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原爆75年 倖存者憶當時:人沒受傷也相繼死亡 恐怖揮之不去

最新更新:2020/08/09 19:13
日本長崎市9日紀念遭原子彈轟炸75週年,並在距離當年爆炸中心不遠的長崎市和平公園舉行祈禱和平紀念儀式,追悼罹難者。(共同社)
日本長崎市9日紀念遭原子彈轟炸75週年,並在距離當年爆炸中心不遠的長崎市和平公園舉行祈禱和平紀念儀式,追悼罹難者。(共同社)

(中央社東京9日綜合外電報導)日本長崎市今天紀念遭原子彈轟炸75週年,一名原爆倖存者回想當天情景時說,可能是因為看了這麼多的屍體,竟然流不出淚,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應該不是處於普通的精神狀態」。

長崎市今天迎接原爆75週年,並在距離當年爆炸中心不遠的長崎市和平公園舉行祈禱和平紀念儀式,追悼罹難者。

走過長崎原爆、現年89歲的受難者深堀繁美,今天作為受難者代表在紀念儀式上致詞,深刻描述75年前的今天所經歷並目睹的情況。

日本長崎市9日紀念遭原子彈轟炸75週年,並在距離當年爆炸中心不遠的長崎市和平公園舉行祈禱和平紀念儀式,追悼罹難者。圖為1945年遭原爆炸毀的浦上天主堂。(共同社)
日本長崎市9日紀念遭原子彈轟炸75週年,並在距離當年爆炸中心不遠的長崎市和平公園舉行祈禱和平紀念儀式,追悼罹難者。圖為1945年遭原爆炸毀的浦上天主堂。(共同社)

深堀說,原子彈被投下的1945年,他就讀舊制中學3年級,因為將來想成為神父,所以離家跑到大浦天主堂旁的羅典神學校生活。由於中學已沒有課業,所以每天都到長崎市飽之浦町的三菱長崎造船廠工作。

1945年8月9日當天,他跟同伴一起在工廠工作時,突然看到強光,並聽到非常大的聲響,「我想可能有炸彈掉落在附近」,所以立即臥倒,但因為天花板掉落破裂的瓦片,於是決定逃進工廠內的一處隧道。

深堀說,一直躲到傍晚才離開隧道返回神學校。到了深夜,在浦上工作的5名前輩回來了,但不到一天就全部死去。

他說,隔天白天取得同意決定步行返回位於浦上的老家,途中看到只剩車輪的電車及路上的白骨,河裡還堆疊著完全焦黑的人,「是生是死我不知道」。

深堀說,有時會聽到「給我水、給我水」的聲音,但自己實在愛莫能助。

好不容易走到家附近,看到浦上天主堂已嚴重損壞,位於天主堂後方的老家也因為爆炸風壓受損。

深堀說,父親在防空壕內的兵器工場工作,幸運逃過一劫,但兩個姊姊及弟妹都不幸罹難。

他說:「但是,可能是因為看了這麼多的屍體,很不可思議的,我竟然流不出淚,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應該不是處於普通的精神狀態。」

「鎮上充斥著焚燒屍體的味道,明明沒有受傷的人也相繼死去,這些現實情況就在我的眼前發生」,深堀回想說,「也許下一個死去的就是我」,這樣的恐怖情緒當時始終揮之不去,「這樣的心情,我不希望有人再度經歷」。

他說,呼應教宗曾呼籲的「要實現世界和平,所有人都必須參加」這段話,自己不會停止祈願,哪怕只多一個人也能共同攜手向前。

深堀說,特別是對年輕人,他希望年輕人能確實接住祈求和平的棒子,然後繼續再往下走。

他說,身為原爆受難者,自己已經89歲,所剩時間有限;今年是原爆後75週年,受難者一個接著一個離世,他已下定決心要持續訴求「讓長崎作為最後一個原子彈爆炸地」,誓言讓世界邁向和平。(譯者:黃名璽/核稿:嚴思祺)1090809

日本長崎市9日紀念遭原子彈轟炸75週年,並在距離當年爆炸中心不遠的長崎市和平公園舉行祈禱和平紀念儀式,追悼罹難者。(共同社)
日本長崎市9日紀念遭原子彈轟炸75週年,並在距離當年爆炸中心不遠的長崎市和平公園舉行祈禱和平紀念儀式,追悼罹難者。(共同社)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