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人知面還要知心 姚君看透演員本色打造專屬造型

看透演員靈魂深處,打造獨一無二造型,用針線縫出歷史布匹,讓演員重返過去。
2021/8/15
文:王心妤/照片提供:台北創造、公共電視

想要讓電影裡的角色穿越時空,首先一定是換上那個年代的衣服,才能順利融入歷史。

姚君就有這樣的好本事,雖然時光機器尚未發明,但只要她一雙巧手在演員身上穿針引線,一會兒就能讓他們毫無縫隙地融進歷史。無論是「一把青」清純的女學生朱青、帥氣挺拔的飛官郭軫、端莊堅強的師娘;還是「紫色大稻埕」年輕畫家講究的服裝;甚至導演李安「少年Pi的奇幻漂流」來台拍攝時的人物,造型指導皆是姚君。

姚君操刀「一把青」造型,從飛官的帽子、外套到整體形象都盡力還原真實,當時播出後,經典造型引起不少討論。(照片提供:台北創造)

姚君近期參與兩部時代劇「斯卡羅」、「茶金」的幕後工作,其中「斯卡羅」帶領觀眾重返1867年,導演曹瑞原喊出「打造台灣大河劇」的口號,大到部落場景、小至衣服上的刺繡圖文當然都不馬虎,美術造景由許英光主導,造型則是姚君全面掌控。

上山下海追尋衣物歷史 細緻繡紋深藏社會脈絡

「斯卡羅」改編自陳耀昌小說「魁儡花」,以1867年的「羅妹號事件」為背景,重現台灣瑯嶠地區(今屏東恆春一代)多族群交融的年代。除了有154年的歷史鴻溝需要跨過,還有原住民、閩南人、客家人、法裔美國人等多個族群,如何考據?如何用造型展現出族群特色?這些都成為巨大難題。

姚君不諱言「斯卡羅」規模之大,光是籌備期就是其他戲劇2倍。她更打趣:「雖然製作人應該很頭痛,但幸好有突發事件延後拍攝,不然我不敢想......不!是我用想就知道應該來不及。」言談之中透露任務的艱辛。

以劇中原住民服飾為例,當時背景有卑南族與排灣族,光是區分出兩者的不同,姚君就得從國、內外書籍中尋找相關資料,「有時會有照片,但那些圖片都是黑白的,我們也會針對顏色進一步考據。」除了書面資料,姚君也拜訪部落耆老,從口述歷史、傳承的衣服或是飾品中尋找蛛絲馬跡。但就算功課做的又深又足,姚君仍說:「即使這麼努力了,我們依舊擔心會出錯。」

為了呈現原住民服飾,姚君不只從書籍尋找蛛絲馬跡,更到部落拜訪耆老,從口述歷史、祖先傳承的服裝中推敲當時的服裝細節。(照片提供:台北創造)

服裝不只是遮蔽身體的工具,其實也是社會縮影,像是劇中排灣族男子穿著長袖短上衣,雖然露出腹部,但並不是貼身的剪裁,這就反映當時代的背景,讓衣服有機會從小穿到大,「有些觀眾可能好奇衣服不合身,但這其實反應出他們布料取得不易,也許是用以物易物方式才能取得。」

更深一層探究,服裝上的刺繡紋飾也不能胡亂使用,以排灣族為例,太陽型紋是頭目專用,另外還有蛇型紋、人像型紋、人頭型紋等不同。姚君除了拜訪研究排灣族文化的人類學家,也與排灣族設計師合製衣服。

打理造型不單只是製作衣服,而是要還原當時歷史及社會背景。為了真實呈現服裝代表部落的階級地位,姚君也詳細研究紋飾意義。(照片提供:公共電視)

劇中部落豬朥束社的領袖卓杞篤和女兒烏米娜的服飾中,若仔細觀察就能看見細緻的紋路。姚君認為,「這些細節可能觀眾在影像上無法直接讀取,但我們在製作上,其實是非常認真與小心,不能出差錯,因為在原住民衣飾文化,這些重要性是跟習俗、社會組織、階級都息息相關。」

漢人部分,男性裝束類似,但閩、客的婦女裝扮則不同。閩南婦女多著長衫和長裙,但客家部落重視農業勞動力,為了方便工作,客家婦女長衫下多著褲裝,以地域分類,客家人又能區分出南客與北客,服裝上也相當不同。為了展現族群差別,姚君在漢人婦女裝扮下足苦功,像是客家婦女雖著長至膝蓋的長衫,但工作時卻會將衣服反折變短;上衣雖偏好大袖口,但工作時同樣會反折。種種細節若只看照片,沒有深入瞭解生活習慣,也僅能做有「有形無魂」的服裝。

姚君(左2)製作衣服時,不只還原樣式,更是用細節堆砌出代表的文化、社會階級地位等。(照片提供:台北創造)

斯卡羅力求還原真實 布料色調都不馬虎

預計今年第四季播出的另一檔時代劇「茶金」,配合劇中設定50年代的歷史背景打造出「和洋折衷」風格,混合日本與西洋風並應用在建築、時尚等。操刀「茶金」時,姚君以「破壞演員線條」為主軸,像是溫昇豪的角色就以吊袋褲搭略鬆的襯衫、凌亂的髮型,再搭配鬍子與鬍渣,塑造歷經風霜的頹廢感;郭子乾則用眼鏡、西裝、煙斗等,展現高雅的商人形象。

姚君在「斯卡羅」中則是力求「利用服裝色彩與質地還原真實」。從服裝的版型、刺繡甚至是色彩,都希望幫助觀眾抓到歷史的蛛絲馬跡,像是片中服裝的顏色,多採用貼近自然染色法的顏色,布料也採用麻布、粗布棉,展現出硬挺還有粗糙的顆粒感。

姚君將「斯卡羅」造型主軸定調為「還原真實」,特別採用麻、粗棉布等較平面、粗糙的質料打造服飾。(照片提供:公共電視)

姚君認為,故事建構在154年前的時空,無論漢人、原住民、西方人的歷史都能找出脈絡,也許推敲細節後能做出調整,但一切依舊要建立在「真實」,改動也盡量縮減至配合演員的款型調整,或是現場的臨時修改。

看透演員靈魂深處 打造獨一無二專屬形象

姚君雖然和曹瑞原合作多次,從電視劇「孽子」、「孤戀花」、「倪亞達」、「一把青」等,成果頗獲好評,更靠著「一把青」拿下金鐘獎最佳美術設計獎,但兩人也有意見相左的時刻。

姚君回憶,曹瑞原最初設定「一把青」的朱青,應該要著當時的褲裝,展現如奧黛麗赫本風格的俐落新時代女性模樣。但她與演員連俞涵見面並聊聊後,認為對方形象適合裙裝且更能顯現身材優勢,幾經溝通,姚君與曹瑞原仍沒有得共識。

不過內心有份堅持的姚君選擇相信自己,她利用額外的時間製作裙裝,並在定裝時帶上兩組造型。連俞涵都試過後,曹瑞原當下並沒有直接否決裙裝,直到拍攝時,曹瑞原仍希望先試拍褲裝。「曹導很可愛,看到畫面後,他馬上改變主意了!最後讓朱青全都穿了裙裝,褲裝都沒有穿上。」

雖然乍看下是姚君做對了,但她也認為沒有誰對或錯,「其實是思考邏輯不同,導演是對劇中角色有個形象和想像,但我做造型會考慮演員的條件契不契合。現代人買衣服也會展現優點、掩飾缺點,以造型而言,我明明可以掩飾演員的缺點卻反而彰顯出來,對我來說有點可惜。」

跨國合作看見職人精神 盼傳承30年好手藝

除了跟台灣劇組合作,姚君也曾跟李安導演合作「少年Pi的奇幻旅程」,因為在台灣多地拍攝,姚君負責台灣部份的造型工作。姚君指出,好萊塢劇組分工精細,光是服裝就能分為設計部門、掌控預算的部門經理、打造服裝質感的質感師、調度片場的現場管理經理,還有現場裁縫,但在台灣,姚君就得身兼多職。

姚君曾分享,質感師負責的工作就是將衣物還原年代,以「少年Pi的奇幻旅程」來說,主角在海上漂流的服裝至少製作出100件,再利用化學藥劑,製成10個不同破舊等級的衣服,雖著劇情演進、漂流時間更長,主角也會穿上相符的戲服。如此細心,也讓入行近30年的姚君相當有感。

姚君更難忘的還有「職人精神」,她透露「少年Pi的奇幻旅程」中有許多工作人員,一輩子只堅持做好一件事,只有一件,但做到完美。姚君坦言,台灣的影視產業人才外流嚴重,資深如她都不知道能做到幾歲,更遑論無人帶領的年輕人。她團隊中最年輕的成員就是剛畢業的大學新鮮人,若表現不錯,姚君就會將對方帶進劇組磨練。

姚君除了希望傳承好手藝,也會利用講座分享經驗。(照片提供:台北創造)

近30年經驗留後遺症 手滑買小物藏家中暗房

入行近30年,好奇姚君有沒有養成什麼特殊習慣,姚君笑認,雖然遇到好看的電影或劇還是能入戲,但只要造型有點不對味,自己的注意力就容易被吸走,「像是看一些歐美劇啊!如果假髮有點怪怪的,我就會開始出戲,嚴重一點就會看不下去了。」

她接著更自爆,因為平時要打理時代劇造型,最愛到二手市集晃晃,一不注意就會「手滑」買了許多飾品小物,「沒有需求也很想採購,這可能是最大的隱憂吧!」姚君也透露家中有個房間專門收藏這些小物,「一把青」中90%的飾品都出自她的收藏。

姚君創作的是外在的造型,看透的卻是物品蘊含的歷史痕跡、演員的靈魂深處,若說姚君工作職稱是造型指導,或許有點不夠,「靈魂妝點師」才是更貼切的說法。

姚君


2016金鐘獎美術設計

1966年於台北市出生

重要影視造型指導工作經歷:

2003年 電視劇「孽子」
2005年 電視劇「孤戀花」
2008年 電影「海角七號」
2009年 電影「聽說」
2012年 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
2015年 電視劇「一把青」
2016年 電視劇「紫色大稻埕」
2018年 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
2021年 電視劇「斯卡羅」
2021年 電視劇「茶金」

主題照:姚君入行近30年,「孽子」、「一把青」,到已上檔的「斯卡羅」,造型全由姚君一手打理。(照片提供:台北創造)
聯絡我們
services@mail.cna.com.tw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209號
客服專線:0800-25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