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一種喜歡的方式告別

通常,你都用甚麼方式跟喜愛的人事物告別,是笑容還是眼淚,是一個大喊或是一場狂歡?
2021/8/1
文:趙靜瑜/照片提供:NSO國家交響樂團、國家兩廳院

被稱為「交響樂之父」的奧地利作曲家海頓不但創作無數,個性和藹可親又機智幽默,他創作的「升F小調第45交響曲」就被後代稱為「告別交響曲」。

海頓當時在尼古勞斯公爵府邸擔任樂長,公爵非常迷戀他建造在埃斯特哈扎城堡的夏宮,每年都要帶樂師們去那裏排練跟演出。1772年,尼古勞斯公爵一樣浩浩蕩蕩帶著樂團去夏宮,而且停留的時間比往年更長。歐洲人對於度假非常在意,再加上樂師都是獨身而來,無法攜家帶眷,樂師們都希望可以早點完成工作,回家和家人團聚。

團員逐漸消失在舞台 暗示歡樂時光終將結束

樂師們於是向樂長海頓求援,請海頓想辦法說服公爵回去,海頓最後想出了一個絕佳的辦法,就是創作出「升F小調第45交響曲」,而且專為公爵演奏。

這首曲子演奏到最後一個樂章時,樂師們依次先把自己面前的蠟燭吹熄,收拾樂器默默退場,先是法國號樂手收拾樂譜告退,再來是雙簧管,燭光一點一點地漸次熄滅,樂手們逐漸消失在舞台上,最後只剩下2把小提琴奏出輕柔的音樂,結束了這首交響曲的演出。

蕭瑟的舞台,動聽卻單薄的樂音讓公爵不禁思家的情懷。演出結束後,公爵回到後台對所有團員說:「我們明天就回去。」從此,這首有趣的交響曲便命名為「告別交響曲」,至今這首交響曲仍在世界各地上演,感受著海頓在音樂中流露的幽默。

以花束為禮,NSO交響樂團感謝指揮呂紹嘉對於樂團11年來的掌舵。(照片提供:NSO國家交響樂團)

深刻如歌的告別

同樣是告別,NSO國家交響樂團藝術顧問呂紹嘉則用「深刻.如歌」音樂會卸任藝術顧問一職,名義上真正「告別」了NSO國家交響樂團。

歷經隔離、順利舉行大師班,又取消音樂會到疫情控制得宜,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宣告可能從三級警戒轉為二級,原本呂紹嘉都已經收拾好行李準備要回德國,跟著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步伐,呂紹嘉改了班機又留了下來,準備這場象徵藝文解封的重要音樂會。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也是呂紹嘉口中說的,冥冥之中的安排。

疫情年代,呂紹嘉說,他十分贊同國表藝董事長朱宗慶所說,「這是上天給的試煉,我們都要謙卑接受。」

沒有多餘的語言,只用音樂,呂紹嘉完成了他在NSO藝術顧問任內的最後一場演出。(照片提供:NSO國家交響樂團)

4首經典弦樂上場 餘音嬝繞

先是2020年卸任了NSO音樂總監一職,但又因為疫情延宕音樂總監遴選流程,呂紹嘉受國表藝之託,接下為期一年的藝術顧問一職,從旁協助樂團運作。可能因為演練多次的「告別」,到了7月31日卸任藝術顧問這幾天,呂老師心情如常,他說音樂會的意義更大於他的離任,「我想了這次音樂會的曲目,有點『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希望帶給樂迷的都是永恆的旋律,對於兩個多月沒有音樂會可以演的NSO團員來說,也一定有很大的感觸。」

這一年來,老師最開心的跟北藝大的指揮大師班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五,只剩下最後的成果發表會因為疫情取消,「每一個人真的都有不一樣的,個性,我也想起我也曾經被我的老師們這樣捏塑過。」呂老師說他無法確定是否可以完成這個未完成的成果發表會,但他覺得他跟指揮學子們都一樣收穫很多。

7月31日音樂會上,考量管樂聲部仍有無法克服戴口罩上場的疑慮,呂紹嘉與團方安排了弦樂聲部,弦樂也正是台灣音樂最擅長的項目。

NSO音樂會上的間隔座,希望讓樂迷在安全距離之下安心聆賞演出。(圖片提供:國家兩聽院)

NSO用精細演出計畫 與病毒保持距離

音樂會全長近一小時,呂紹嘉曲目安排從巴洛克風、歡快展技的葛利格「霍爾堡組曲」,柴科夫斯基「如歌的行板」細膩淒美,加上馬勒「第五號交響曲」的「第四樂章」稍慢板以及艾爾加「序奏與快板」,琴音溫潤質地溫暖,除了極少數民眾搶先拍出掌聲打擾絕美的留白餘韻氛圍之外;而拿著指揮棒的呂紹嘉進出謝幕多次,但始終微笑堅定地「不安可」,也成了無法言喻的完美。

國家音樂廳前4排座位全部清空,讓樂團團員與樂迷都在安全距離下演出與聆賞。(照片提供:NSO國家交響樂團)

為了鼓勵表演藝術界重新回到舞台,也為了讓之後的表演藝術團隊有前例可循,NSO國家交響樂團彷彿在為站上舞台書寫SOP計畫,從動線到上下場,從快篩到口罩,從排練演出的安排到間隔座的思索,莫不以上台的表演者、台下的觀眾以及所有場館工作人員為主要考量,用更多的準備隔絕病毒。

更細緻的是線上直播音樂會的細膩安排,無論是資深古典音樂節目主持人邢子青的導聆串場,會是導播鏡頭的安排取捨,表現都在水準之上,這也代表挑戰線上演出宛如線下實體演出的可能性與獨特性,又貼近了一程。

八月初回到德國之後,呂紹嘉說他會先跟師母去打疫苗,「我還是不要占用台灣的疫苗,回去之後再去登記就可以。」下次再見呂紹嘉返台演出,順利的話就是11月,希望到時候COVID-19(2019 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已經不再影響台灣,也或者,我們已經找到與病毒共處之道。

每一場告別都像是電腦重新格式化,在鼓勵與祝福中邁向下一段旅程。(照片提供:NSO國家交響樂團)

疫情年代,文化部、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與國家交響樂團選擇用一場準備充裕的「間隔座」音樂會,向糾纏台灣70餘天的3級警戒告別;卸下藝術顧問一職的指揮家呂紹嘉,拿著指揮棒用「不安可」向廣大的台灣樂迷告別,而我選擇透過線上直播聆聽音樂會,跟七月告別,也或者只是鄉愿地以為,不曾出席最後一場呂紹嘉以藝術顧問身分指揮的最後一場音樂會,就不算真正告別。

那你呢?

主題照:從三級警戒降到二級,NSO國家交響樂團舉行了第一場在表演場館舉行的音樂會,宣告藝文團隊正式回到舞台。(取自NSO國家交響樂團「深刻‧如歌」直播音樂會網路截圖)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