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追蹤文化+

為導演大廚找尋絕妙搭配 胡乃婷不錯過好演員

若把導演形容成廚師,選角指導或許就是為他們打開想像力、尋找最佳食材的尋味家,期待優秀演員有機會被看見,為影視搭配出最佳配方。
2024/4/8
文:葉冠吟/攝影:裴禛/照片:胡乃婷提供

什麼是「選角指導」(Casting Director)?

「『選角指導』是影視行業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他們扮演著關鍵的角色,負責挑選合適的演員來扮演特定角色。他們的工作不僅僅是找尋外表符合要求的人選,更需要深入理解劇本需求,捕捉角色的性格、情感和動機,以確保最終演出能夠達到導演和製片方的期望。」

這是《血觀音》、《親愛的房客》、《天橋上的魔術師》選角指導胡乃婷,受訪前先和ChatGPT討論得到的答案。

雖然已十足完整得體,但若要真正了解選角指導,她覺得還得補充幾個標籤:「神奇寶貝搜集家」、「動物訓練師」和「風味食材尋味家」。前兩個分別代表得四處尋覓優質演員,在現場照顧調皮小童星,幫助他們複習台詞、阻止他們玩到沒電。

「風味食材尋味家」則是胡乃婷充滿人味的正式介紹版本:「若想像導演是廚師,選角指導就是幫他找尋食材的人,導演要專研技術,選角面向則要寬廣」。假設廚師本來只想要水蜜桃料理,選角能推薦他某處的桃子也很合適美味,打開想像力和創意跟導演分享。

回憶起把自己帶進選角一行的恩師錢小琍點滴,阿乃覺得很有趣,特別的是,她還曾勸恩師趕快離職。(攝影:裴禛)

勸恩師離職 卻跑去打工度假

有著圓滾滾熱情大眼、人稱「阿乃」的胡乃婷,從事選角指導超過13年,第一次接觸選角領域,是來自第一份工作——經紀公司助理。

2010年廣電系畢業後,阿乃應徵經紀公司助理,某次替公司藝人拍手機品牌廣告的演員試鏡帶,竟收到香港選角團隊稱讚,讓她受寵若驚,覺得自己似乎有點天賦。不過小菜鳥一個,在公司什麼雜事都得做,每天忙得暈頭轉向,薪水微薄還加扣勞健保,讓她待10個月就想落跑,去澳洲打工度假找尋自我。

離職前,她發現經紀部主管原來深藏不露,竟是電視劇《危險心靈》、電影《囧男孩》的選角指導錢小琍,也是後來領她入行Casting的老闆兼師父。

在2007年《海角七號》前,選角指導並非劇組固定職位,導演或製作人常會自行決定卡司。阿乃印象中和師父同輩的資深選角指導僅有3人,當時甚至只需負責前期卡司試鏡,不用進組照顧演員,工作時有時無,還是得有份穩定收入,直到近10年,選角指導才變成常態性職位。

「後來我要走前就勸她(錢小琍),你這麼厲害,為什麼不出去自己做?」還沒確定是否成功說服對方前,阿乃早已申請好澳洲打工簽證,準備投身無尾熊懷抱,卻在規劃啟程前接到錢小琍的聯繫。第一,告知她離職了,第二,她接到導演楊雅喆的《女朋友。男朋友》選角指導工作,詢問阿乃要不要當她的助理。

張孝全、桂綸鎂與鳳小岳主演的電影《女朋友。男朋友》是阿乃參與選角的第一部正式影視作品,讓她留下許多難忘的回憶。(翻攝:《女朋友。男朋友》臉書)

沒LINE年代 挑戰省話達人

在電影《女朋友。男朋友》拍攝的2011年,通訊軟體LINE尚未普及,半數人沒有智慧型手機、還在使用掀蓋式手機。

擔綱選角助理的阿乃被指派負責《女朋友。男朋友》劇組次要演員與群演,為他們安排試鏡,也得執行拍攝現場管理。她解釋,意指「主演之外在螢幕前出現的人類」都得由她照顧。要與製片組確認演員的交通、住宿,和導演組協調每個人的演出檔期。

而這一切的聯繫,除了通電話以外,必須透過手機簡訊,強迫阿乃成為「精簡」達人。

「發簡訊有字數限制,必須把集合時間、地點、要穿什麼、不能戴什麼等資訊,全部濃縮在60字內,不然超過就要多付錢」,儘管省「字」簡用,兩個月電話費還是飆破新台幣8千元,看到帳單時阿乃簡直被嚇壞。

演員管理最困難的場次,莫過於張孝全、桂綸鎂、鳳小岳參與大型學運的重頭戲,從全台調來3百名臨演半夜在中正紀念堂拍攝,鏡頭裡熱血激昂,鏡頭外簡直像玩「鬼抓人」。群演拍到累時就會偷偷跑不見,最後人越拍越少,阿乃和其他助理只能到中正紀念堂附近廁所及角落尋人,把他們請回去。

經歷這2個月魔鬼訓練,阿乃現在面對什麼樣的難題都沒那麼害怕,「至少有LINE可打,怕啥!」

在《女朋友。男朋友》殺青一年後,在澳洲採草莓的阿乃又接到錢小琍來電,希望她回來幫忙做導演陳玉勳的電影《總鋪師》,自此正式踏入這行。遺憾的是,錢小琍2015年因病過世,師徒倆共事時間雖不長,但她的選角風格深深影響阿乃:「深入觀察演員的本質,不要被既定螢幕形象影響,勇敢提出有趣的選角建議」。

錢小琍過去就把《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凶狠問題學生模樣深植人心的巫建和,刻意在《共犯》裡化成被霸凌的怪學生,阿乃回憶:「老闆認識巫建和後,覺得他私下很怪,幹嘛不讓他演怪人,改變了他的形象」。

腦海自建資料庫 試鏡過就刻在心底

在阿乃參與選角的作品裡,慧眼誕生無數金鐘金馬得主,包含《親愛的房客》(金馬影帝莫子儀、金馬女配陳淑芳)、《血觀音》(金馬影后惠英紅、金馬女配文淇)、《天橋上的魔術師》(金鐘最具潛力新人李奕樵)、《最後的詩句》(金鐘迷你視帝后傅孟柏、温貞菱)等。

外界總好奇選角指導的演員資料庫怎麼建立、如何找到好演員,是否會有個秘密小本本,寫著人名清單,或在手機電話簿裡用性別、外型特質備註,例如A(高壯/武術練家子/頹廢風)等資訊。

但阿乃的演員庫全歸檔在腦袋瓜,隨便給一部劇名或演員,她就能滔滔不絕講出關於選角的回憶,還有被她形容是廢事的資訊,例如莊凱勛是彰化人,媽媽在新莊開美髮店;孫淑媚高雄梓官人,媽媽是漁會幹部……等,試圖用生活細節挖掘演員更多面向。

這10多年來曾試鏡、合作過的人,她更是如數家珍,有合適時機就把他們「淘」出來。

阿乃早早就發現許光漢是塊寶,在他還沒參加「植劇場」、拍電視劇《想見你》前,2016年她就擔任過許光漢機車廣告的選角指導,「當時就覺得他很帥,納悶怎麼沒人找他拍戲?」

阿乃在影集《天橋上的魔術師》中,把歌手楊大正(左1)、孫淑媚(右1)與當時還只有拍過廣告的初孟軒(右2)及小童星李奕樵(左2)組成賣皮 鞋的陳家四口,意外迸出驚喜,每個人表現都相當亮眼。(翻攝:《天橋上的魔術師》臉書)

2021年播出的影集《天橋上的魔術師》更堪稱阿乃淘寶佳作,光在第56屆金鐘獎就獲8項演員提名,讓觀眾發現歌手楊大正、孫淑媚會演戲,小童星群活潑自然,又讓盧以恩、朱軒洋、初孟軒、羅士齊等一票年輕演員被看見。

當年抱走金鐘最佳潛力新人的童星李奕樵,2014年就當過阿乃《小孩》片場的小臨演,當《天橋》要找古靈精怪的主角小不點時,她腦海裡就浮出李奕樵的臉;在《燦爛時光》看過楊大正演戲後,阿乃就鼓勵他:「欸,你會演戲啦,有空多演」,便把楊大正抓進《天橋》劇組跟導演碰面,後來他果真以下一部作品《我願意》拿下金鐘男配角獎。

孫淑媚則是《天橋》開拍2、3年前,阿乃本想找她合作一部劇演孝女白琴,結果劇本更動告吹,讓她一直放在心上。許多人認為孫淑媚秀氣文靜,沒辦法演大咧咧罵孩子的「點媽」,但阿乃覺得她可以,在得知「點媽」和孫淑媚親媽幾乎是同個模子時更加放心。最終也成功讓孫淑媚角逐金鐘視后,突破玉女、苦情歌手形象。

早在李奕樵2014年還是幼稚園小朋友時,就當過《小孩》劇組的臨演,讓阿乃相當難忘。(照片提供:胡乃婷)

西門町觀「星」據點 練就火眼金睛

素人演員,阿乃同樣開發了不少。

時至21世紀,她仍被師父錢小琍領去林青霞、桂綸鎂被挖掘的西門町罰站整天,而最佳觀「星」位置,就是西門捷運站6號出口、再往前一些的圓環,「西門町肯德基」、現POP MART座落處,「那裡的路線規劃很特別,站在那邊不會漏掉任何一個人,每個人至少都會經過2次以上」。

在為電影《共犯》(2014年)找尋演員期間,阿乃就曾在圓環攔截過現在影壇熟面孔范少勳、夏騰宏,「我還有他們的試鏡照片!」宋柏緯則是經由被攔截的朋友轉介紹,「通常長得好看的人,朋友也很好看」,阿乃驕傲地抬眉。

只是近年因COVID-19疫情,人們習慣戴口罩,「戴口罩比較不準……你知道的」,業界也慢慢習慣網路甄選、透過社群平台發掘素人,她後來也較少出沒在西門町。

目前阿乃習慣的尋人方式,除了曾接觸過的演員、發公開試鏡到各大經紀公司與網路平台,去表演相關科系院校找人,也會海巡社群。「但演算法很煩,有時候我要找某個類型,如高壯男子或年輕學生,我的ig就會變成充滿肌肉猛男或可愛妹妹」,讓她忍不住嘆了口氣,堪稱視覺工傷。

阿乃認為,選角過程除了看演員外型、特質是否符合角色設定,更重要的是觀察演員對劇本文本的熟悉理解度,若認真下功夫劇組都看得出來,張耀仁(左)和吳子霏(右)在《鹽水大飯店》試鏡時都讓她印象深刻。(翻攝:《鹽水大飯店》臉書)

試鏡帶成選角SOP 最怕把人放錯位

不過阿乃強調,選角過程除了看演員外型、特質符不符合角色設定外,更重要的是對劇本的熟悉理解度、願意花多少苦心,「在演藝圈長得好看的人多的是,要怎麼讓自己更突出,就是看你對角色的理解深度,劇組和觀眾都看得見」。

以阿乃近期經手的《鹽水大飯店》為例,飾演女主角「阿純」的吳子霏原本被安排演錢莊老大妹妹,在錄試鏡影片時,她發現吳子霏台語很好,臨時要求她嘗試「阿純」也表現不錯,「試鏡本通常主演才有比較多資料,周圍配角會少一些,但在這麼少的資訊中,她能有不一樣的表演,代表做足功課、有潛力,她可以演啊!」

拍試鏡帶,更是阿乃堅持必做的選角SOP。

她懊惱透露很久以前曾犯過一次錯,在劇本完成後,導演屬意的演員因檔期太滿婉拒,因而找了風格相似的演員替換。

過去很多導演習慣用聊天方代替試戲,味道對了就來演,但那部作品正式開拍後,導演和她發現演員表現和想像不同,角色戲份被迫大量刪減,讓阿乃現在想起來不禁感嘆:「那原本是能入圍獎項的好角色啊」。

把人放在不對的位子上,就像拼圖拼錯格般彆扭。自此,除非是資深到有大量作品能參考的大前輩,阿乃都盡力與經紀人溝通,希望演員拍試鏡帶試戲,「在環境簡單的試鏡間表演,如果他都演得好,現場很難不能演」,或許能找出演員更多可能性,她也很願意讓演員們多多嘗試。

好劇本與好演員都很珍貴,阿乃努力擔任火眼金睛的選角指導,為作品物色最佳卡司。(攝影:裴禛)

願當影視「風味食材尋味家」 發掘績優股

好劇本與好角色都很珍貴,然而,一個角色就只有一個名額。

阿乃坦言有時候試鏡沒試上,不是演員本身問題,畢竟劇組是一個團隊、卡司和諧度比單獨個人重要,得像安排球員出賽般、在球員版上宏觀考慮。擔任女性犯罪懸疑電影《血觀音》選角時,阿乃形容有如在排宮鬥圖,看哪個組合放在一起比較精彩。

當年14歲的文琪憑藉片中棠夫人的小女兒「棠真」奪下金馬女配角,被視為怪物新人,其實「棠真」一角也有舉辦台灣海選,不少青少女演員都有來試鏡,包含童星出道的盧以恩。阿乃表示,盧以恩表現很好,但棠夫人是由香港演員惠英紅擔綱,發音咬字、氣質和文琪更搭,「我常會鼓勵沒選上的演員,不是你不夠好,只是當下有人比你更適合」。

看到盧以恩後來以《天橋上的魔術師》的眼鏡行老闆女兒「小蘭」入圍金鐘女配時,阿乃特別開心,「那個就很適合她!」阿乃也期待能繼續擔任「風味食材尋味家」,為每位導演主廚們找出優質有趣的新鮮食材,為作品添彩、讓演員發光。

胡乃婷擔任選角指導作品

2024年《鹽水大飯店》
2021年《天橋上的魔術師》
2020年《親愛的房客》、《惡之畫》
2017年《血觀音》、《青禾男高》、《最後的詩句》、《吃吃的愛》、《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通靈少女2》
2016年《愛我請回頭》
2015年《失控謊言》、《小孩》、《燦爛時光》

主題照:《血觀音》、《親愛的房客》、《天橋上的魔術師》選角指導胡乃婷認為,選角就像是「風味食材尋味家」為大廚導演們選找最合適又有創意的食材。(攝影:裴禛)
172.30.14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