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回顧六四失敗 封從德不失樂觀:中共必將崩潰

最新更新:2019/05/28 17:17
當年六四學運領袖之一的封從德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指出,中共現在內外部面臨各種問題,只要突破口出來,六四的景象還會再發生,先是非暴力的大規模民變,然後引發由下而上的兵變,最後導致政變。中央社記者施宗暉攝 108年5月28日
當年六四學運領袖之一的封從德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指出,中共現在內外部面臨各種問題,只要突破口出來,六四的景象還會再發生,先是非暴力的大規模民變,然後引發由下而上的兵變,最後導致政變。中央社記者施宗暉攝 108年5月28日

(中央社記者楊昇儒台北28日電)「荊軻太少,祥林嫂太多」。回顧30年前六四天安門學運失敗的主因,當年的學運領袖封從德給出這一句結論。

他指出,「學生無知、學者失職,他們都是被中共長期洗腦的犧牲品,當時從沒想過要推翻極權體制,甚至還幻想中共有可能自我改良。」

封從德說,直到今天,六四的主流論述依舊像魯迅書中人物「祥林嫂」一樣,哭訴自己的可憐與悲慘,卻從未想過怎麼結束專制政權。

「荊軻空有軀殼去阻擋坦克、機槍,大腦卻沒有武裝起來,完全不知道怎麼去奪權」。他說,正因為缺乏這樣的認知,即使當時已有幾百萬人上街,形成大規模民變,卻不知道要發動兵變,更不知道政變後要走的方向。

當被問及現在的中國民主運動,有能力與條件可以促進中國大陸民主化嗎?封從德認為,六四之後,中國就沒有民運了,只剩下有媒體知名度的明星;要讓中共解體,也不能靠民運。

他指出,從納粹德國、蘇聯等實例即可清楚看出,任何極權體制不是被推翻就是自我崩潰,尤其是蘇聯解體時,連民運都沒有。

「現在的重點不是民運發展,而是如果有一天中國又出現六四這樣的情況,群眾的思想要如何武裝起來,有推動的目標,並發動兵變」;封從德認為,重點是要有一套中共崩潰後能走向正確道路的制度。

六四學運領袖封從德說,1989年的運動之所以失敗,是因為學生的無知,整場運動「荊軻太少,祥林嫂太多」,學生根本沒想過要推翻中共,刺殺極權體制。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攝 108年5月19日
六四學運領袖封從德說,1989年的運動之所以失敗,是因為學生的無知,整場運動「荊軻太少,祥林嫂太多」,學生根本沒想過要推翻中共,刺殺極權體制。 中央社記者沈朋達攝 108年5月19日

流亡海外30年蒐集鑽研六四史料,封從德得出自己的答案:「民國化」。

他認為,中國未來會面臨兩個方向的選擇,一是「民國化」,另一是俄羅斯的「蒲亭化」。但中國應該走自己的道路,中華民國自辛亥革命創建後,已在1946至1948年制憲、行憲並舉行選舉;中共垮台後,中國只要回歸南京憲法即可。

儘管習近平主政的中國強勢崛起,令美國備感威脅,雙方貿易戰、科技戰正打得火熱,但封從德卻對前景表示樂觀。他說,回顧歷史,極權體制因為其發展邏輯,必然導致往瘋狂方向走,中國現在就是往崩潰趨近。

他認為:「中共一定崩潰,只是時間的問題,大壩決堤前的裂縫何時出現,還無法預測,但水位已經越來越高。」

封從德指出,胡耀邦過世,當時也無人預料突然就有幾百萬人上街。中共現在內外部面臨各種問題,只要突破口出來,六四的景象還會再發生,先是非暴力的大規模民變,然後引發由下而上的兵變,最後導致政變。

他推測,中美貿易戰打下去,中國經濟勢必大幅度下滑,很有可能引發民變。

談到兩岸,封從德說,表面上看,台灣確實太小,經濟實力差距越來越大,但他認為台灣應該要更有信心,因為未來兩岸統一絕對不是中共統一台灣;「世界潮流浩蕩,從來都是民主統一專制」。他深信中華民國未來統一中國將是歷史的必然。

封從德並表示,兩岸未來是否統一,可以等大陸民主後再談;等到兩邊都有真正的民主體制、議會政治,兩岸就不能打仗。而台灣現在應當關注大陸民主化,只有大陸民主,台灣才會安全。

他認為,中國邁向民主化,不是靠台灣推動,而是要靠大陸人民。現在中國從低階層到高階層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資產,他們自然認知唯有憲政體制才能保命保財,才不會突然就被中共剝奪一切。

1989年6月4日凌晨,封從德在天安門廣場主持表決,宣布學生撤離廣場。他離開後展開近10個月的逃亡,最後在許多人的協助下,得以流亡海外迄今。

六四學生領袖柴玲(左起)、王丹、封從德和李錄。(檔案照片/路透社提供)
六四學生領袖柴玲(左起)、王丹、封從德和李錄。(檔案照片/路透社提供)

雖然封從德認為撤離廣場的決定是對的,但他坦承一直被罪惡感糾結,不能卸下六四的擔子。「我們能安全撤離是因為有那麼多學生、市民在前面擋住軍車,實在非常對不起他們。」

在大陸逃亡期間,封從德透過協助他的人接觸了氣功、宗教。封從德本來是學科技的無神論者,但他在逃亡過程3度奇蹟似地躲過解放軍的追捕,因而打開心門。在最後3個月,他躲在原始森林裡的小屋,每天練氣功,都不想出來。

封從德流亡後,選擇棄理從文,他在法國研究宗教多年,2003年獲得法國高等研究院宗教科學博士學位。期間,他曾在5年內接觸6種宗教,還曾來台半年跑遍各地研究道教,甚至因為陷入價值觀混亂一度想要出家,但他終究還是離不開六四的軌道。

30年來,封從德出版多本六四相關書籍,建立「六四檔案」網站,透過網路傳播六四真相。目前,他還主持「孫文學校」和「天安門民主大學」兩個網站,傳播民主理念,持續與中共進行一場記憶戰爭。

談到現在的目標,封從德笑說,他現在學中醫、針灸,就是要好好活著,為歷史作見證,「我總要活得比李鵬久吧!」(編輯:朱建陵)1080528

「荊軻太少,祥林嫂太多」。回顧30年前六四天安門學運失敗主因,當年學運領袖封從德近日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給出了這一句結論。中央社記者施宗暉攝 108年5月28日
「荊軻太少,祥林嫂太多」。回顧30年前六四天安門學運失敗主因,當年學運領袖封從德近日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給出了這一句結論。中央社記者施宗暉攝 108年5月28日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