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時裝界走到劇場界 蔡毓芬堅持用服裝為角色說話

每一套戲服都是她的孩子,每個角色都是獨一無二,她愛上劇場的1001個理由:「不重複」……
2021/5/9
文:趙靜瑜/攝影:鄭清元/影音:洪凰鈞/圖片提供:如果兒童劇團、綠光劇團、國光劇團

曾經是紡拓會主辦中華民國第一屆服裝設計新人獎第二名得主,前途一片光明;同時間有好幾組台灣服裝公司在搶人,但蔡毓芬最後選擇離開設計一般服飾之途,走上劇場服裝設計之路,全是因為個性裡面無法忍受「重複」。

短髮俐落,說話飛快,蔡毓芬是劇場界知名的「爆炸老師」,原來她從小自然捲,還有一點暴牙,被取了「爆炸」的外號,這個外號也暗藏了她取之不竭的設計能量,彷彿金頂電池,想法多、性子急,只要講到劇場服裝設計,從理論到實務,從大方向到小細節,說著說著就停不下來。 

蔡毓芬歷經手繪到電腦繪圖的年代,見證劇組服裝產業的變遷。(攝影:鄭清元)

劇場服裝作品超過300部

蔡毓芬從魔奇劇團入團至今,從事劇場服裝設計34年,參與作品超過300部,涵括舞台劇、兒童劇、京劇、崑曲、舞作,甚至定目劇,包括國光劇團過去的「閻羅夢-天地一秀才」,剛重新演出的「狐仙」、紙風車劇團「小小羊兒要回家」、綠光劇團「再會吧北投Plus進化版」到國立臺灣交響樂團音樂劇「妖怪台灣」與如果兒童劇團的「豬探長」系列,或飄逸或冷豔,或歡樂或淘氣,服裝通通出自她之手。

綠光劇團「再會吧北投Plus進化版」服裝反映北投酒家年代。(圖片提供:綠光劇團)

「年輕時,台北國家兩廳院剛落成,我就是喜歡看戲,看表演,也喜歡看雲門,覺得表演也不錯,於是就想要去當演員,翻來翻去,只有魔奇劇團在招考團員,我就去了。」蔡毓芬說,當時她跟現任紙風車劇團執行長李永豐同一期,但進團之後,發現劇團資源非常缺乏,她又是唯一會做服裝的,自然而然,舉凡跟『布』相關的事情,再加上服裝管理、化妝、道具製作等等,「都歸我處理。」

珍惜生命,就去熱愛你所喜歡的事物,蔡毓芬是用青春跟熱血在愛著製作服裝這件事,「當時大家都年輕,導演演員都不太管我,怎麼做都可以。」第一齣戲 「淘氣鳳凰七寶貝」的服裝,是從一堆別人捐的衣服剪起來拚,再加上一點點布料做成;後來做綠光劇團「結婚!結昏?」第一版,她還記得製作費「非常非常低」,蔡毓芬沒多想,回家把父親的西裝,媽媽的旗袍拿出來「貢獻」。

蔡毓芬設計國光劇團的戲服,也讓外界看見她的設計實力。(圖片提供:國光劇團)

父母親支持 人生與色彩同行

蔡毓芬有四個兄弟姊妹,她排行老三,從小功課普普,但哥哥姐姐功課都很好,而那正是升學主義掛帥的年代,她則是把時間都花在畫畫上,家裡牆上滿滿的裝飾就是她美術比賽得獎的獎狀,父母親也給她最大的支持。

「當時一般人薪水大概是6000元,我還記得我媽幫我買的顏料一小瓶就90塊,畫畫用的都是進口紙,還幫我買日本鋁架寫生,背出門走路很有風。」蔡毓芬說。

只會畫畫還是很難找到立足之地,蔡毓芬希望拚上大學,終於考上實踐家專服裝科夜間部,白天在服裝公司上班,晚上到學校上課,周末假日就去魔奇劇團報到,排滿滿閒不下來的工作期程,正好適合她有一點過動的工作狂性格。

蔡毓芬喜歡作息正常,也盡量不讓助理加班。(攝影:鄭清元)

拿到紡拓會主辦中華民國第一屆服裝設計新人獎第二名,也是蔡毓芬人生轉折點。

「沒有人覺得我會得獎,只有李永豐押我會得名,帶了花來。」蔡毓芬說,唸完優勝名單之後,「我心想完了。」再唸到第三名,也不是她的名字,沒想到她得了第二名。

當時蔡毓芬白天已經在服裝公司上班,得獎之後行情水漲船高,前前後後被挖角四、五次,表現出色,「當時設計一季一款衣服做400件,多賣的設計師一件可以抽一塊錢,我拿過一萬多的獎金,比本薪還要高。」

這樣的日子沒多久,蔡毓芬就「膩」了,「怎麼說呢,服裝品牌有要延續的精神,有長銷款式,每一季都會不斷重複,我比較不喜歡重複,劇場的服裝工作正好非常適合我。」就這樣,蔡毓芬離開服裝公司,開始了劇場服裝設計師的專職生涯。

每一張手稿每一件服裝設計與材質決定,都有蔡毓芬的堅持。(攝影:鄭清元)

關進廁所調染劑 甘之如飴

蔡毓芬回憶,她做紙風車劇團「歡樂春節」,要在黑暗中讓觀眾看見繽紛飛舞的彩帶,「當時我把自己關進廁所,嘗試各種化學染劑,希望完成李永豐的想法,最後染出第一代螢光彩帶讓團員使用。」

與國光劇團合作超過20年,蔡毓芬設計新編京劇「十八羅漢圖」定調以黑白水墨裝為主,將戲服當成畫布,回到了青少年的自在開心,「我就是去工作室把布攤開,在上面畫國畫,這我很擅長,所以每一件衣服的設計都不同。」

她也有她的執拗。拍劇中一角「赤惹夫人」定裝照時,她一定要執行製作找來一隻白色貓,「這裡面的黑與白都有不同層次變化,這角色就是貴婦,一定得有隻純白色的貓,才能讓這個角色更有說服力。」最後直到晚上10點,執行製作終於借到貓,完成拍攝工作。

蔡毓芬說,她在乎的是一個戲演出2小時,觀眾要看到甚麼,這齣劇想呈現的是甚麼,再去規畫如何設計服裝,「不光只是考據而已,服裝跟劇本一樣,就是讓角色說話。」

蔡毓芬設計國光劇團「狐仙」服裝之細膩飄逸,深獲好評。(圖片提供:國光劇團)

蔡毓芬說,劇場太多元,今天清代、明天宋代,還有科幻與想像,「我們的任務就是要做到演員出場,衣服出來,讓觀眾不要睡著。」蔡毓芬說,做劇場服裝設計,服裝史與藝術史是基本的,再加上所需要的功能,需要水袖加水袖,需要快換裝就得加上一些小物件,幫助演員迅速脫穿,「我的原則是材質不能太重,不要讓演員擔心。」

為了解決水袖需不需要的問題,蔡毓芬還設計了「活動水袖」,以釘扣暗藏其中,讓演員可以自行換裝,也解決導演這場戲需要水袖,下一場又用不上的問題。

對蔡毓芬來說,所有布料在她眼底都是「亂中有序」,十之八九都可以找到。(攝影:鄭清元)

「熱情」加上「廣學」 成功不二法門

現在登記有案的劇團超過數百個,每周每個城市都有演出,蔡毓芬說其實很需要劇場服裝設計,「觀眾喜歡看戲,劇場生態鏈才會健全。」蔡毓芬說做劇場服裝設計除了考量配色、材質跟角色,還包括快換、結構設計等等,「要有認知,服裝是為了劇而服務。」

蔡毓芬說,做劇場服裝設計師首先要有熱情,「跟布有關的都要做。」她還記得之前做李國修的戲,一人分飾多角的狀況下,「我是按碼錶計算,6秒換一套,中間花了很多心思讓服裝可以迅速換穿。」其次,劇場工作是非常過勞的行業,「一定要能自律,訂好工作進度。」

再來就是要「廣學」,蔡毓芬說,「服裝史、藝術史、服裝材料學、色彩學到畫畫,這些都是基本功,也要做到道具、金工都要會一點,隨時現場臨機應變,讓戲順利進行。」

如果兒童劇團的各種動物裝扮是蔡毓芬非常喜歡的挑戰。(圖片提供:如果兒童劇團)

掌聲響起 我跟演員一樣滿足

「當掌聲響起,我就跟演員一樣,覺得一切的辛苦都值得,做這行生計是考量重點之一,絕對辛苦,但也絕對可以滿足你的成就感。」

現在的蔡毓芬生活非常規律,早上大概7點多起床,和先生一起吃早餐;9 點多助理來上班,開始一天的工作。5 點多助理下班,蔡毓芬晚上看彩排,沒有彩排時就思考構圖,或者畫設計圖。除此之外,蔡毓芬非常喜歡看戲,不只看自己設計的,也看別團的戲,讓自己夠一直在工作狀況內。

蔡毓芬出國重點之一就去看布買布,走到哪裡買到哪裡。(攝影:鄭清元)

蔡毓芬住在14樓,工作室就設在家大樓同一棟,上班時間,工作室放著廣播新聞當成背景音,助理們或者踩著裁縫機手工親縫,或者對著設計圖再三確認。工作室裡面大多數的空間幾乎都給了布,蔡毓芬分色系放置布料,大致分成冷色系與暖色系,「之前沒有疫情的時候,我常常出國,一出國就是個把月,到處看布,買布,走到哪裡買到哪裡。」

某一塊布高貴華麗,像日本的和服料子,蔡毓芬心裡會暗自配對,「也許這塊布可以留給某個團新戲裡面的國王。」她的心中,永遠有一個小劇場。

「我沒有不喜歡的設計,每個都喜歡,每個為劇組設計的服裝都是我生的小孩。」蔡毓芬說,做劇場的服裝,每個劇本,每個製作都像在打仗。蔡毓芬說在劇場工作久了,她的小技巧是開會之後大家有共識,她會很快出圖,「我出稿會比較快,等到進劇場時,如果萬一椅子顏色跟我的服裝撞色,或是打光與服裝顏色衝突,我會提出說我已經開始製作,看要怎樣調整。」

蔡毓芬說,劇場是團隊合作,每個環節的搭配都需要時間調整,大家一起溝通,不可能一人決定,但她也有她的堅持,「我有我的原則,會希望每次呈現出來的服裝代表我自己,如果劇組自行修改或亂搭,我會說那就把我的名字拿掉。」

「第一次大家開會之前,我會先看劇本,大致先區分出分場,分幾套服裝:之後進入工作期,開始確定顏色,確定設計圖,選布料材質。」蔡毓芬說她自己不是戲劇科班出身,一切靠摸索,現在多年磨成精,已經有了「蔡毓芬模式」,現在也已經將這樣的工作流程系統化,交給下一世代對於劇組服裝設計有興趣的年輕人。

喜歡劇場的理由千百萬種,蔡毓芬的重點是「不重複」,「每齣戲每個劇本都不同,上一齣戲服剛出,緊接下一齣戲的前置會議又要開始,劇場的節奏與工作方式很適合自己。」蔡毓芬很慶幸這些年,設計的服裝已經有「蔡毓芬特色」,每部戲她都會給自己小小的實驗,不單單只是不重複過往,更重要的是在不重複之餘,也能找到設計的樂趣。

蔡毓芬享受演員穿上她設計劇服的時刻,彷彿一切美夢成真,紙上一切就活了起來。(照片提供:蔡毓芬)
主題照:蔡毓芬(攝影:鄭清元)

蔡毓芬小檔案

實踐家專服裝設計科畢業,生活、佳爾迦、CITY、比其等服裝品牌設計師。中華民國第一屆服裝設計新人獎第二名,超視電視台形象部主任,劇場設計作品超過300部。

戲劇作品:
故事工廠:《暫時停止青春》、《我們與惡的距離》。
綠光劇團:《再會吧北投 PLUS》、《結婚!結昏?辦桌》。
屏風表演班:《六義幫》、《女兒紅》等。
果陀劇場:《天使不夜城》、《吻我吧娜娜 1997 版》。

傳統戲曲作品:
戲曲中心旗艦製作:《當迷霧漸散》。
一心歌仔戲團:《千年》。
國光劇團:《十八羅漢圖》、《王熙鳳大鬧寧國府》、《閻羅夢》等。
辜公亮文教基金會:《項羽的兩個女人》《原野》、明華園戲劇團《龍逆鱗》等。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