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欠少年與嘴角上揚的攝影記者

透過自己的觀察去拍想拍的東西,沒有對錯,按快門時的抉擇有愉悅是很重要的
文、圖:徐肇昌

【少年的哈欠,我們的心情】

那天午後與同業打過照面後,我們彼此大概都知道這場抗議的畫面應該就那樣了(對抗議團體沒有不敬的意思)。既然這場活動有好畫面的可能性不高,習慣性的在基本畫面拍攝結束後,開始觀察新聞主角之外的週遭人事物。

一名抗議者帶來參加活動的孩子靠在拒馬前,我跟某同業默默被少年的一舉一動吸引,心想著抗議少年與龐大警力還真是強烈對比。說時遲,那時快,少年深深打了一個哈欠,我們倆不約而同舉起相機按了快門。少年完美的詮釋了我們當天下午的心情。

【攝影記者嘴角上揚的時候】

攝影記者經常必須拍一些制式又行禮如儀的畫面。行禮如儀之際,如果視線範圍內發生了有趣畫面,我相信在這數位化普及的年代,攝影記者應該都會按個幾張。

在那一秒鐘,如果聽見快門聲響不只從自己的相機發出來的時候,那一瞬間會很清楚感受到「英雄所見略同」的共鳴,默默覺得剛剛一起按快門的同業是同一掛的。

當然也有時候,聽到同業急促的快門聲時,會納悶別人到底在拍什麼。朝著對方鏡頭方向望去,瞬間會知道我們不是同一掛的!

不過我還是認為攝影是很主觀的,每個人透過自己的觀察,去拍自己想拍的東西,沒有對錯,按快門時的抉擇有愉悅是很重要的。

關於這兩張在警察節慶祝大會台下的一隅,我也有注意到同業同時按了快門。畫面跟新聞主題沒太大關聯,按快門的當下,我依稀記得我嘴角上揚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