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自學之路開出霹靂舞的火花 B-Boy Quake的挑戰自我之路

24歲的 B-Boy Quake孫振是台灣競逐巴黎奧運霹靂舞的熱門人選,當體制外的自學生遇上自由奔放的霹靂舞,兩者迸出的火花,是永無止境的創意,還能替台灣爭光。
2023/10/24
文:葉冠吟/照片提供:孫振

「我的跳舞風格,就是不正經、幽默,很喜歡跟對手和觀眾互動」。

調皮靈活地在舞台地板旋轉、用意想不到的姿勢Freeze滯空,24歲的霹靂舞好手孫振 aka B-Boy Quake,是目前台灣霹靂舞國手選拔積分賽第一名,更被視為2024年代表台灣角逐巴黎奧運霹靂舞項目的熱門人選。在今年杭州亞運首度新增霹靂舞項目,孫振還不小心帶著識別證上去跳舞,逗樂評審。

人如其名,出生於921大地震,為台灣霹靂舞「振」出驚喜。

前衛媽媽給予最大支持

從小沒走正規教育體制,孫振大學前都在家自主學習,周邊除了姊姊、哥哥,玩伴只有大他6、7歲的鄰居哥哥。街舞電影《舞力全開》風靡台灣的2010年,看著他們在社區玩滑板、跳街舞,原本覺得不跟著玩就會沒朋友,沒想到跳下去,比他們還瘋。

當同齡孩子埋首課本、寫評量時,孫振11歲開始選擇把時間留給霹靂舞,從倒立開始一步一步慢慢學,天天去舞蹈教室報到,樂此不彼。

「我媽算比較前衛,她嚮往的教育型態就是讓孩子自由發展,認為小孩最珍貴的就是想像力跟渴望、學習新知的原動力」,總是鼓勵孫振找尋自己熱忱所在。

孫振表示,媽媽一直是他在霹靂舞道路上最堅定的支持者,鼓勵他尋找自己的熱忱。(照片提供:孫振)

從小學會為自己選擇負責

當他喜歡獨角仙、鍬形蟲時,孫媽媽就開車載著他去野外抓甲蟲;看不下去兒子只對著電腦影片苦練胡亂翻滾、不知道去哪裡和他人交流跳舞時,孫媽媽大刀闊斧直接替他上「奇摩知識+」求解,請網友推薦街舞老師;準備搬家、有機會重新裝潢室內,媽媽第一時間先問孫振:「哪種木頭地板你比較好跳舞?」

媽媽的教育觀念影響孫振很大,也培養他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我跳舞是因為我熱愛,就不會因為很累、輸了就不想跳,因為這不是別人逼我去做的」,當孫振大學決定回到體制內,就讀唯一有街舞專門科系公立學校的台北市立大學運動藝術學系,就是他明白,將會把未來的生命大量投注在霹靂舞,「這是我想要,也是我需要的」。

在霹靂舞尚未體育賽事化、被納入奧運正式項目,獲得外界大量關注,孫振第一次覺得自己闖出些名號、被大家認識的時期,莫過於2019年,積分衝上全球第8。

2019闖進國際視野 國旗秀舞台

和團員努力存錢出國,共同挑戰含金量極高的法國霹靂舞世界大賽Paris Battle Pro,孫振懷抱學習心態,卻意外闖進個人賽世界四強。同年又在全歐洲最激烈、海選接近500人的OutBreak Europe賽事脫穎而出打到八強。

當孫振被介紹出場時,螢幕上秀出大大的中華民國國旗,「比賽結束後,我發現我的IG炸掉了,影片有60幾萬觀看數,也有很多人轉發,讓我覺得好像真的被認同了」,開始有其他舞者主動來和他聊天,尤其是在八強賽的對手,孫振的童年偶像委內瑞拉B-Boy Lil G,兩人還打到平手加賽。

那可是孫振剛學跳舞時會把他的比賽影片反覆觀看,甚至下載影片放在床邊睡前看的神人。 Lil G不只真人站在他面前對決,後來還主動邀他組隊參加2021年的荷蘭IBE賽事。讓他難忘的,還有2021 Red Bull BC One波蘭外卡賽事腿抽筋時,賽場邊緊急幫他舒緩患部的防護員是義大利裔「世界手轉王」傳奇B-Boy Cico。

「我們圈子很酷的地方是,只要有一張機票、參加一場賽事,你就能很輕鬆的見到偶像,曾啟發你、在YouTube上看到的人。你看打棒球的人,他一生有可能真的見到,或跟A-Rod(退役美國大聯盟球星)一起打球練球嗎?」

在今年9月高雄舉辦的「RCBIC霹靂舞國際大賽」冠軍決賽,孫振(左)遇上俄羅斯第一把交椅的選手B-Boy Alkolil(右),對方也是他相當敬佩的前輩。(照片提供:高雄RCBIC霹靂舞國際大賽/攝影:林展煥)

Breaking源於街頭,始終是Hip-Hop文化的一環,提倡尊敬、人人平等,共同熱愛的舞蹈就是
彼此溝通的樞紐,就算是傳奇選手也不會有架子,有實力就能贏得尊重,「只要你敢,就可以認識他,這也是我學語言很大的動力之一」,更驕傲補充,「幾乎想見的偶像都見過了」。

在今年9月高雄舉辦的「RCBIC霹靂舞國際大賽」冠軍決賽,孫振遇上俄羅斯排名第一的選手B-Boy Alkolil。Alkolil 2014年開始在圈內活躍,舞蹈風格影響很多亞洲舞者,儘管最後孫振在平手加賽敗陣,「能跟他跟五五開,算是圓了小時候的目標,也證明台灣現在很有競爭力、很開心」。

有趣的是,兩人早在法國巴黎的比賽就認識,契機還是因為Alkolil跑來和孫振的團員借菸,「你會覺得很荒謬,以前我看YouTube幫你加油,結果現實中face to face第一句話就是,Can I borrow a cigarette?」至今讓他難忘。

正向看待鎂光燈壓力 

這一兩年,隨著霹靂舞成為奧運新寵兒的媒體聲浪,鎂光燈也瞬間大量聚焦在孫振身上。

他坦言不可能沒負擔,但能做到的就是顧好自己,正向看待壓力,「因為這是我選擇的,我也想用我一點點的能力來推廣breaking」,更打趣就像「Breaking界的王建民」,跳街舞的怎麼會忽然冒出棒球選手「王建民」,他笑說是受哥哥影響。

孫家有3個孩子,每個人相差4歲,恰好間隔一屆奧運。家人從小培養3姊弟運動習慣,大姊喜歡自行車,後來還就讀運動科學相關科系;哥哥選擇練棒球,現在則是小學少棒隊教練。

有陣子孫振常跟著哥哥玩棒球,全家也常坐在電視機前,緊盯王建民在美國大聯盟的賽事直播,為他勝投大聲喝采、為他輸球懊惱。「因為一個人,能使大家關注某項運動,那麼,如果我在霹靂舞的活躍表現和成績,能讓大家替『孫振加油』的同時,吸引不同族群關注霹靂舞,我想成為能做到這件事的人,不一定要當王建民,當孫振就很好」。

在今年10月的杭州亞運霹靂舞賽事孫振雖止步於8強,以第5名作收,但面對18歲就贏下青年奧運會霹靂舞銅牌、同年又刷新殿堂級賽事Red Bull BC One World Final冠軍最年輕得主紀錄的日本選手B-Boy Shigekix,依舊戰到平手加賽最後一刻。

在霹靂舞尚未被納入奧運正式項目前,Red Bull BC One是被視為霹靂舞的最高殿堂,孫振在2021年、2023年奪下台灣Red Bull BC One冠軍。(照片提供:Red Bull)

「這證明我在亞洲地區競爭力是能跟金牌抗衡,但一些技術性跟經驗不足,還有他(Shigekix)的體能程度比我高出許多」,孫振強調亞運經驗相當寶貴,感受到練習永無止境、進步與創造也永無止境,這也是跳Breaking的趣味性,「練習新的一招、征服一招,再征服下一招」。

在孫振24歲的年輕生命裡,Breaking已是他投資最多、花最多心力的事物,也像是他的老師,帶出國看世界、體驗挑戰。Breaking對他來說像用肢體語言辯論的對決,某種程度,每一次站在舞台上,也向他與自己的辯論對決。

從社區還得拿紙箱墊地的中庭,跳上杭州亞運,再把目標鎖定巴黎奧運舞台,孫振笑說:「我很喜歡Breaking,想比以前的我更好,想當站上國際的那個人,這是我選擇的熱忱,這是我的價值」。

孫振(右)在今年10月的杭州亞運霹靂舞八強賽中,遇上本屆金牌得主、刷新Red Bull BC One World Final最年輕冠軍紀錄的日本好手B-Boy Shigekix(左)。(照片提供:中華奧會)
主題照:舞風調皮靈活的霹靂舞好手孫振 aka B-Boy Quake,是目前台灣霹靂舞國手選拔積分賽第一名,更被視為2024年代表台灣角逐巴黎奧運霹靂舞項目的熱門人選。(照片提供:高雄RCBIC霹靂舞國際大賽/攝影:林展煥)
172.30.142.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