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變裝皇后突破性別框架舞出自我 家人支持是最大支柱[影]

2023/10/24 16:02(10/24 17:22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踏入變妝藝術5年的變裝皇后薔薇,近日於西門町一間酒吧表演變裝秀,受到觀眾熱烈歡迎。中央社記者楊令瑜攝 112年10月24日
踏入變妝藝術5年的變裝皇后薔薇,近日於西門町一間酒吧表演變裝秀,受到觀眾熱烈歡迎。中央社記者楊令瑜攝 112年10月24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楊令瑜、蕭嘉瑜、步凱蒂台北24日電)夜店昏暗,霓虹燈光迷幻炫目,動感音樂響起,薔薇腳踏黑亮皮靴登台熱舞,眼妝珠光閃耀,舞步淋漓盡致,震撼全場。變裝跳舞是他綻放自我之路,也是推廣多元性別平權的運動。

一年一度的台灣同志遊行將於週六登場,同志友善商圈西門紅樓附近也越發熱鬧。知名職業變裝皇后薔薇近期在演出空檔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分享歷經與家人衝突,活出自己,進而培育後進的心路歷程。

薔薇本名江威成,下個月將滿26歲,踏入變裝藝術僅5年,已備受肯定,有不少工作邀約,幾乎每週都在不同酒吧或餐館演出,也擔任時尚雜誌模特兒,甚至成立變裝皇后家族「The Haus of WOMÉN」。

在社群平台分享變裝造型,原本只是薔薇的興趣,2018年接觸到美國實境節目「魯保羅變裝皇后秀」(RuPaul's Drag Race),驚訝發現世界上有人如此熱衷於投入變裝藝術,吸引他一頭栽進職業表演界。

影片來源:中央社
變裝皇后薔薇近日於西門紅樓酒吧表演變裝秀,薔薇幾乎每週都在不同酒吧或餐館演出,也擔任時尚雜誌模特兒。中央社記者楊令瑜攝 112年10月24日
變裝皇后薔薇近日於西門紅樓酒吧表演變裝秀,薔薇幾乎每週都在不同酒吧或餐館演出,也擔任時尚雜誌模特兒。中央社記者楊令瑜攝 112年10月24日
25歲的變裝皇后薔薇(右上)與他創立的「The Haus of WOMÉN」成員合照。(薔薇提供)中央社記者楊令瑜傳真 112年10月24日
25歲的變裝皇后薔薇(右上)與他創立的「The Haus of WOMÉN」成員合照。(薔薇提供)中央社記者楊令瑜傳真 112年10月24日

變裝皇后演出指的是男性表演者透過彩妝、服裝和表演技巧,模仿、放大女性特質,創造出舞台上的視覺衝擊和娛樂效果。

訪問當晚,戴著一頭金色假髮、身穿黑色貼身皮衣的薔薇說,變裝皇后表演就是「展現性別美麗的特質」,而每個變裝皇后都有自己獨特的詮釋方式,不論是彩妝或演出技巧,都將個人的生活經驗融入其中。

變裝皇后在歐美盛行已久,台灣則起於1980、1990年代,最初表演者都是外國男同志,慢慢才有台灣男同志加入,讓這個表演逐漸進入大眾視野,甚至曾在2000年左右流行,之後卻遭遇斷層,直到近年才又興起。

經營同志酒吧Café Dalida將近20年、提供變裝皇后表演場地的張原韶說,變裝皇后在台灣的發展遇挫,可能是因當時還不被同志社群接受,很多表演者擔心交不到男友。但近來社會風氣越開放,有更多同志嘗試變裝。

52歲的張原韶說,近年有海外知名變裝皇后受邀來台表演,和台灣的皇后們交流,也有部分企業邀請皇后們演出或為商品代言,變裝皇后這項被侷限在地下的次文化,終於逐漸能和主流文化共存。

台北同志酒吧老闆張原韶近日於自己經營的酒吧Café Dalida分享台灣變裝皇后的發展史。中央社記者楊令瑜攝 112年10月24日
台北同志酒吧老闆張原韶近日於自己經營的酒吧Café Dalida分享台灣變裝皇后的發展史。中央社記者楊令瑜攝 112年10月24日
台北同志酒吧Café Dalida內有許多變裝皇后相關裝飾,變裝皇后在歐美盛行已久,台灣則起於1980、1990年代。中央社記者楊令瑜攝 112年10月24日
台北同志酒吧Café Dalida內有許多變裝皇后相關裝飾,變裝皇后在歐美盛行已久,台灣則起於1980、1990年代。中央社記者楊令瑜攝 112年10月24日

回顧變裝皇后的發展史,偶爾也變裝的張原韶提到家人支持的重要性,「我自己觀察,有家人支持的皇后會表現得特別好」,他們「比較沒有負擔,可以去發揮、去做他們想要的事情」。

「薔薇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張原韶說。

和多數變裝皇后一樣,薔薇選擇走上這途時,也曾遭遇家人反對,但這些矛盾與衝突如今已經轉化為他的最大支柱。

薔薇說,他開始變裝時,會把假髮、衣服「藏在衣櫃裡」,家人發現後,這些道具就會被丟掉,「他們會覺得這就不正常,就是一次性的,你就自己玩玩就好,為甚麼要添購這麼多東西」。

後來薔薇逐漸打出名號,有越來越多表演機會後,家人也對他的選擇改觀,「我爸甚至還幫我買衣櫃、衣服等等,真的蠻感動的」。

即便變裝皇后的工作具有高度專業與藝術性,仍面臨相當多困境與阻礙。遇到COVID-19疫情那幾年,讓薔薇感受最深。

薔薇說,疫情期間,政府提出補助藝文團體的方案,但變裝皇后沒有被歸類在這個領域內,「我們的工作性質就是藝術,但因為工作場域是在酒吧或夜店,就不被重視」。

他說,如果變裝皇后文化能被更多人接納,有更多表演機會,「才有機會被理解」。他成立「The Haus of WOMÉN」,和張原韶一樣,成為後輩口中的「媽媽」,就是希望培育有潛力的「女兒們」成為皇后,讓他們從表演中獲得自信,做自己想做的事。

台灣同志遊行主辦單位、彩虹公民行動聯盟發言人戴佑勳認為,變裝皇后或變裝國王(透過男性服裝展現陽剛特質的女性)都是透過扮裝打破社會二元性別框架的表演者,「他們的存在能讓大家知道,生理性別和性別角色可以有很多元的展現」。

台灣同志遊行主辦單位、彩虹公民行動聯盟發言人戴佑勳近日向中央社分享台灣同志遊行理念與變裝皇后的角色。中央社記者楊令瑜攝 112年10月24日
台灣同志遊行主辦單位、彩虹公民行動聯盟發言人戴佑勳近日向中央社分享台灣同志遊行理念與變裝皇后的角色。中央社記者楊令瑜攝 112年10月24日

張原韶說,他兒少時期因舉止較為陰柔,常被同學霸凌,就算被欺負,父母也不能理解。很多男同志都有女性特質,但卻受制於社會對性別的規範與要求,被父權主義壓抑。

「但這麼多年來,我發現我變裝之後,就覺得很自由。」他說,對同志族群來說,變裝皇后是「性別平權」的實踐。

張原韶說,台灣通過同志婚姻合法化後,社會大眾對同志族群的關注度似乎有所停滯。他和夥伴們會繼續努力,讓社會更認識變裝皇后,提高這項表演藝術對社會大眾的價值。

他說,「我把自己喜歡的音樂、喜歡的變裝秀(分享給大家),只要大家在活動結束之後跟我說聲『謝謝你,今天好好玩喔!』這樣也就夠了」。

台灣領先亞洲各國通過同婚合法化,但對同志族群來說,同志平權仍有很多未竟事項。薔薇說,如果還要更好,希望變裝皇后有更多元的工作機會與場域。(編輯:石秀娟)1121024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172.30.14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