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出奇不意選中你 許凱翔為演員尋找命定角色

「出奇不意」是許凱翔選角的最大秘訣,讓新演員走進大眾視野,讓演員再造事業新高峰,還要讓觀眾又驚又喜。
2024/4/8
文:王心妤/圖片提供:許凱翔、Netflix

「這角色選得太好了!」坐在大銀幕、小螢幕前的你是不是也曾冒出同樣的念頭?看著電影或是影集裡的演員,腦海中全是他或她,再也想不出這個角色是其他演員的樣子。

從被譽為「台版熔爐」的電影《無聲》,讓新演員陳姸霏一舉摘下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也讓金玄彬成為首位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韓國人;或是戴立忍睽違15年回歸小螢幕的台劇《人選之人-造浪者》,進而掀起台灣#MeToo運動;還是中國票房突破新台幣29億的電影《周處除三害》中阮經天亦正亦邪的高難度演出……哪些演員該放進哪個角色,這幾部作品都有共通點,都是由許凱翔擔任「選角指導」。

戴立忍在《人選之人-造浪者》完美飾演「斯文敗類」,但帥氣模樣又讓觀眾感嘆「我知道你是渣男,但還是忍不住愛上你。」不過要邀請戴立忍回鍋小螢幕,可不只是把劇本寄去就了事,許凱翔回憶,為了說服戴立忍演出,「我們就是十顧茅廬!不是三顧。我們真的是一直去他家蹲點,因為除了他,我真的想不出台灣還有誰可以演這個角色,因為他必須很邪惡但又要有個正義的樣子,更重要的是要有足夠的『性魅力』。」

許凱翔認為戴立忍擁有無人可替代的「性魅力」,特別「十顧茅廬」說服戴立忍相隔15年回歸小螢幕,最後在「人選之人-造浪者」的表現也獲得好評。(圖片提供:Netflix)

兜兜轉轉5份工作 入行的漫長故事

作為「選角指導」,許凱翔最愛的就是「出奇不意」,你沒想過這個人適合這個角色,就能帶給觀眾無限的驚喜。

不過哪個蘿蔔要放進哪個坑裡,需要先跟導演溝通,雙方合意決定演出後,他也習慣跟著劇組拍攝,幾乎天天都會到現場跟導演、美術設計、造型設計溝通,讓演員一步步接近角色,許凱翔說:「我不軋戲的!所以一年頂多做2個作品。」(軋戲:指同時參與2部以上的作品。)

每一部作品都是半年以上的旅程,許凱翔自嘲:「我的入行也像這樣,是個long long story(漫長的故事)。」

許凱翔大學就讀運輸物流相關科系,畢業後曾進入高級餐廳當服務生,之後重拾本科進入物流產業工作,因為有英、日語能力的加持,24歲就當上副主任,月薪也逼近10萬元,但在他心裡總是沒有「就是這個工作了!」的滿足感。

大約10年前,許凱翔受到2名在影視產業的高中好友鼓勵,認為他應該從事影視相關產業,原本要擔任金馬影后賈靜雯的助理,雖然他和賈靜雯一見如故,但賈靜雯正巧懷上二女兒「咘咘」便將演藝工作減少,這份助理工作也只能忍痛喊卡,許凱翔便輾轉來到朋友的咖啡廳上班。

許凱翔(左3拿酒杯)參與劇組工作前曾當過服務生、物流中心副主任等職位,圖為參與金馬執委會並與時任主席張艾嘉(中穿黑色皮衣)的合照。(圖片提供:許凱翔)

後來,許凱翔在咖啡廳老闆鼓勵下進入活動公司上班,當時韓流正吹向台灣,許凱翔回憶,當時他是活動公司第2個員工,從活動企劃、台韓溝通、活動主辦甚至主持全都要快速上手,陸續經手韓國天團BIG BANG、男神蘇志燮、女神朴信惠等人的見面會。

「我就是喜歡把自己逼到絕境的人!」才辦活動剛上手,許凱翔又想尋找更適合自己的「角色」,進入金馬執委會工作後,非金馬影展的淡季,他則開始接觸經紀事務,曾跟著楊祐寧飛到中國拍戲,之後才漸漸接觸選角工作。

兜兜轉轉了5份以上的工作,許凱翔才越來越接近屬於他的命定角色。

要讓觀眾目不轉睛 就靠出奇不意

選角有什麼秘訣?許凱翔回憶,第一次擔任選角的作品是國片《陪你很久很久》,他認為演員沒有大小銀幕之分,也不會有「電影咖」、「電視咖」的標籤,作為一個好的演員應該都有被調教的空間,他力薦網紅出身的蔡瑞雪、剛退伍的宋柏緯、電視劇出身的王家梁等人演出,過程中當然和主創團隊有過拉扯,但真正開拍後,監製唐在揚一句「還好你有堅持」,不只是莫大肯定,更給了他想繼續鑽研選角的信心。

許凱翔(左1)參與電影《陪你很久很久》拍攝,並與演員邵雨薇(左2)、李淳(右2)合影。(圖片提供:許凱翔)

另一部許凱翔參與的《周處除三害》在中國口碑票房雙收,也讓阮經天事業再度翻紅。監製李烈曾在個人臉書分享,阮經天10年前曾在金馬獎早退,她為此10年不願再跟阮經天講話,直到《周處》團隊開會討論飾演「陳桂林」的合適演員,有工作同仁提了「阮經天」這個名字,不只讓阮經天事業獲得第二春,也讓阮經天版本的「陳桂林」誰都取代不了。

談起這段幕後小故事,許凱翔偷笑說:「這是我提的人選。」他不諱言當時想過其他人選,但總覺得不夠貼切,屬意的第一人選就是阮經天,他鼓起勇氣在會議上提出阮經天後,「我們當時還投票,但投什麼票啊?就已經決定是他了呀!這是全票通過。」

許凱翔(右2)擔任《周處除三害》選角指導,此片在中國票房持續攀升,截稿前已經突破新台幣29億元。(圖片提供:許凱翔)

另外一部國片《無聲》一舉讓陳姸霏和劉子銓躍入大眾視角,將陳姸霏推上金馬獎,劉子銓的好表現也獲得業界、觀眾肯定。許凱翔分享,當時劇組是使用海選的方式,「我們給了試鏡演員一場戲,所有演員都用哭來表現,只有銓銓(劉子銓)笑了。」獨一無二的演出在第一時間就讓許凱翔印象深刻,「當時銓銓跟妍霏正好是連續的試鏡人,他們對戲的火花,真的哇~是一加一大於二。」

許凱翔於是主動跟導演柯貞年討論把原本設定的角色年齡降低,讓兩人適合演出,柯貞年也點頭同意。

劉子銓和陳妍霏若效果大於二,霸凌者「小光」的演員表演不能太暗淡。許凱翔坦言,當時幾乎看了全台灣差不多年齡的新演員,但總被這兩人壓過一頭。某天,許凱翔想起柯貞年喜歡的韓劇《信號》,加上過去籌備韓星來台活動時累積的韓國人脈,順利連絡上《信號》中飾演李帝勳童年的金玄彬,一次視訊就感受到金玄彬的適合跟企圖心,最後的表現也沒讓他失望,金玄彬打破紀錄,成為首位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韓國人。

電視劇演員轉戰大銀幕是一種出奇不意;牽起斷了10年的緣分也是出奇不意;讓新演員挑大樑主演電影更是種出奇不意,都是許凱翔擔任「選角指導」的風格。

尋找自我命定角色 反思社會責任

聽起來「選角指導」只將演員放進適合角色?其實不只如此,許凱翔期待為演員負責,作品開拍後,他總盡量跟拍,幫助演員跟導演、美術或是其他工作團隊溝通,也協助調教新演員。

另一方面,許凱翔認為「選角指導」應該帶有社會責任,從選片開始,《我們與惡的距離2》探討疾病與人性、《誰是被害者2》也看見社會底層、《人選之人-造浪者》更是掀起一波台灣 #MeToo 革命,《無聲》靈感源自於台灣發生過的啟聰學校集體性侵事件,許凱翔說:「我覺得我的工作是有社會責任的!因為它是一個有理想的東西,所以我不想要少做。」

許凱翔期待實現擔任選角指導能做的社會責任,不只讓觀眾對演員表現耳目一新,也對社會題材提起興趣。(圖片提供:許凱翔)

許凱翔還有其他期待,近年許多幕後的工作同仁慢慢被看見,而「選角指導」似乎還沒有被觀眾認識,「就像我也會跟朋友說,我蠻快樂的!但我希望大家可以珍惜這個工作,讓我們可以好好做完一部,不要就是靠一直打拼,我才有辦法維持我基本的生活。」

回顧過去10年,作為「選角指導」,許凱翔把許多演員放上了對的位子,讓新演員走進大眾視野,讓資深演員找到事業第二春,那他認為「選角指導」是自己的命定角色嗎?許凱翔想了想後說:「我覺得我還蠻喜歡啊!」但臉上的笑意和滿足感已經遠超過這句話代表的喜歡程度。

許凱翔擔任選角指導作品:

2019《陪你很久很久》
2020《無聲》、《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2021《逆局》
2022《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小藍》
2023《人選之人-造浪者》、《周處除三害》、《非殺人小說》
待上映《誰是被害者2》、《我們與惡的距離2》

主題照:出奇不意是凱翔幫演員找到適合角色的秘訣。(圖片提供:許凱翔)
172.30.14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