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從痱子粉灑地板跳到出國比賽 B-Boy Choco的霹靂舞哲學:尊重你所愛

入行超過30年的資深舞者、教練B-Boy Choco劉志強,從在家中理髮廳地板灑痱子粉跳到國際舞台,他認為要讓別人尊重熱愛的文化、霹靂舞前,自己得先尊重。
2023/10/23
文:葉冠吟/攝影:王騰毅

隨著強勁Hip-hop音樂節奏,B-Boy幾個搖滾步後,串接數個360度的大小地板動作,單手撐地將全身滯空,挑戰力與美的極限,更比拼創意靈活度。2024年巴黎奧運首度將霹靂舞(Breaking)納入正式項目,讓源自街頭的文化躍上國際殿堂。

街舞風格之一的Breaking誕生於1970年代美國紐約街頭,在多種族裔混雜、幫派各自分立的公共住宅區,為避免大量械鬥造成的流血傷亡,改由尬舞Battle一較高下、解決彼此不滿,用歡樂代替仇恨暴力,也抒發個人主張,與DJ、饒舌與塗鴉被視為嘻哈文化4元素。

這項大量運用地板動作、體能技巧的街頭舞蹈,熱鬧又充滿生命力,且幾乎零成本,逐漸在派對、公園、社區快速傳播,而Breaking的名稱,更從在派對音樂間歇(Break)、沒歌詞段落跳舞的人們身上取得靈感,舞者們則被稱為B-Boy(Break boy)、B-Girl(Break girl)。

地板打滾渾身是傷家人以為交到壞朋友

來到80年代,Breaking開始出現在音樂錄影帶與《Flashdance》、《Beat Street》等好萊塢電影裡,成為年輕人展現自我的次文化代表。1984年洛杉磯奧運閉幕式更邀請200名霹靂舞者站上舞台,倒立頭轉、翻騰跳躍,牽起它與奧運的第一次合作。

穿越太平洋的另一端,回到台灣, Breaking文化也幾乎跟著80年代的影像飄洋盛行。「小時候打開電視MTV,看到歌星、明星的後面舞者在頭轉,就覺得太酷了」,入行超過30年的台灣資深B-Boy、台灣霹靂舞國家級教練Choco劉志強回憶。

厚重的映像管電視機散發著熱氣,播映選秀節目「五燈獎」,當年5度5關的舞蹈團體蓋世太保掀起一波街舞狂潮、紅遍全台,從美國回來的嘻哈團體L.A. Boyz洋派舞步也帶來視覺衝擊,更遑論MTV台裡外國大明星身邊展現高超B-Boy技巧的舞者,帥到讓10歲的Choco目不轉睛。

和朋友靠著「媽媽十塊」的零用錢湊滿250元,Choco跑到老錄影帶行「九五樂府」買偷看很久的跳舞錄影帶,沒人教,就反覆倒帶有樣學樣,成天在地板打滾,弄得髒兮兮滿身傷,讓家人懷疑是不是交上壞朋友、結伴打架。為練習大風車動作,Choco還把媽媽理髮廳地板灑滿痱子粉,氣得媽媽拿皮帶追著他跑,大罵:「街舞可以跳一輩子?能賺錢有成就嗎?」

面對家人的反對質疑,Choco脾氣跟地板一樣硬,「我15歲就沒跟家裡拿錢,很清楚告訴爸媽,我要靠跳舞賺錢」。國中畢業後更為專心練舞,放棄讀升學名校成功高中,轉而保送職校大安高工,「我是大安高工熱舞社創社社長,因為能請比較多公假」,現在回想起來,Choco還是有點驕傲。

儘管遭家人反對,還曾被媽媽拿著皮帶追著跑,但Choco從小就立定志願要靠跳舞賺錢,15歲就沒跟家裡拿錢,經濟獨立。(攝影:王騰毅)

16歲共創舞團 曾擔任阿妹演唱會舞者

1996年,16歲的Choco和年齡相仿好友共同成立TBC,是台灣首個從事街舞表演及教學的專業舞團,「光靠表演和教學,我就能支付每學期6000多塊的高中學費,18歲搬出去住」,也擔任不少明星編舞老師,當張惠妹、徐懷鈺、Energy大型演唱會舞者。

TBC當年為台灣街舞創下許多輝煌戰績,2000年受邀於總統就職晚會及國慶大典表演,4年後成為台灣第一支挑戰世界街舞大賽BOTY(Battle Of The Year)的隊伍,奪下東南亞區域賽冠軍,並代表台灣取得德國漢諾威BOTY總決賽第8名,打響台灣B-Boy國際知名度,名譽雙收。

只可惜TBC不久後內部意見各有分歧,Choco選擇退出自行創業,持續專注練舞,2007年,個人抱走Red Bull BC One亞洲區亞軍,在過去夥伴邀請下、冰釋前嫌再組Formosa Crew,菁英好手齊聚爭取再代表為台灣征戰各國舞台。

Choco(前)在2007年曾奪下Red Bull BC One亞洲區亞軍,至今難忘當年決賽輸給的香港選手。(照片提供:B-Boy Choco、Red Bull)

辦理國際賽事 為新生代創造舞台

「大家都是有名的職業舞蹈老師,平常要教學,通常到晚上9點才有空聚在一起練習,一練就是凌晨2、3點,很辛苦,但我們的目標就是贏」,2008年,從BOTY世界街舞大賽台灣區冠軍一路打到總決賽Bboy團體項目世界第3名,Choco依舊感動,在電視機前反覆盯著95、96年BOTY賽事影片的小男孩,現在成為畫面裡站在舞台的人了。

每當戰勝對手、取得好成績時,聽到不認識他們、不認識台灣的外國選手驚呼「這群人是誰」時,Choco笑說,就是讓他最滿意的瞬間,有機會把台灣Breaking介紹給世界認識。

然而光環有時,日常依舊,年齡、體力、舊傷都是現實。這幾年,比起B-Boy舞者身份,Choco更常以教練、國際賽裁判或賽事主辦人的稱呼更為熟悉。

Choco從2008年起陸續在台灣承辦許多世界指標級街舞賽事,包含Freestyle session台灣區資格賽、R16 RESPECT CULTURE國際賽等。今年9月初就剛辦完總獎金高達110萬的「2023高雄RCBIC霹靂舞國際大賽」。

Choco從2008年起陸續在台灣承辦許多世界指標級街舞賽事,今年9月在高雄舉辦了聚集22國選手參賽的RCBIC霹靂舞國際大賽。(照片提供:高雄RCBIC霹靂舞國際大賽/攝影師林展煥)

讓世界知道台灣霹靂舞光芒

這場賽事從5月起,陸續在世界各地舉辦資格賽,吸引日韓俄等22國頂尖好手來台灣參與總決賽,還邀到有40年資歷的美國傳奇B-Boy Poe 1坐鎮擔任總裁判,高雄流行音樂中心瞬間像個小聯合國。

被問及是不是辦比賽辦出心得了,他直呼完全沒有,「只是因為英文比較好……謝謝媽媽讓我小時候學長X鹿美語,我還是從KK音標學起」。

由於外語能力還行,Choco年輕時和團隊到國外比賽,就常被推出去負責與他國選手、主辦人溝通,「講久了這些人就覺得窗口是你,他們想來台灣辦資格賽時,自然就想到我,要找國際評審也會想到我」。

Choco認為舞池就是個開放平台,藉由競賽把世界各地的舞蹈人聚在一起,讓世界知道台灣霹靂舞光芒,也讓台灣小將有機會接受不同文化、風格刺激,「我想花多一點時間在小孩子、新生代身上,想把知識交給他們,畢竟他們是我們的未來」。

Choco認為舞池就是個開放平台,藉由競賽把世界各地的舞蹈人聚在一起,讓世界知道台灣霹靂舞光芒,也讓台灣小將有機會接受不同文化刺激。(照片提供:高雄RCBIC霹靂舞國際大賽、攝影師林展煥)

我們之所以漂亮 就是因為不一樣

採訪當日,Choco和採訪團隊約在推廣街頭藝術文化、促進交流的全國藝青聯合會新落腳的板橋據點。見證台灣Breaking運動30年起落,Choco認為現在的孩子比他們那代的舞者幸福很多,不會只能在戶外柏油地被小石子扎,能在有冷氣的木地板工作室跳舞。

隨著Breaking運動賽事化、媒體曝光度增加,社會大眾對於這個文化的觀感、接納度都變高,願意了解,「以前覺得是去舞廳跳舞的壞小孩,現在至少覺得你是國手,可以去奧運比賽,家長甚至會主動帶著孩子來教室學舞,可這種學習不一定能長久」。

近期外媒就傳出2028年洛杉磯奧運在納入棒球和壘球、板球、腰旗美式足球、袋棍球、壁球等5項運動後,霹靂舞項目可能被取消。以現實來說,當下一屆奧運沒有Breaking項目後,難得聚上來的熱度是否會消失?

Choco坦言難免會被影響,但Breaking的本質不會變,端看舞者個人喜不喜歡,「不論你是在奧運或亞運舞台,跳舞動作都不受限,依從自己的喜好意志,因為Breaking最終追求的是個人風格。在我們文化裡有句話,我們之所以漂亮,美麗,就是因為我們不一樣」。

因此,他不想教受父母鼓吹期待比賽得獎、為升學履歷添彩的孩子,而是真的喜歡跳舞的人。

Choco超過30年的Breaking職涯,經歷高潮低谷,把他年少得志的傲氣磨平,也學會得更謙虛。(攝影:王騰毅)

年過40 依舊不斷重新學習

今年43歲,和Choco同年代仍在線上活躍、甚至跳得動的B-Boy並不多,「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能跳30幾年,只要你夠愛它,就能跳30幾年,因為會永遠覺得了解的不夠多。文化要能正確地傳遞延續下去,知識非常重要,需要讀好多好多書,才知道如何運用妥善詞彙和他人分享」。

在退出團隊獨自創業期,Choco一度負債百萬,得白天努力教課、兼差賺錢,夜裡把家當掃進垃圾袋裡,騎著機車連夜從40坪的高級住宅搬到滲水的頂樓加蓋,生活瞬間從頂峰跌到低谷。

在深陷低潮的2、3年間,他依舊沒放棄Breaking,「我還是很喜歡Breaking,我也只剩下這個,這是我花最多時間的專業」,也趁機多啃啃書學習,把他的年少得志的傲氣磨平,「在嘻哈文化裡,提倡Respect、Peace、Love&Unity,沒有尊重、沒有品德,再厲害都不一定有機會」。

到了他現在的年紀得更謙虛謹慎,「年輕時可以熱血、大喊嘻哈文化精神,但到我們這個年紀背負的是社會責任、社會怎麼看待我們?如果身為台灣Breaking界前輩,生活還一團亂,會被看不起,要怎麼把我愛的霹靂舞文化推廣給他們?」

Choco手上的刺青寫著Bring the pain to heaven,刺於在2011年。不知道為什麼,許多從小和他一起練舞的好朋友都在那年,以此刺青紀念兄弟、也告訴自己要更加謹慎。(攝影:王騰毅)

跳舞最終面是對自己 不在乎外人眼光

因此儘管已是圈內資深前輩,Choco每天還是花2到3小時到鄰近車站街舞區獨自練習。不怕被人認出來?他先自嘲年紀大到小朋友不認得他,「更重要的是,跳舞最終面對的是自己,我靠這個賺錢、這就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工作就要做好本分,我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

尤其擔任Breaking賽事裁判除了評斷勝負外,還得在比賽間帶來一段Judge Solo表演,當選手不滿裁定時,還會被要求出來示範。Choco笑說:「這真的是很有趣的文化,假設鞍馬體操選手李智凱遇到打分有爭議時,也不可能把評審喊出來說,你給我來做湯瑪士迴旋」。

某種程度,想在Breaking圈子繼續待著,還真的不停鍛鍊成長,「壓力使人成長,如果平常有練,就不會那麼緊張。如果能讓中新生代的人知道,我懂很多Breaking知識外又維持的很好,也會贏得更多尊重」。

Respect,是嘻哈精神、是Breaking精神,而這份尊重是從自己、每一個人開始,如同Choco掛在嘴上的:「我們文化裡常會說,『文化不是你的,是我們的』,是集所有人的努力才會促成改變或被看見」,盼齊心讓台灣霹靂舞在國際發光。

Choco表示,在Breaking文化裡常會說「文化不是你的,是我們的」,是集所有人的努力才會促成改變或被看見,盼大家齊心讓台灣霹靂舞在國際發光。(攝影:王騰毅)
主題照:儘管已是圈內資深前輩,Choco依舊堅持每天花2到3小時練習,認為跳舞最終面對的是自己,也是他的工作本份。(攝影:王騰毅)



172.30.142.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