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2020年9月
中央氣象局台北觀測站今年7月24日測得39.7度高溫,刷新台北百年來最高溫紀錄。路上民眾曬昏了頭,腳下的柏油路還冒著熱氣,受不了的人邊擦汗邊問:「怎麼會這麼熱?」
全球中央2020年9月

粗獷迷人的炭燒咖啡 衣索比亞探源之旅

最新更新:2020/09/15 14:37
女郎用傳統方式烹煮咖啡。
女郎用傳統方式烹煮咖啡。

頭戴長巾的衣索比亞女郎端坐帳中,正用一小爐炭火焙烤咖啡豆,完畢後搗碎碾磨,再倒入陶壺中以水煎烹,這過程與其說是煮咖啡,在我眼裡更似煎中藥的氣氛。

文、攝影/田欣雲 (旅遊作家)

聽說一些以火星為主題的好萊塢大片,選擇拍攝場景時,看上了中東沙漠的奇特地貌與蒼涼感,遠赴當地取景。以外星生物為題材的造型設計,由於誰也沒見過本尊,索性參考昆蟲作為原型。

人是這樣的,對於從未接觸過的陌生領域,往往得依靠類比方式來加速認知,不過,當我決定飛往古人類發源地衣索比亞旅行前,這套經驗法則顯然是不管用的,能預想出的城市畫面除了陌生,還是陌生。

噢噢!仔細回想,也並非全然如此。約莫在我讀小學之前吧?流行樂天王麥可.傑克森匯集眾樂壇明星,合唱一曲《四海一家》(We Are the World)為衣索比亞饑荒的災民募款,從此,肚子腫脹但四肢枯瘦的災童模樣,深深烙印心中。

再數年,饑饉、貧窮、落後、愛滋病橫行,成了衣索比亞在我腦海揮之不去的負面形象,能在國際上享有盛名的,大概僅剩老天爺賞飯吃的咖啡豆了吧?豆子產區是西達摩、耶加雪菲、古吉還是哈拉?偏好此道的精品咖啡癮者們,隨口都能講出三、五種衣索比亞豆的風味特色,研究過歷史的咖啡迷,更可娓娓道來這迷人的黑色飲品,是以何種機緣,出現在人類的飲食文化中。

相傳,咖啡最初的栽種地就在衣索比亞,一位牧羊人發現自家山羊吃了咖啡樹的果實與葉子後,精神變得異常亢奮,進而發現了咖啡豆的祕密。之後,衣索比亞人開始用陶壺與沸水煮咖啡,至13世紀衣軍進攻葉門,才把這樣能提神醒腦的植物飲料引入阿拉伯世界。令我訝異的是,不管外頭世界怎麼變,煮咖啡的技法如何推陳出新,衣索比亞人喝咖啡的儀式感似乎仍維持著傳統,粗獷,且迷人。

光臨衣索比亞首都,在阿迪斯阿貝巴第一個早晨,我不想和上班族擠輕軌,改跳上功能有如公車的藍色麵包車(當然,車內也是擠的),目的地:阿迪斯阿貝巴大學。這是我背包旅行常用的套路,置身一座陌生城市,不知從何逛起時?會先找當地知名大學開葷,年輕人聚集的大學周邊,絕對不乏好吃、好玩、新奇的,物價通常也平易近人。

地處海拔2,000多公尺高原之上的阿迪斯阿貝巴,清晨差不多等同台灣深秋、需要披件長袖外套才不覺得寒冷的溫度,即便大白天晴空萬里,也感受不到一絲燠熱,不過得當心紫外線強得離譜。

我步行觀察這座發展中的城市,隨處有工事、有建設,當然也飄蕩著止不住的揚塵,所以路旁現身的擦鞋匠屬於可理解範圍,但當街量體重又是怎麼回事?走在Yekatit 12紀念碑旁,短短200公尺遇到三台體重計,好心路人停下腳步,上秤過磅,隨後掏出些零錢給顧秤的孩子,用巧妙的商業行為,同時合理化了施者與受者的善意和禮貌。

往前拐彎,走進一條石磚鋪地的矮房商業區,或許是來得太早,僅有零星小店開張,其中一頂橘色帆布掛起的帳篷,格外顯眼。頭戴長巾的衣索比亞女郎端坐帳中,正用一小爐炭火焙烤咖啡豆,完畢後搗碎碾磨,再倒入陶壺中以水煎烹,這過程與其說是煮咖啡,在我眼裡更似煎中藥的氣氛。為了記錄傳說中的衣索比亞咖啡儀式,我鑽進篷內,向挨個兒排排坐的男人們點頭示意後,往靠近爐邊好拍照的小椅坐下。

過沒多久咖啡煎好,姑娘手執陶壺,一一斟入小杯,我拿起一杯品了品,咦?這跟先前在阿聯酋咖啡博物館喝的傳統咖啡,滋味還頗為雷同,湯色些微混濁,入口先是一股草藥味,尾韻才冒出咖啡香。此刻該配點什麼佐咖啡好呢?心底OS才剛說完,隔壁上班族頷首微笑,遞來一塊法國麵包,唯恐失禮,我也老實不客氣地接下大嚼,到底誰窮誰挨餓了?我竟被好客的衣索比亞人請吃早餐。

一期一會,告別新友,看時間差不多了,起身走往附近的衣索比亞國家博物館。館藏收錄許多衣索比亞君主時期的服飾、文物、家具等,但大部分入館遊客志不在此,卻是為一睹「祖先」而來。

衣國傳統菜餚生牛肉Kitfo與薄餅Enjera。
衣國傳統菜餚生牛肉Kitfo與薄餅Enjera。

西元1974年,多國學者合組的研究團隊在衣索比亞阿法窪地,挖掘出距今320萬年的阿法南方古猿化石「露西(Lucy)」,直到後來在同個地方附近,發現距今440萬年歷史的地猿遺骸化石阿爾迪(Ardi)之前,露西一直被視為「人類最早的祖先」,還記得嗎?大導演盧貝松曾赴台北取景拍攝的科幻動作片《露西》,探討人類進化,片名由來就是衣索比亞出土的露西。

與祖先對話了一上午,肚子也餓了,博物館旁的露西餐廳(Lucy Lounge & Restaurant)製作正宗衣索比亞料理,如果您敢吃生食,必不可錯過傳統菜餚Kitfo,這道菜在當地語言意思為「剁碎」,將切碎的生牛肉醃製後食用,除了心理障礙之外,沒什麼怪味;另道帶酸味的發酵薄餅Enjera,則是衣索比亞的國民美食,單吃有種嚼海綿蛋糕的口感,當地人也會利用餅皮孔洞較多的那面來蘸醬、包餡享用。Enjera主原料使用的苔麩,比起小麥的鈣、鐵含量高出數倍,且低熱量、無麩質,被視作超級食物之一,沒想到在人類進化源頭,還藏著滋養生命的珍寶呢!

*看單篇不過癮?中央社電子書城《全球中央》電子雜誌、紙本雜誌全面特價中。
*訂閱紙本雜誌《全球中央訂購單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