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火神同行 陳銘澤從爆破到控火的無悔人生

控火16年,練就一身好本事,真實人生卻遭遇3次火劫,反而更讓他堅持自己的理想……
2021/8/14
文:王心妤/照片提供:陳銘澤

台劇「火神的眼淚」劇中娛樂城大火,大概是最能揪動觀眾心臟的一場戲。陳庭妮飾演的消防員徐子伶不只與大火共處一室,更要近距離面對火舌不斷竄出的吧台,火光映得人人心慌,觀眾也緊張地心跳加速。

畫面一轉,劉冠廷飾演的林義陽衝進火場,進到娛樂城撞球間發現受困的王議員後,兩人試圖穿越火焰滿佈的房間,距離大火不到一公尺,配合喘氣的音效,觀眾的心也跟著起伏,最後等待救援時,鏡頭特寫林義陽看著走廊末端的驚愕表情,下一秒鏡頭卻是無情大火撲面而來,觀眾的揪心才勉強隨眼淚微微落地。

時間倒退回開拍前,爆破特技師陳銘澤帶著一群同事巡查娛樂城火場的配置,火焰需要多大?火管和起火點如何配置?如何以安全為前提做出最好的效果?陳銘澤需要配合劇情安排適當的火焰。播出的成品看不見陳銘澤的身影,但他卻是貨真價實的蒙面英雄,讓劇組安全、讓觀眾視覺效果獲得滿足。

工作需要控火,陳銘澤的人生也曾遭遇大火,劫難沒有燒傷他,反讓他更堅持想走的路,燒得人生更加明亮。

誤打誤撞闖進電影圈 遇見點亮人生的火花

「其實我不是學電影相關出身,我是學航空機械的,但在機場的工作,讓我覺得人比較像是機器,我不想要那麼死的生活。」想要活得有趣,陳銘澤升大四那年毅然決定休學,找尋生命新方向。不過尋找人生目標哪有這麼簡單,陳銘澤不諱言從沒想進電影圈,不過命運來敲門,擋也擋不住。

有一天,陳銘澤看到人生劇展徵場務,公告上寫著能加入張作驥導演的劇組。「我想到曾經看過一個幕後影片,幫成龍推軌的職位就是場務。」感覺可以離偶像明星近一點,就是這樣,陳銘澤誤打誤撞,一腳踏入影視圈。

「場務喔......就是什麼都要做啦!挑糞、被罵全部都是工作內容。」語氣輕描淡寫,話卻很重。

陳銘澤當時什麼都不懂,第一部參與拍攝的是樓一安導演的「快樂的出航」,有天被分配到載水任務,「有個實習生人很好,他還幫我畫了個小地圖,那時候沒有Google Map啦!我根本找不到路,只能用南部人的方法,沿路問檳榔攤,問他們怎麼走。」

南部人的不怕生與熱情體現在小細節上,海派個性也讓他因此認識林志儒導演和攝影「寶島哥」曾憲忠,他笑稱一群人混在一起,個性都不受拘束,也願意給新人小弟空間,讓他有更多嘗試的機會。

陳銘澤(中)在拍攝「幸福派出所」時接觸爆破,並希望鑽研這門特效的安全性與表現方式。(照片提供:陳銘澤)

陳銘澤跟著大哥們學習,逐漸熟悉美術、燈光等工作。直到客家電視台「幸福派出所」拍攝時,陳銘澤發現了生命中第一朵愛的火花-爆破。當時他擔任美術,需要幫忙爆破師設置機關,在小小燈泡殼中塞入火藥,再以燈絲作為引信,按下開關,爆破的燈泡表現出槍炮射擊的震撼力。

「這個過程其實滿危險的,有人被燈泡碎片插到手指。」這次的經驗,讓陳銘澤找到一生所愛的引信,但按下引爆開關的契機,其實是希望改善業界爆破的安全性。他後來又加入魏德聖導演的「賽德克.巴萊」劇組,進而考取「爆破工程證照」,開始專注爆破特效。

朱仔師傅點亮火炬引進門 分享所學也照亮人生

台灣劇組並沒有限定需證照才能參與爆破特效,陳銘澤空有證照,在台灣卻少有實地學習和演練的機會。直到2010年,陳銘澤遇見人生中的貴人-池瑞添。

「有天我接到電話,『痞子英雄』製片打給我,他們說這次找了香港特效師池瑞添做爆破,人手有點不夠。不過劇組沒什麼錢,但我一聽香港來的,衝了啊!猶豫什麼?接到電話就馬上搭夜車下高雄。」陳銘澤跟著池瑞添完成拍攝,到底學了什麼?陳銘澤坦言難以說清,爆破特效沒有公式,更多的是自己的鑽研與想像,但池瑞添的精神,才是讓他決定拜師的原因。

陳銘澤親暱稱池瑞添是「朱仔師父」,講起師父,徒兒語氣滿是崇拜。「做特效的人很多,為什麼我只認他是我師父,因為他很謙虛,他總說這些技術不是自己發明的,都是交流來的。這影響我很多,我也會這樣跟新一輩的年輕人說。」

池瑞添除了分享技術,也像是舉著火炬的引路人,讓陳銘澤用正確步調走在人生路。27歲那年,陳銘澤遭遇人生大劫,那年他是日劇「四重奏」的爆破特效師,準備按下爆破開關時,眼前一黑,依稀聽見身邊人的呼喚,再張開眼睛,陳銘澤發現自己暈倒了。強撐著身體,陳銘澤完成拍攝後才自行開車就醫,就在毫無心理準備下,被醫生告知「主動脈剝離」,緊急進行手術。

陳銘澤(左)感謝池瑞添的專業教導,更感謝對方穩定自己的心,能用正確步調走在人生路上。(照片提供:陳銘澤)

「手術結束後,我覺得自己活不了多久,像瘋了一樣把所有積蓄都拿去買爆破的機器或是書籍,香港、日本、韓國、歐美,能找到的書都買回來,英文不好,就一個字一個字查。」陳銘澤急到慌的樣子,池瑞添看在眼裡,中文不流利的他只在見面時拍拍肩膀說:「阿澤,慢慢來,不要急,一切會順的。」簡單4句話彷彿黑暗中的火炬,穩下陳銘澤急切的心,也讓他找到人生步伐的速度。

蒙面英雄幕後控火 神秘力量仰賴專業

雖然陳銘澤大病那年腳步紛亂,但累積的知識成為他操控火焰的力量來源。陳銘澤坦言,爆破技術上許多都是靠「玩」出來的,「我那時候會拿著化學原料調配啊!也不能說是浪費,那些成果會記在一本小簿子上。」

這些資訊都化為成果展現在電視劇和電影,以「火神的眼淚」為例。陳銘澤解釋,要火場視覺效果好,首先要考慮佈景和傢俱安排,「如果傢具擺設有層次,那我們火管也能安排,有前後景,觀眾看到的火焰就會有層次。」他同時也在天花板設計「天使之火」,若在天花板也設置起火點,就會讓火焰型態更加多元。

陳銘澤27歲因主動脈剝離緊急手術,毅然將積蓄與時間都用來研究爆破特效。(照片提供:陳銘澤)

除了視覺效果,陳銘澤還得考慮安全性,這是最困難的部分。因為演員深入火場,火的大小、防火布景都需要格外注意。他舉例,片場的天花板約2mm厚,除了考慮火的大小,還得考慮瓦斯氣體容量或氧氣是否足夠讓瓦斯燒盡,一氧化碳中毒是危機,更嚴重一點,氣體可能衝破房間造成爆炸。另外火場也需要將雜物清空,紙片、塑膠絕對不能出現,「紙片燒到會飄,碰到的地方可能燒起來,塑膠則是會釋放有毒氣體。」

談起自己,陳銘澤語氣輕鬆;談到爆破特效,語氣變得嚴肅。火場佈置完成後,拍攝前必須再三檢查,但陳銘澤卻在過程中發現有工作人員直接用瓦斯洩氣方式查驗火管。陳銘澤語氣從嚴肅轉為嚴厲,「不是要罵他,但這是很危險的。如果室內瓦斯量太高,點火可能燒起來,更可能造成一氧化碳中毒,如果是在國外,有牌照的一定會被吊銷,從此不能入行。」

火是我兄弟 它不會害我的

穿梭火場讓人心驚膽跳,好奇陳銘澤曾被火燙傷嗎?陳銘澤語氣又轉為輕鬆,「沒有!」有次拍攝,片場房間內的竹製茶盤意外燒起,越燒越旺,緊急情況下,陳銘澤從外側與火焰擦胸而過進入場內,再徒手將竹製茶盤拖到片場外圍,卻意外沒留下任何傷疤。「我了解它,知道它是怎麼樣,火是我兄弟,不會害我的,我已經跟它朝夕相處10多年了。」語氣中充滿了堅定。

不怕火的故事足夠戲劇化,陳銘澤的人生也曾經過火煉。「我人生中10年就會遇到一個大劫,17歲那年遇到重大車禍,住院23天,臉從額頭裂到上唇,是醫生妙手回春幫我縫回去。27歲那年,主動脈剝離,曾不知自己還能活多久。37歲又生了一場大病,正在住院治療中。」10年前的陳銘澤遭遇第二次人生大劫,毫不猶豫將一切付出給爆破特效,到了現在,還是一樣嗎?陳銘澤笑回:「一定要啊!頭都洗了,不然呢?」

「但我想我會繼續堅持下去吧!我現在只有兩條路走,一條是好好養好我的病,另一條是找個能繼承的人,這個一定要做,而且我還有公司跟工廠要開!如果不堅持下去......這樣不行啦!」

三次人生大劫,是陳銘澤遭遇的另類大火,如同他說的,火是兄弟,大概不會燒傷他,只會讓他更堅持走這條路,燒得人生更加光亮。

陳銘澤


入圍2020年台北電影獎最佳視覺效果獎

1983年在高雄市出生

重要影視工作經歷

2015年  電視劇「一把青」、電影「紅衣小女孩」
2016年  電影「一路順風」
2017年  電影「目擊者」、電影「角頭2」、電影「黃金兄弟」台灣部份
2019年  電影「灼人秘密」、電影「江湖無難事」
2020年  HBO電視劇「獵夢特工」、電影「急先鋒」台灣部份
2021年  電視劇「火神的眼淚」、電視劇「斯卡羅」、電影「角頭-浪流連」

主題照:陳銘澤穿梭火場佈下火管與起火點,在觀眾視覺效果與劇組的安全取得平衡。(照片提供:陳銘澤)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