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李稻葵:中國全面復工比任何財政貨幣政策重要

最新更新:2020/02/23 15:26
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中國經濟,北京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22日發布研究報告,指安全順利地實現全面復工,比任何的財政和貨幣刺激政策都更為重要。圖為2019年3月李稻葵出席博鰲亞洲論壇。(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09年2月23日
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中國經濟,北京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22日發布研究報告,指安全順利地實現全面復工,比任何的財政和貨幣刺激政策都更為重要。圖為2019年3月李稻葵出席博鰲亞洲論壇。(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09年2月23日

(中央社台北23日電)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中國經濟。曾任中國央行委員的學者李稻葵說,「安全順利地實現全面復工,這比任何的財政和貨幣刺激政策都更為重要」。敦促復工和阻擋復工的因素正在中國社會互相牽絆。

中新社報導,北京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22日發布研究報告,其中指出,2003年SARS疫情發生時,中國經濟正處於上升期、經濟加入全球化的加速期,但此次疫情發生時,中國經濟處於「下行趨穩期、全球化逆流的複雜期」,因此,在戰勝新冠病毒的過程中,關鍵就是要安全順利地實現全面復工,這比任何的財政和貨幣刺激政策都更為重要。

根據研究模型,李稻葵說,如果疫情能夠在今年第一季得到控制,實現湖北以外的全面復工,那麼它對中國經濟成長的總體影響將為負0.17個百分點;如果疫情持續到第二、第三或第四季,預計對經濟成長的影響分別為負0.36、負0.55和負0.77個百分點。

這份研究報告說,有鑑於2019冠狀病毒具有傳染性較強、隱蔽性強、健康人群死亡率較低的特點,不能期待疫情完全排除之後再考慮全面復工,而是應該研究在全面復工的過程中「常態化全面應對」疫情。

報告也提出全面復工的挑戰,包括必須嚴防復工後的疫情大範圍反彈,以及地方政府一心保疫情數據,無心復工。

對於如何化解地方政府「保疫情」和中央政府「保經濟」之間的矛盾,李稻葵主張,只要在復工期間嚴格執行了疫情防控規範,由復工產生的新增病例不追究地方政府和企業責任,同時由上級財政對於企業發生的隔離費用進行補貼。

儘管中國商務部官員曾表示,「疫情的影響是暫時的」,但這份報告也指出現實嚴峻的一面,因為產業鏈中的關鍵企業若不復工,很可能使其他已開工企業再次停工。

李稻葵說,必須保證兩類企業恢復生產,一類是有出口訂單、有出口履約壓力的企業;一類是處於全球關鍵產業鏈、供應鏈,為外資企業生產配套產品的企業。讓這些企業能按期履約,「對維持中國企業信用有重大意義」。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12日曾表示,要努力把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影響降到最低,保持經濟平穩運行和社會和諧穩定,並強調今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並沒有改變。

然而,中國大陸各地復工情況不理想,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進行的研究報告指出,「管死」的疫情防控體系嚴重限制勞動力流動,各地防控措施層層加碼,造成經濟社會無法正常復甦。這份研究調查時間至19日,研究樣本涵蓋湖北以外的14省98縣。

這份報告說,10日啟動復工復產後,各地政府嚴格規定「誰復工誰負責」,將疫情防控壓力轉嫁到企業,規定發病即停工,造成企業不敢大規模復產,也不敢通知外地勞動力返回。(編輯:張淑伶/翟思嘉)1090223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