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一帶一路 澳洲學者:要讓全世界變得像中國

最新更新:2020/06/25 15:49
澳洲中國問題專家漢密爾頓近日推出新書「隱藏的操盤手」(暫譯),講述中共如何藉由向世界各地推動「一帶一路」,以便在全球展開「控制話語權」。中央社記者丘德真雪梨攝 109年6月24日
澳洲中國問題專家漢密爾頓近日推出新書「隱藏的操盤手」(暫譯),講述中共如何藉由向世界各地推動「一帶一路」,以便在全球展開「控制話語權」。中央社記者丘德真雪梨攝 109年6月24日

(中央社記者丘德真雪梨24日專電)澳洲中國問題專家漢密爾頓近日推出新書,講述中共如何藉由向世界各地推動「一帶一路」,以便在全球展開「控制話語權」,進而構造一套以中國為藍本的全球治理方式。

查爾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教授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和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研究員歐爾伯(Mareike Ohlberg)合著的新書「隱藏的操盤手:揭露中國共產黨如何重整世界」(Hidden Hand: Exposing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shaping The World,暫譯)已於上星期在澳洲出版。

漢密爾頓今天接受中央社視訊訪問時指出,要解釋中國共產黨的作為,首先必須了解到,在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共產黨,已越來越徹底地成為一個「列寧式政黨」。

他解釋,「列寧式政黨」的特點是,「自詡為一個『先鋒黨』(Vanguard part),其任務是要改變歷史,並且要領導其人民邁向一個偉大的未來,要由中國人改變世界。」

「隱藏的操盤手」所詳述的,就是中國共產黨如何破壞世界各國的民主政治運作模式,進而達到改變世界的目的。書中一開頭就寫著:「中國共產黨決心改變國際秩序,要以自己的面貌來形塑全世界。」(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determined to transform the international order, to shape the world in its own image.)

漢密爾頓注意到,習近平及中國共產黨是藉著「一帶一路」投資計畫進而「控制話語權」,以便達到形塑世界的目標。他指出,西方民主國家大多以為,「一帶一路」只是一套經濟戰略而已,卻未能明白到,它其實更是中國共產黨為了形塑世界而推出的「控制話語權」工具。

「隱藏的操盤手」提到,「控制話語權」成為中國共產黨的理論指導原則的過程,得從1990年代初期談起。當時還是年輕學者的王滬寧(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就已經著手研究「軟實力」在國際關係上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本來引起關注的議題,是外國「軟實力」可能會對中國共產黨造成影響;王滬寧卻察覺到,中國同樣可以利用「軟實力」影響世界各國。

書中指出,王滬寧的研究奠定了隨後中國共產黨「大外宣」的理論基礎;到了2008年金融海嘯後,中國在國際社會的發言空間快速擴大;再加上習近平上台後,「一帶一路」計畫啟動,中國共產黨遂全力試圖在全球各地「控制話語權」。

漢密爾頓向中央社表示:「我們看到有些國家,例如義大利,或者西方國家裡的某些州,例如澳洲的維多利亞州,隨著簽署一帶一路協議,那些參與和北京當局協商的政治人物和政府高官,不久就開始使用一些習近平和中國共產黨的術語了。」

他指出,澳洲維多利亞州政府官員近年發言或發布文件時,往往會參雜著一些過去不常在澳洲出現、卻是中國共產黨常用的術語,例如「開放」(openness)、「合作」(cooperation)、「包容」(inclusiveness)、「人文交流」(people-to-people exchanges)、互利(mutual benefit)等。

漢密爾頓向中央社表示:「這不是偶然的,這是整個『控制話語權』過程中的一部分,它是深深地埋藏在一帶一路計畫當中的。」

他進一步指出:「他們(中國共產黨)坦承,一帶一路計畫的重要部分之一,是要對外行使『話語權』(discourse power);而當西方政治人物開始學舌中國共產黨理論家,以及和中國共產黨宣傳部門發展出的術語時,就足以說明『控制話語權』的效果。」

漢密爾頓指出,澳洲和其他民主國家過去面對中國共產黨的滲透和影響時,曾經中門大開。他說:「但願我們(澳洲)早在10年前就聽取台灣的經驗,而非等到最近兩、三年才這樣做。台灣所遭遇的問題,和澳洲遭受中國共產黨影響和干預的問題有很多相似之處。」

漢密爾頓說:「對於中國共產黨擴大影響力的問題,我認為台灣和澳洲是有很多可以互相學習的地方。但為何我們過去沒有聽取(台灣經驗)呢?為何要等到這麼久之後才醒覺呢?大家需要記住的是,有很多澳洲華人早就提出警示,卻沒有人在聽。其實,連我自己也是一樣,我是一直到3年前才醒覺到這問題,然後才決定著手寫這個題目。」

漢密爾頓表示,開始察覺到問題有多嚴重時,中國共產黨已經威脅到澳洲的民主政治了。「促使我醒覺的,是2016年一連串的新聞報導。當時媒體指出好幾名中國商人和澳洲華人富豪,原來是我們(澳洲)多個政黨的主要金主。我當時覺得費解,但這些報導明顯指出了澳洲政治開始出現腐敗的端倪;我認為這對我們的民主政治來說,是一個大問題,於是我著手調查。」

至於澳洲社會為何過去甚少察覺到中國侵蝕民主政治的問題,漢密爾頓說:「原因之一是中國共產黨的手法,大部分是暗中細緻地進行的。我的意思是,雖然有時會有張牙舞爪的舉動,但有更多細緻的影響,是難以被察覺和難以理解的。」

漢密爾頓指出:「還有一些人,他們是找到自我蒙蔽的理由。像那些在中國賺大錢的商人,還有一些高層政治人物,他們深信澳洲的經濟是要依靠與中國的良好關係來維持。所以,有些人情願忽略事實,或者不把它當一回事,又或者裝作看不見。」

訂閱《國際新聞》電子報 第一手掌握世界最新脈動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面對來自中國的滲透和影響,漢密爾頓建議的反制之道,是要長期和詳細地針對中國共產黨「控制話語權」的做法進行學術研究和媒體報導。他指出,為了要有效地反制,必須「進一步探討中國共產黨在全世界擴大影響力的操作方式」。

漢密爾頓指出,最為重要的反制工作之一,是要針對每一個中國共產黨「控制話語權」的案例進行檢視。「重要的是要揭露和分析其(中共的)作為,這是曠日持久的工作,因為對大部分人來說,它(控制話語權)太神秘了,太難明白了,甚至太讓人難以置信,人們會懷疑真的有這種事嗎?但如果逐個案進行分析的話,我認為人們會開始沉澱思考的。」(編輯:馮昭)1090624

澳洲中國問題專家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24日表示,他過去一直忽視中國滲透澳洲的問題;直到2016年媒體揭發幾名中國商人是澳洲多個政黨的主要金主,才讓他警覺到中國正在蠶食澳洲的民主政治。(Clive Hamilton提供)中央社記者丘德真雪梨傳真 109年6月24日
澳洲中國問題專家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24日表示,他過去一直忽視中國滲透澳洲的問題;直到2016年媒體揭發幾名中國商人是澳洲多個政黨的主要金主,才讓他警覺到中國正在蠶食澳洲的民主政治。(Clive Hamilton提供)中央社記者丘德真雪梨傳真 109年6月24日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