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特派專欄 驚覺森林變好安靜 印尼捕鳥人成攝影保育先鋒[影]

2022/1/19 08:36(1/19 14:45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印尼日惹青年柯立克幾年前幫捕鳥集團獵鳥,有一天他驚覺森林變好安靜,後悔自己不該獵鳥,轉行成為保育鳥類先鋒,也用攝影紀錄鳥類生態。圖攝於110年10月14日。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日惹攝 111年1月19日
印尼日惹青年柯立克幾年前幫捕鳥集團獵鳥,有一天他驚覺森林變好安靜,後悔自己不該獵鳥,轉行成為保育鳥類先鋒,也用攝影紀錄鳥類生態。圖攝於110年10月14日。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日惹攝 111年1月19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駐印尼特派員石秀娟/1月19日

柯立克的筆電和手機裡盡是他的鳥類攝影,這些是印尼日惹山區消失或快絕跡的鳥。柯立克曾是捕鳥人,有一天他驚覺森林好安靜,聽不見鳥聲,於是毅然放下捕鳥器,成為保育鳥類先鋒。

柯立克(Kelik Suparno)住在距離印尼中爪哇日惹(Yogyakarta)30多公里的梅諾雷山(Menoreh)賈迪牧尤村(Jatimulyo),這裡曾有數百種鳥類棲息,過去因獵鳥活動猖獗,許多鳥類幾乎失去蹤跡,如今成為印尼的鳥類保育村。

記者去年10月拜訪賈迪牧尤村時,柯立克和日惹愛鳥人士克利亞諾(Kiryono)一大清早就在山藍仙鶲咖啡(Kopi Sulingan)準備當天巡視鳥巢的行程。他們成立的森林鳥類保育團體(KTH Wanapaksi)已經有50多名成員。

這裡是他們的基地。Kopi是印尼文的咖啡,Sulingan是山藍仙鶲(Cyornis Banyumas)的印尼文,咖啡廳的收入作為鳥類保育基金,選擇以山藍仙鶲命名,因為山藍仙鶲在當地已幾乎絕跡,盼藉此喚醒更多人成為保護鳥類的園丁。

印尼日惹愛鳥人士克利亞諾(右)推動鳥類保育,與曾經是捕鳥人的柯立克(左)發起鳥巢認養專案,已有50多人加入,協助杜絕獵鳥行為。圖攝於110年10月14日。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日惹攝 111年1月19日
印尼日惹愛鳥人士克利亞諾(右)推動鳥類保育,與曾經是捕鳥人的柯立克(左)發起鳥巢認養專案,已有50多人加入,協助杜絕獵鳥行為。圖攝於110年10月14日。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日惹攝 111年1月19日

柯立克接受中央社訪問時指出,以前很多外來的捕鳥集團,他和其他人一樣,為了能有多點收入而捕鳥,賣給捕鳥集團。有一天他獨自走在森林,突然覺得森林變得好安靜,「我想,或許是因為我們一直獵鳥所致」,他從那一刻起下決心不再狩獵。

他說,他事後「很後悔」當初為了賺錢而捕獵,狩獵鳥類是很不應該的行為。

柯立克說,其實在那之前,日惹愛鳥協會也多次到他家,向他遊說。他決定停止捕鳥時,其他一起狩獵的朋友還沒有這個想法,不久後賈迪牧尤村的村辦公室頒布禁止狩獵的規定,鼓勵村民做好環境保育,發展觀光業,村民就逐漸不再獵鳥。

柯立克接著加入日惹愛鳥協會在社區推動的各項活動,包括設立禁止捕鳥的標語,教育民眾別再幫外來的捕鳥集團狩獵等等,而他們做的不只是道德勸說而已。

在眾人的協助下,他們推出「鳥巢認養專案」,鼓勵民眾認養鳥巢,能成功保護幼鳥長大學會飛行的認養者可獲得獎金,民眾不再需要靠狩獵鳥類賺錢,保護鳥巢也能賺錢,同時能吸引更多外地來的賞鳥人士,增加觀光收入。

為了推動認養,柯立克、克利亞諾每天都在森林巡視,也成為鳥類攝影專家,拍下許多母鳥餵食幼鳥的動人影片,有許多印尼媒體也報導他們的故事。

柯立克說,以前賈迪牧尤村山藍仙鶲的數量非常多,2016年時他還曾看到兩隻,後來就再也沒有看過過。橙頭地鶇(Geokichla citrina)、大綠葉鵯(Chloropsis sonnerati)、鵲鴝(Copsychus saularis)等鳥類則都已消失蹤跡。

柯立克說,希望認養專案能還給鳥類友善的環境,讓鳥類的種類和數量都逐漸增加,讓森林恢復昔日蟲鳴鳥叫的熱鬧,這也是能留給後代子孫的最大資產。同時,他們也透過攝影記錄鳥類生態,教育民眾維護環境永續發展的重要性。

為了避免人類或者掠食性動物發現鳥巢,母鳥孵蛋後會故意把蛋殼叼到遠處拋棄,保護幼鳥安全。圖為日惹鳥類保育人士撿到山藍仙鶲的鳥蛋殼。圖攝於110年10月14日。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日惹攝 111年1月19日
為了避免人類或者掠食性動物發現鳥巢,母鳥孵蛋後會故意把蛋殼叼到遠處拋棄,保護幼鳥安全。圖為日惹鳥類保育人士撿到山藍仙鶲的鳥蛋殼。圖攝於110年10月14日。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日惹攝 111年1月19日

當天在森林小徑巡視鳥巢時,他們撿到一個鳥蛋的碎殼,克利亞諾說,這是山藍仙鶲的蛋殼,山藍仙鶲母鳥孵出幼鳥後,「會刻意把蛋殼叼到遠離鳥巢的地方丟棄,這是為了避免狩獵者或掠食性動物找到鳥巢的位置,以保護幼鳥」。

印尼有由來已久的養鳥文化,尤其中爪哇很多人家都有好幾個鳥籠,野鳥市場的需求活絡。印尼媒體Mondaby在2021年1月的報導指出,日惹捕鳥集團買進一隻野鳥的價格約在750萬印尼盾至150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1453元至2906元)之間。

克利亞諾指出,推動「鳥巢認養專案」的用意也在於改變民眾的觀念,與其到市場上買野鳥回家養在籠子,不如到森林裡認養,還給鳥類安全、自由的生活環境。近幾年來,村裡很多人已經把鳥放飛,家裡的鳥籠都是空的。

賈迪牧尤村的村長里斯迪安托洛(Risdiantoro)說,賈迪牧尤村至今仍是印尼唯一推動「鳥巢認養專案」的地方,這是民間和地方政府同心拹力的成果。

訂閱《國際新聞》電子報 第一手掌握世界最新脈動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里斯迪安托洛說,非法狩獵鳥類在2014年前很猖獗,「以前我們這有數百種鳥類,早晨都在鳥叫聲中醒來」,後來鳥叫聲漸漸消失,民眾也意識到問題嚴重,願意配合村辦公室一起推動杜絕狩獵鳥類和所有動物的行為。

他說,或許印尼地區也可以參考推動鳥巢認養,人和自然生態都是真主阿拉的創造,能共存才是對彼此最有利的,也有助地方的經濟發展。(編輯:高照芬)1110119

印尼日惹梅諾雷山區的賈迪牧尤村原本有數百種鳥類棲息,前幾年狩獵猖獗導致鳥類數量稅減。圖為鳥類保育人士柯立克拍攝的赤背三趾翠鳥。(柯立克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11年1月19日
印尼日惹梅諾雷山區的賈迪牧尤村原本有數百種鳥類棲息,前幾年狩獵猖獗導致鳥類數量稅減。圖為鳥類保育人士柯立克拍攝的赤背三趾翠鳥。(柯立克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11年1月19日
印尼日惹梅諾雷山區的賈迪牧尤村鳥類資源豐富,圖為鳥類保育人士柯立克拍攝的山藍仙鶲。前幾年因獵鳥猖獗,現在已經很難看到山藍仙鶲的蹤跡。(柯立克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11年1月19日
印尼日惹梅諾雷山區的賈迪牧尤村鳥類資源豐富,圖為鳥類保育人士柯立克拍攝的山藍仙鶲。前幾年因獵鳥猖獗,現在已經很難看到山藍仙鶲的蹤跡。(柯立克提供)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傳真 111年1月19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