡,廟宇的神明都會介入。」

擺暝扛乩文化 神轎靈動代表神明Talking

採訪當天,一下飛機先是抵達北竿芹壁村,大清早的,遠方就傳來鞭炮聲。當地人說,農曆正月近乎一整個月,處處都可聽到鞭炮聲,鞭炮聲環繞的每間廟宇,也著自己的獨特文化。

北竿的扛乩文化可追溯至閩南,再從閩南傳至閩東,坂里的扛乩則是源於塘岐村的蕭王府。最初蕭王爺透過擲筊下諭,信眾覺得不踏實,請示可否請乩童降駕,幾經研議後,把竹椅和竹棍改成轎,製作出最早的神轎,但竹轎經常破裂,最後改以木製。

而扛乩的人則為「乩將」,由4名乩將扛轎,另一人擔任「桌頭」,請神登鑾駕下諭,之後逐漸在北竿各廟宇傳習,成為所謂「扛乩文化」。

北竿的扛乩文化可追溯至閩南,再從閩南傳至閩東,扛乩的人稱為「乩將」(右1、左1、左2),由4名乩將扛轎,另一人擔任「桌頭」(右2),請神登鑾駕下諭,之後逐漸在北竿各廟宇傳習,成為所謂「扛乩文化」。

扛乩的4名乩將多半由神明欽點,每年元宵擺暝會香時,神轎以扛乩方式出巡,有時可看到各廟宇神轎相遇,靈動振擺、相聚盤旋,形成獨特的「神際交流」。當地人說:「這是神明在Talking(聊天)」,聊得越起勁,神轎靈動旋轉地越厲害。

一般乩將都由男生扛乩,唯獨橋仔村鳳凰宮的乩將全是女子,因為鳳凰宮祭祀的是臨水夫人、林女帥、三仙姑眾女神,主求生子與小孩平安,乩將也通常由求子成功的還願女子擔任。

除了扛乩的乩將外,另有一人為「桌頭」,也就是神明的翻譯官,當神明透過乩轎右側在桌子上畫符寫字時,桌頭則負責傳達神明旨意。

30歲的王江捷今年也擔任白馬尊王的乩將。他說,馬祖人從小就參加擺暝遶境,「年紀還小時,在遶境隊伍裡扮演『孩仔』神偶,年紀大一點就加入鼓板隊,結婚生小孩後,神明就會點將,點名由誰來扛將,可以去扛乩是一個榮耀。」

過去的王江捷曾經叛逆,曾一度想逃離馬祖這個人際網絡緊密的社會,隨著年紀增長,他的觀念也慢慢轉變,「從小到大,我們的生活都跟廟宇息息相關,婚喪喜慶都脫不了關係,」他笑說,或許是隨著年紀越大,能做的事情也就越多,「對我而言,參加擺暝就是一個不忘本的習俗,」尤其隨著馬祖人口外移與少子化,「能為家鄉做點事,就是繼續傳承這份文化。」

王江捷(圖)過去曾經叛逆,曾一度想逃離馬祖這個人際網絡緊密的社會,隨著年紀增長,觀念也慢慢轉變,認為參加擺暝就是一個不忘本的習俗。

睡廟宇和神明連線 祈夢問事求子求事業

每年農曆正月29日的「祈夢」是相當罕見的儀式,尤以北竿鄉芹壁村龍角峰五靈公廟為聖地。相傳在這天,福州祈夢神祇九鯉神君會飛渡到芹壁五位靈公廟,透過夢境為信眾解惑。祈夢信眾則是打地鋪睡廟裡,早年信徒會自備棉被,這幾年廟方會備好簡易床被,讓信眾焚香祝禱祈夢事畢後,便可順利入眠。

在地居民王傳仁說,想要讓神明入夢,最好是先吃素一天,再來則是不能斷片的昏睡,「睡到打呼那是絕對夢不到,要介於醒與不醒之間,這樣神明才可跟你WIFI連線。」

「祈夢」是相當罕見的儀式,王傳仁所在的北竿鄉芹壁村龍角峰五靈公廟,每年農曆正月29日這天,便有許多信徒到廟裡打地鋪睡覺,祈求神明入夢。(攝影:鄭景雯)

通常來祈夢的信眾,多半以求子、求事業居多,也最為靈驗。王傳仁說,他媽媽當年生了兩個男孩,想求生一女,於是來祈夢,「媽媽夢到她站在街口,有一個穿著卡其襯衫、百褶裙的短髮孩子。」一旦夢到就要趕快起來,把夢境說給「桌頭」聽,經過神明「翻譯官」解夢後,判定這是會懷孕的象徵,果然隔年王傳仁的媽媽就生了女娃。

王傳仁說,許多信眾在祈夢後都會再到廟裡還願,還願的方式很特別,有的人會買床、被、枕頭作為回禮,不過他賊賊地回望我一眼說,「期待有一天可以睡到席夢思。」我笑回這樣不就睡得太沉,導致無法跟神明「連線」?王傳仁說,「有時信眾多,快20個人擠在一塊,根本難以入睡,」許多信眾睡了半天都夢不到,但可請廟裡師姐幫忙做夢,祈求神明點亮一盞明燈。

許多信眾在祈夢後都會再到廟裡還願,還願的方式很特別,有的人會買床、被、枕頭作為回禮>

燒馬糧

「燒馬糧」則為北竿板里十三暝(正月初十三)的特色,白馬尊王歷來是祈雨使神,當地流傳俗諺「坂里白馬王十三暝,普降甘霖泓潤萬物」,指遶境那一夜通常會下起細雨。過去村裡傳言,半夜時常聽到馬蹄聲,認為是尊王騎著白馬代天巡狩,是故遶境時,各家戶必備馬草,焚燒給尊王坐騎食用。

燒馬糧(攝影:周小馬)
過去村裡傳言,半夜時常聽到馬蹄聲,認為是尊王騎著白馬代天巡狩,是故遶境時,各家戶必備馬草,焚燒給尊王坐騎食用。(攝影:周小馬)

元宵節神明大會師 鞭炮炸掉厄運


北竿連續好幾天的擺暝祭典,到了元宵節夜晚才是重頭戲,各家神明大會師,凡神明走過的家戶,鞭炮聲不絕於耳,有時不注意,身體還會被炸開的鞭炮噴到。

隨著祭典結束,人潮散去,島嶼也恢復原有寧靜,空氣留有迷濛霧氣煙硝,地上滿是鞭炮碎屑殘餘。突然一陣北北風迎身猛刮,吹得寒冷刺骨、頭皮酥麻,今年元宵台北氣溫15度,到了馬祖可就只剩下10,體感溫度更僅有8,當地人說,「今年暖冬,以前這個時候只有2度。」

他說完斟滿酒杯,在「食福」宴席上,要我一口把馬祖老酒飲下。陳年老酒暖了身也暖了胃,用古老智慧幫我這個外來人在馬祖打通關。

馬祖地理位置

馬祖列島位於台灣西北西方,福建閩江口外,隸屬福建省連江縣,全縣分為南竿鄉、北竿鄉、東引鄉、莒光鄉,由南竿、北竿、東引、西引、東莒、西莒、高登、亮島、大坵、小坵等大小36個島嶼組成,總面積29.6平方公里,南竿鄉的介壽村是縣行政中心。(來源:Google Map)

馬祖四鄉五島

馬祖列島星羅棋布,各島以南、北竿島距離最近,約15分鐘航程可達,東引和東西莒島間距離最遠,需以南竿為轉運站。馬祖與台灣相距約211公里,但馬祖的高登島僅與中國相隔9.25公里,也是馬祖最接近中國的島嶼。(圖片來源:馬祖國家風景區管理處)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