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不只是書 還有社區責任

「你想買書店嗎?」關鍵的決定過程僅花5分鐘,兩位矽谷工程師從科技鑽入紙堆,從雲端掉入書林。
文/攝影:周世惠

關於螢幕那件事…

「我們都在找尋人生的新方向」,回憶收到「有沒有興趣買書店」的提議時,葛羅斯庫特(Flo Grosskurth)僅思考5分鐘,就回了前主管沙凱立(Chris Saccheri)訊息,「關於書店我有很多想法,但你不是在開玩笑,對嗎?」

他們的職涯時期在領英(LinkedIn)共事交會,各奔前程之後,兩人仍保持聯絡。

接手書店一開始是沙凱立的點子,發現菩提樹兒童書店(Linden Tree Books)要賣時,它已經在市場上擺了一年。

一拍即合除了同事的經驗,更是同溫層對於科技的敏感覺醒,葛羅斯庫特說,「當你有小孩,你看到那個影響力,也就是『螢幕』那件事…書本是幫小小孩閱讀鋪路的方式,小小孩不能讀數位書!」

沙凱立是史丹佛大學英文系畢業的工程師, 3個孩子分別為12歲、9歲和5歲;葛羅斯庫特來自加拿大多倫多,是一名主修電腦的工程師,已遷居矽谷,育有6歲和3歲的兩個兒子。

2019年5月,兩人分攤出資買下書店,成為共同經營者,跟著前一任經營者學習3個月,然後在9月份正式接手。

「我開始了解到『買書店』是什麼意思」,她說,「書店是非常傳統的行業,但我們兩個人是比較現代、科技傾向的人,嗯,很有趣的組合。」

葛羅斯庫特(Flo Grosskurth)被前主管召喚一起經營兒童書店時,不可置信「從來沒想過要買書店」,但是書店成為他們實現深耕閱讀與社區連結的夢田。

照顧一棵可敬的樹

「仙人在跳舞,矮人在唱歌」,童話和寓言故事裡總少不了一棵大樹,菩提樹兒童書店座落在舊金山灣區的洛薩托斯(Los Altos)一座6萬多人的小城市,店面附近的夾道有許多樹。

走進書店,會被其間的藝術設計吸引,設計師幾乎每3週就微調一次店內佈置,配合著每個月的節日主題,佈置成讓人怦然心動,想跟書談戀愛的氛圍。

配合節慶的主題書桌,成為顧客進到書店的主視覺焦點,像在提醒讀者,「有這麼多好書啊!」

 「藝術陶冶心靈,藝術…很貴,但如果感覺好,人們會想來」。

創意十足的設計師,每個月運用巧思點妝打扮書店,成為更吸引人停留閱讀的地方。

小而美的書店裡充滿了安靜的生命力,顧客和店員、老闆像朋友,因了解閱讀需求而能給出合適的推薦書單,於是書店不只是書店,更像是一個社區的大樹蔭,傳承在地歷史。

書店在1981年成立時,擷取創始人夫妻登尼斯和林達·倫伯格(Dennis and Linda Ronberg)名字的起首,以林(Lin)和登(Den)變成「林登」(Linden),原意是椴樹、洋菩提。

「兒童音樂錄音帶」是最初的主力銷售,隨著時間更迭,慢慢開枝散葉成不同的產品路線,除了實體店面,也有網路商城,並透過社群媒體吸引更多跨世代的愛書人與欣賞故事魅力的孩子開啟想像力。

葛羅斯庫特和沙凱立是第3任經營者,「我們仍會去拜訪、就教前人,在延續書店新的篇章時,我們也把書店看成是『我們』的書店-社區的書店,擁抱顧客給予的點子。」

書店僱用22位半職員工,葛羅斯庫特說,「團隊成員都是書的專家,包括許多空巢期階段的媽媽,他們非常懂書,喜歡閱讀的人一起開會,激盪出很多創意」。

她記憶猶新,在加拿大的祖母家有一座比擬小型圖書館的書房,培育她長成愛書、享受閱讀的科技人,但經營書店並不是伸長了腳,躺在沙發上悠閒看書的少女夢。

兩個稚齡的兒子有時跟著她到書店上班,「他們以為很有趣,其實有繁雜工作和很多帳單要付,書店有著濃厚傳統行業的性質,卻又與市場脈動緊密連結」。

「我並不是為了自己的孩子經營書店,不過這個工作能把孩子納入,給我一種平衡感」,幾次她喊著,「我們得走了,孩子卻回,『媽咪,我找到這個很酷的東西,再給我5分鐘』,」那讓她從匆忙的腳步中升起笑意。

連結人們,讓書店成為社區的中心

從大企業的員工轉型小企業的雇主,從工程師變成圍繞著孩子與書店團團轉的現代母親,葛羅斯庫特變得更忙,「沒有停,週末要工作,可是更有彈性,心靈更滿足」。

腦子轉很快的她,沒有急切地去賣更多書增加業績,卻實際地與社區更多人接觸,讓書店走入讀者的生活。

立在店門口人行道上的小溝通板,正是書店的客人所回饋的意見,葛羅斯庫特和沙凱立傾聽並採納,以實現「書店是社區人共有的書店」理想。

書店與出版社合作舉辦作家的新書發表會,並以購書累點回饋的方式,提供忠實顧客使用書店場地舉辦生日派對。不到半年時間,新個工作團隊已經到當地學校多次為弱勢孩子募款。

「心靈富足的時刻是因為藉由書店連結社區」,書店任用16歲以上青少年工讀,並計劃為青少年族群開辦寫作工作坊,她堅信「閱讀與寫作是一體的」。

以同齡書寫化身溫柔的心靈指南,「給孩子們多一些好看又正確的書,而不是隨他們上網漫無目的找看」,她說,「我們需要更多書去處理和探討現在遇到的議題」。

沒人因為愛書而走上歧路

受惠於閱讀,葛羅斯庫特卻非閱讀與成就關聯的迷信者,「早讀者和日後人生的成就不見得有直接關係,而是字彙能力,」她建議的做法是,每天唸書20分鐘給學齡前的子女聽,相信他們入學之後「靠著累積的習慣和語文能力,能自己打開世界」。

基於不是每一位父母都有空,或者能自在地以母語幫助孩子閱讀,以朗讀繪本為主的「故事時間」很自然地成為書店的另一個公益項目。受到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的疫情衝擊也改成線上模式,兩位書店經營者,都曾輪番上陣扮演網紅說書人。

原本書店內面對面的說故事時間,隨著疫情蔓延已改為線上直播,是傳統書店結合現代科技的新嘗試作為。

除了經典繪本,葛羅斯庫特開放地擁抱「漫畫」,還好有『內褲隊長』(Captain Underpants)的系列作品,「不然我可能沒有辦法養出現代讀者,圖畫與幽默是吸引小孩的力量」。她特別指家中兩個天性好動的小男孩。

獨立兒童書店在社區得以生存,擋得住強勢電商的衝擊,且在紙本閱讀讓位3C產品的滾滾浪潮中依舊細水長流,葛羅斯庫特解讀,「人們喜歡支持地方書店,因為錢會回到書店」。

「以前我是書店的消費者,現在變成書店的擁有者,更放大、強化了那種對書店的感受,」她看到孩子們在這裡跑、笑、閱讀,她會對他們說,「留在這裡,多讀一點!」

「別誤解喔,」她解釋,「不是要孩子們買書,而是提供一個地方,讓讀者尋找更多的東西。」

「人們可以上網看千萬個書評,你自己讀過書的話,又不一樣。」她渺小又宏大的目標是「人人都閱讀」,特別在疫情困頓、居家救地球的歷史時刻,像是個力挽讀書潮的契機。