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一次大戰終戰日見證文字 百年後讀來仍扣人心弦

最新更新:2018/11/12 10:30
影片來源:AP YouTube頻道

(中央社巴黎11日綜合外電報導)即使過了一百年,他們的文字依舊撼動人心。他們是寫信給家人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敵對陣營戰士、對戰爭結束感到驚奇的中國工人,和夢想與當兵愛人團聚的女子。

今天在巴黎舉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戰百週年紀念儀式上,8位21世紀出生的青少年朗讀人們在停戰當天寫下的信函或筆記。這場血腥戰爭在百年前的今天畫下句點。以下是美聯社摘錄的部分朗讀內容。

● 英國皇家騎兵砲兵團(Royal Horse Artillery)軍官奈維爾(Charles Neville)

「我心愛的父母,

今天過得十分美好。我們上午9時30分得知停戰消息。我得在10分鐘內派出一隊人馬參加蒙斯廣場(Mons,比利時地名)舉行的盛大遊行,所以我讓手邊所有人都去。街上充滿瘋狂歡呼的民眾,他們對我們拋花朵,並且又笑又叫。街道和廣場充滿繽紛色彩,大多數當然是比利時的紅、黃、黑色國旗,還有英國、法國和美國國旗,事實上所有想得到的盟軍國旗都看得到。」

● 小說「西線無戰事」(All Quiet on the Western Front)作者、德國作家芮瑪克(Erich Maria Remarque)

芮瑪克戰時在德國的15後備步兵團(Regiment of the XV Infantry Reserve)服役,選文出自他的另一本著作「回去的路」(The Road Back,暫譯)。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戰爭結束了,我們將在一小時後離開。我們永遠不必再回到這裡。」

「地面上方薄霧繚繞,可以清晰見到一道窪坑和壕溝…這些元素屬於一個駭人世界和一段無情歲月。」

「在一個小時內,這一切都將消失,消失得人們或許以為不曾存在過。這教人如何能理解?」

「現在在這裡的我們,本來應該大笑歡呼,腹中卻覺得鬱悶。」

● 「歐戰工作回憶錄」作者、第一次世界大戰華工團團員顧杏卿

顧杏卿當時在法國諾曼第城市盧恩(Rouen)一座倉庫工作,戰時有數以萬計華工被送到歐洲支援備戰。

「工廠警報器似乎響起,傳出歡呼聲和歡唱聲,因為宣布戰爭結束了。」

「…上午11時,各地都已停工。我想目睹法國人如何慶祝停戰。市區已是一片人海,不分男女老幼,軍人或平民,各色人種攜手一同遊行,一邊歌唱歡呼。」

● 美軍第32師127步兵團上尉諾明頓(Charles S. Normington)

「遊行隊伍中,有數以萬計來自美國、英國、加拿大、法國、澳洲、義大利和殖民地的士兵,每位士兵都懷抱法國女孩,有些女孩在哭泣,有些則在歡笑。每個女孩親過每個士兵才會放他走。今天在地球上我最想待的地方,就是現在這裡。」

「我只希望那些陣亡的士兵能看看今天的世界。所有人能有此刻真正的喜悅,歸功於那些無法在這裡一同慶祝的英雄。」

● 法國女子布魯勒(Denise Bruller)寫給未婚夫皮耶(Pierre Fort)的信

「我的皮耶,我心愛的人…

我寫信給你的此刻,你在遙遠的阿爾薩斯森林正得知這個難以置信的消息!在這裡,鐘聲瘋狂響個不停。

我像患了開心病,沒辦法寫字,我開心得止不住啜泣。

我永遠永遠無法向你表達,停戰第一天我的感受和狂喜。我內心深處波濤洶湧,想到不會再有任何男子因此倒下,一望無際的戰線變得寂靜,只剩一片寂靜,這令人難以置信。當我想到這一切結束了便淚滿襟。」

● 法軍第343步兵團士官長魯米吉爾(Alfred Roumiguieres)

「我在作夢嗎?我懷疑我是…我一想到自己多麼開心,就立刻想到我的兄弟和姊妹,他們兩人都是戰爭受害者,於是我的眼睛濕了。」

「我從未如此確信戰爭已結束,武器已放下,不會再被舉起。我還有很多要寫,但終於不再聽到砲彈呼嘯聲和子彈咻咻聲。」(譯者:張正芊/核稿:林治平)1071111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