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泰國男子揭被哈瑪斯關押50天挨打絕望 目睹友人命喪槍下

2023/12/8 11:43(12/25 11:32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泰國農工阿努查被巴勒斯坦武裝團體「哈瑪斯」關押50天。(路透社)
泰國農工阿努查被巴勒斯坦武裝團體「哈瑪斯」關押50天。(路透社)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泰國東皮拉7日綜合外電報導)泰國農工阿努查(Anucha Angkaew)接受路透社訪問,憶起被巴勒斯坦武裝團體「哈瑪斯」(Hamas)關押50天中,一度遭受挨打與絕望的歷程,最難受的是友人在眼前喪命。

今年10月7日上午7時30分左右,阿努查在以色列與加薩走廊(Gaza Strip)邊境躲避火箭彈的掩體中爬出時,以為會看到以軍,不料10名武裝分子朝他和5名泰國同事走過來,他根據衣袖上的巴勒斯坦旗幟認出他們是哈瑪斯分子。

28歲的阿努查留著山羊鬍,輕聲細語地說:「我們當時大叫『泰國、泰國』,但他們根本不理會。」

阿努查說,他們6名泰國人中有兩人不久後被殺,包括他的友人在他面前被隨機槍殺,其餘人則被迫上了一輛卡車,車子行駛約30分鐘後進入加薩。

阿努查的第一人稱敘述讓外界得以一窺許多人質的經歷,還有一些人質仍在受苦。他描述當時睡在很多沙塵的地上,以及被哈瑪斯分子毆打的情況,他說這些人對待以色列人尤其殘酷。

這4名泰國男子努力保持希望,靠著在臨時做出的棋盤上下棋、對家人的回憶以及對泰國美食的渴望支撐下來。

這些獲釋的人質中很少有人詳述他們的遭遇,不過後來獲釋的其他人質也敘述了挨打和死亡威脅。

哈瑪斯人員目前未回應對阿努查說法置評的書面請求。

阿努查被囚50天後,本月返回位於泰國東北部鄉村的家。他昨天在家中受訪時說:「我當時以為我會死。」

那段時間他幾乎都待在兩個地下小房間裡,必須經由黑暗狹窄的地道進入,而且有武裝分子看守。

哈瑪斯10月7日突襲以色列時擄走至少240人,之後有上百人獲釋,大多是婦孺及非以色列人,目前約130人仍被囚禁,包括8名泰國人。

以哈開戰前,泰國是以色列最大移工來源國之一,官方統計約有3萬名泰國人在以國從事農工。以色列提供給農工的薪資較高。

泰國與以色列關係友好,同時於2012年承認巴勒斯坦為主權國家。以色列外交部將過世的泰國人質比作「英雄」,並稱獲釋的人質將獲得與以色列人質相同的福利。

一天兩餐、6人共喝兩瓶水

阿努查說,他們4名泰國人與2名以色列人被關在近1坪、僅1個燈泡照明的無窗房間,武裝分子連續兩天對他們拳打腳踢,之後兩天又繼續打以色列人,甚至拿電線鞭打。

阿努查沒有受重傷,但在他獲釋數週後,手腕上仍有被綁的痕跡。

人質們睡在很多沙塵的地上。這6名男子每天吃兩次麵餅,共喝兩瓶水。想上廁所時,8名配備類似AK-47突擊步槍的守衛中,會有1人把他們帶到房間附近,地上有一個洞讓他們解決。守衛還警告他們不要交談。

阿努查說:「我當時感到絕望。」

阿努查根據用餐次數來計算日子。4天後,6人被帶到另一個更寬敞的房間。他們睡在塑膠墊上,有3個燈泡照明,有個凹處當廁所,而且不再挨打,食物也比較好,加入了堅果、奶油,後來還有米飯吃。

泰國農工阿努查畫出在加薩被囚時的房間。(路透社)
泰國農工阿努查畫出在加薩被囚時的房間。(路透社)

「泰國人,可以回去了」

阿努查一開始繼續以用餐次數來數日子,並在地上作記號,但某天守衛拿來一些文件讓他們簽名,留下一支白色原子筆,他們用它來標記時間、畫棋盤,並拿粉紅色和綠色的牙膏盒做棋子。

另一個分散注意力的方式是聊食物。阿努查當時最想吃的是生牛肉片沾辣醬,他笑說:「食物是希望的源泉。」

數週過去,阿努查對以色列在地面上的空襲和轟炸一無所知。他經常想家,想念父親和7歲女兒,還有在一起14年的伴侶。

到了第35天,一名黑衣男子前來短暫檢查,從言行舉止和守衛畢恭畢敬的情況來看,人質們推測他是哈瑪斯的高層。然而後來還是一切如常,直到有一天,守衛在他們吃完第一餐後告訴他們:「泰國人,可以回去了。」

這4名泰國人被帶著在地道中穿梭,約兩小時後到達地面上的哈瑪斯設施,那裡有數名以色列女性人質也在等待獲釋。

約11小時後,他們被移交給紅十字會(Red Cross),紅十字會人員11月25日開車將他們載離加薩。

阿努查說:「我沒想到我會被釋放,感覺就像重生了。」

不過他也表示,最難受的部分仍是他在10月7日目睹的那一幕:「我的朋友在我眼前喪生。」(譯者:盧映孜/核稿:曾依璇)1121208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172.30.14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