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Icon中央社一手新聞APP
下載

歐洲「反賊」隊伍壯大:六四仍在 鎮壓從未結束

2023/6/3 09:28(6/3 19:16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法國「反賊」社群的帶領者蔣不在2018年抵法後經常組織民主活動,社群從寥寥數人到如今約200人,經投票取名為「自由廣場」。圖為2022年12月3日「自由廣場」主辦的巴黎白紙革命運動,蔣不(右)為維吾爾族發言民眾高舉東突厥斯坦旗幟。中央社記者曾婷瑄巴黎攝 112年6月3日
法國「反賊」社群的帶領者蔣不在2018年抵法後經常組織民主活動,社群從寥寥數人到如今約200人,經投票取名為「自由廣場」。圖為2022年12月3日「自由廣場」主辦的巴黎白紙革命運動,蔣不(右)為維吾爾族發言民眾高舉東突厥斯坦旗幟。中央社記者曾婷瑄巴黎攝 112年6月3日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曾婷瑄巴黎2日專電)白紙運動後,歐洲「反賊」青年隊伍逐漸壯大,規劃全球串聯紀念六四事件。領袖之一蔣不告訴中央社,六四仍存在,鎮壓從未結束。他說,不是他們挑戰中國政權,而是中共挑戰人類良知底線。

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即將屆滿34年,全球海外中國人積極規劃串聯,預計超過50個城市將舉辦六四紀念活動。

白紙運動後,全球反共青年積極橫向串聯,除北美外,倫敦、柏林、巴黎等歐洲城市都形成了反賊社群,不一定是抗爭示威,有的做讀書會、沙龍、行動劇。「反賊」為反中共政權者的稱呼或自稱。

2018年抵法的蔣不為法國反賊社群的帶領者,不僅是策劃、舉辦活動的中心,也是對外發言的代表之一。

他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這樣的組織越來越多,大家的聯繫也越來越緊密,我覺得這是白紙留下的最好遺產」。之前歐洲雖也有李文亮醫生紀念活動,但結束後組織也散掉了,「沒有形成這麼有凝聚力的行動」。現在歐洲各地組織都非常活躍,「很令人欣喜」。

歐洲社群討論更加緊密頻繁,會不定期線上交流、借鑑,如在李文亮逝世3週年或今年六四活動前,各組織都會派幾位代表,「一起做頭腦風暴,互提想法,討論哪些方向可以聯合」。

白紙運動促發了海外中國青年的覺醒,蔣不分析,可能是看到北京、上海很多人走出來,發現上街也沒有那麼可怕。他指出:「中共一直在用『模糊的恐懼』進行統治,你永遠不知道做什麼會碰觸到紅線。」

「白紙時,恐懼雖然還是存在,但我們發現行動的邊界好像比想像更遠。中共在海外沒有那麼強的監控能力和意願,當初參加白紙的人回國了,也沒發生事情,讓更多人願意站出來。再者疫情3年封控,也讓越來越多人意識到政治和生活息息相關,感受到切身之痛,引發社會共鳴。」

他指出,變革前提是「人民對自己生活不能忍受」,也坦言中國人民心態距變革「還要再一段時間」。雖不曉得會發生在何時,「但需要為那個時間節點去準備力量,我們建立海外社群,不斷向國內輸出影響,有天變革的時間到了,可能都會有幫助」。

攻讀藝術的蔣不告訴記者,從個人性格上很不喜歡反賊「領袖」的身分,「我更喜歡做觀察者,常去法國各種示威拍照記錄。走到這個位置是沒有辦法的,只因我願比別人承受更高的風險。讓他們參與就已經很不容易了,要他們再拋頭露面,這要求太高了」。

蔣不直指核心:「這件事是對的,就必須要有人做,但若誰都不願出面、都只等待結果,等待中國有天民主,這是不可能的;誰都不做,社會就不可能有變革。」

他認為這不是勇敢,只是權衡後認為風險是可承受的,「哪怕有天回中國坐牢我也可以接受」。

他豁達開玩笑補充:「死亡或進監獄我都可承受,但要酷刑的話…我可以招供,不要虐待我。」接著他真誠地說:「若有天我被死亡或被抓,不要白死,希望聲援一下我,把我當成可以利用的東西,讓我死得更有價值。」

蔣不在中國的親戚也被找過,而親戚的說法是管不了他,或已沒聯繫。「我也挺對不起他們的。但有天若我不在了,不是因為我不想活,而是政府抓了我」。

他提及海外中國人的角色,「我們已經在海外了,有很多自由,在微博說個話人也不會馬上消失,承受風險更低。既然有更多的言論空間,就肯定有義務做更多的事,不然要讓國內去做嗎?」

有人質疑蔣不「挑戰」中國政權,對此他說:「不是我們在挑戰中國政權,而是這個政權在挑戰全人類的底線。中國政權如今還未終結,至少是14億人的恥辱。我背後應有更多人,該害怕的應是中國政權。」

六四活動已不只是在紀念天安門事件,蔣不認為,最基本的是要「銘記歷史、拒絕遺忘」。六四意味著對中共政權說「不」,同時也是對中國民主化的某種期待。

更進一步來說,香港、維吾爾、西藏、法國等民眾都會參加紀念活動。蔣不引用一位香港參與者所言,「別國的事,共同的義」,六四是團結其他社群的機會。

「六四沒有結束、六四的鎮壓沒有結束,它依然存在於中共對公民社會的破壞與撕裂、對中國走向政治現代化的阻撓,及對人民的監控、審查,甚至以越演越烈的方式存在於中國的土地上。」

他說,34年過去了,政府不但沒有為六四道歉,受難者或家屬根本連與政府公開平等對話的機會都沒有。

最後他語重心長表示,「六四不是歷史,六四就是現在,是每人經歷的此時此刻,或許方式相對溫和,但是一種規模更大的鎮壓」。(編輯:馮昭)1120603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172.30.14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