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2018記者遇害增 報告:領導人煽動仇恨所致

最新更新:2018/12/18 19:44
根據統計,全球今年迄今共有80名記者遇難,最引人注意的是沙烏地阿拉伯專欄作家哈紹吉。(檔案照片/安納杜魯新聞社提供)
根據統計,全球今年迄今共有80名記者遇難,最引人注意的是沙烏地阿拉伯專欄作家哈紹吉。(檔案照片/安納杜魯新聞社提供)

(中央社巴黎18日綜合外電報導)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今天表示,「肆無忌憚的政治人物」挑起仇恨,導致2018年記者遇害人數驚人攀升。

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數據,全球今年迄今共有80名記者遇難,最引人注意的是沙烏地阿拉伯專欄作家哈紹吉(Jamal Khashoggi),另有348名記者入獄、60多人淪為人質。

無國界記者組織秘書長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說:「對記者發動的暴力行動,已在今年達到前所未見的高峰,現在情況危急。」

他說:「肆無忌憚的政治人物、宗教領導人與商人有時公開聲稱厭惡記者…反映在這個令人憂心的數字上。」

無國界記者組織沒有將矛頭直接指向美國總統川普。川普經常責怪記者並稱部分記者是「人民公敵」。不過,德洛瓦說:「宣洩仇恨導致暴力合理化,進而傷害新聞業與民主。」

美國馬里蘭州「首都報」(Capital Gazette)報社今年6月發生槍擊案,造成5人死亡,讓美國成為2018年記者死亡數第5多的國家。

阿富汗對記者而言是最危險的國家,包括法新社記者馬瑞(Shah Marai)在內共有15人遇害,緊接在後的是敘利亞,有11人喪命,墨西哥則有9人。

無國界記者組織的報告說,非職業新聞工作者遇害的人數,幾乎是2017年7人的兩倍,今年增至13人。

報告說,公民記者如今在從陷入戰爭的國家或殘暴政權協助取得新聞上扮演重要角色,「因為職業記者很難在這些地方採訪」。

整體死亡人數還不包括10名罹難的媒體工作者,無國界記者組織說,他們還在調查這些案件。

報告說,中國仍是全球監禁記者最嚴重的國家,有60人身陷囹圄,其中46人是非職業部落客,部分只因為在社群媒體發表一篇貼文,就遭監禁在非人道環境中。

報告也譴責「土耳其專制政權的恐怖審判」,根據一個字或電話聯絡人就指控記者犯下恐怖主義罪。

目前有33名記者遭到監禁,儘管入獄人數下降,土耳其拘禁職業記者的人數,仍比其他國家多。

埃及與伊朗也列入嚴重違反規定的黑名單,分別有38與28名記者和部落客遭監禁。

無國界記者組織譴責埃及的軍事司法系統不透明,有30名遭到拘押的記者沒有受到審判,即使法院下令釋放,仍有人遭到監禁。(譯者:張曉雯/核稿:盧映孜)1071218

無國界記者組織:今年80名記者遇害 348人入獄

(中央社記者魏紜鈴台北18日電)無國界記者組織今發布2018年度數據,今年世界各地共80名記者遭殺害,348名記者目前遭關押,60名記者成為人質,「種種數據顯示,新聞媒體從業人員受到的敵意,史無前例。」

「無國界記者組織」是個國際非政府非營利組織,從1995年以來,每年統計對記者的惡行和致命暴力攻擊,透過蒐集資訊並確認後,陳述記者的遇害、拘留、綁架或消失情形。

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公布的各項統計類別顯示,包括謀殺、監禁、成為人質及被消失等數字皆有所增加,顯示當前記者受到的暴力和惡行,達到新高。

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今年統計數據顯示,因工作因素而遇害的職業記者、公民記者和相關從業人員,總數較去年上升8%,達到80人;其中職業記者遇害的人數也增加15%,從去年55人到今年63人。目前遭到監禁的記者有348人,比去年增加22人。

無國界記者組織表示,去年世界上遭監禁的記者中,「逾一半集中在中國、伊朗、沙烏地阿拉伯、埃及和土耳其,而中國仍舊是全球監禁最多記者的國家,目前有60人遭囚,其中三分之二是公民記者。」

「記者受到的暴力,在今年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情況危急。」無國界記者組織秘書長德洛瓦表示,肆無忌憚的政客、宗教領袖和商人,表達對記者的仇視,有時不惜公開宣示,替線上記者帶來悲慘的後果。

德洛瓦認為,社群網絡對放大外界對記者的仇視,責任重大,「這些帶有仇恨的表達,使暴力行為正當化,一點一滴削弱新聞業和民主。」(編輯:陳俊碩)1071218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